歐盟領袖與普亭熱線討論:「剛開始像獨立國家」的白羅斯,夾在兩個強權間要先能自決

歐盟領袖與普亭熱線討論:「剛開始像獨立國家」的白羅斯,夾在兩個強權間要先能自決
明斯克獨立廣場19日抗爭畫面。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羅斯獨裁總統盧卡申科鎮壓人民,歐盟領袖18日紛紛致電俄羅斯總統普亭以討論解方;隔天歐盟發表聲明,不承認盧卡申科此次勝選。對俄羅斯和白羅斯而言,此次抗爭並非要決定親西方或是親俄國,而是一場民族自決。

※封面圖為白羅斯明斯克獨立廣場19日抗爭畫面。

白羅斯自總統大選當天而起的抗爭在昨(19)日進入第11天,獨裁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召開安全會議,歐盟也舉行緊急視訊會議,聲明不承認白羅斯選舉結果,將著手對施暴鎮壓、選舉詐欺者實施制裁。國際媒體指出,在歐盟做出此聲明的前一天,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等人已和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透過電話溝通。

鎮壓死亡人數再加一,政府還召開安全會議

白羅斯網媒《TUT.BY》報導,抗爭第11天,又有1人死於鎮壓行動之中,是人民展開示威以來的第3人。前2名死者分別來自首都明斯克和東南部的戈梅利(Gomel),這次死者則是西南部大城布列斯特(Brest)一名43歲居民修托夫(Gennadiy Shutov)。

官方調查人員稱,修托夫8月11日企圖攻擊維安人員;但目擊者指出他只是路過。修托夫頭部受到槍傷,送往當地醫院急救,並未通知家屬;家屬找了2天後,才發現修托夫已被直升機送到明斯克的軍醫院,昨天宣告不治。

修托夫遇害的經過和第2名死者維霍爾(Alexander Vikhor)類似。25歲的維霍爾在8月9日大選那晚送女友回家,之後失蹤;維霍爾母親12日得知,他在開票夜路過抗爭現場時被警方拘留,11日宣告死亡,死因是用藥過量或吸毒。親友得知後都說不可能,維霍爾愛好運動,平常連菸都不抽;維霍爾母親告訴《TUT.BY》,維霍爾平時政治冷感,根本沒去投票,遑論參與抗爭。

AP_20232315820695
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明斯克街頭的抗爭者對維安人員舉牌抗議。

《白羅斯通訊社》報導,白羅斯獨裁總統盧卡申科昨天召開安全會議,指示國內各部會加強維安工作,「確保局勢穩定」。內政部負責維護秩序,「明斯克不應該再發生騷動」;國防部要特別注意北約組織(NATO)在波蘭、立陶宛與白羅斯邊界的動向;外交部和媒體則分別加強對國外政府和國內民眾的宣傳。

報導指出,盧卡申科對於媒體的指示是「告知大眾:這個抗爭計劃目的是使白羅斯這個擁有主權獨立政府的國家走向敗亡,甚至使我們與歷史上的兄弟——俄羅斯發生衝突,這是不可接受的」,要求媒體積極宣導。

各國領袖都來電,普亭熱線接不完

白羅斯發生大規模示威後,盧卡申科上周末兩度致電俄國普亭求援,16日在演說中暗批美國和NATO,昨天這場安全會議又向「大哥」俄羅斯示好。不過外界認為,俄羅斯這次似乎不買帳,普亭並未積極支援盧卡申科,僅警告西方國家勿過度涉入;為避免刺激俄羅斯,歐盟此次處理也格外謹慎。

《自由歐洲電台》報導,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18日致電普亭,討論如何使白羅斯和平度過這次危機。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也在同日分別與普亭通電話;消息指出,梅克爾告訴普亭,白羅斯應該釋放政治犯、避免對和平示威者使用暴力,盧卡申科也應該和反對派進行會談。

而盧卡申科也在同一天打電話給普亭。《TUT.BY》報導,盧卡申科的發言人愛絲蒙特(Natalya Eismont)在電視頻道《俄羅斯-1》(Russia-1)節目中說明,盧卡申科請普亭轉達梅克爾,希望德國和西歐都不要「像現在這樣」介入白羅斯內政。

歐盟出手,但界線很難拿捏

盧卡申科的請求,可能暫時被擺在一邊。在各國領袖熱線隔天,歐盟放手展開行動;綜合《歐洲新聞台》《自由歐洲電台》報導,歐盟19日舉行視訊會議,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德國總理梅克爾等人表示,白羅斯這場選舉「既不公平、也不自由」,無法予以承認,且會對施暴鎮壓的相關人士進行制裁。

AP_20232492478797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德國總理梅克爾19日參加對白羅斯緊急視訊會議後的記者會。

歐盟將提供5300萬歐元支持白羅斯人民,其中200萬歐元援助鎮壓之下的受害者,100萬歐元支持獨立媒體,其餘則是疫情影響經濟的紓困金。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在會議後的記者會說明,眼前最重要的是將這些資金交給白羅斯民間社會和弱勢團體;歐盟堅決贊成重新選舉,27個成員國也一致支持制裁暴力鎮壓民眾的人士,目前正在準備一份相關的白羅斯官員清單。

而各領袖的譴責如潮水湧來。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在推特表示,「我們的訊息很清楚,必須停止暴力,啟動和平包容的對話,白羅斯領導階層必須回應人民的意念。」

荷蘭總理呂特(Mark Rutte)在推特寫道,「白羅斯人民有權獲得能夠精確反映其選票的結果,包含荷蘭在內的歐盟諸國無法接受這次選舉」、「我們對盧卡申科政權的訊息很明確:暴力是不可接受的、必須釋放政治犯、必須尊重人權」。

捷克、匈牙利、波蘭、斯洛伐克4國總統聯合聲明,呼籲白羅斯政府開通政治溝通管道,尊重人權自由,避免對和平示威者施暴。而立陶宛媒體《Delfi》報導,立陶宛準備直接祭出制裁,將盧卡申科與另外31人列為禁止入境的人士。

《歐洲新聞台》指出,歐盟能公開視訊會議聲明和金援白羅斯人民,俄羅斯扮演關鍵角色。歐盟藉由向普亭強調「白羅斯人有權自決」,努力讓盧卡申科和反對派對話,降低俄國對於歐盟出手的敏感心態。俄國在白羅斯這次動亂中一直採取異於往常的「非典型(uncharacteristical)」方式來面對,沒有明確支持盧卡申科,其中一個原因和白羅斯人沒有過度展現「脫俄」態度有關。

但是,歐盟支持「重新選舉」這件事可能會讓普亭稍感不安,因為普亭本身在「公正選舉」方面也沒有良好聲譽。而制裁盧卡申科或白羅斯官員,則可能讓俄羅斯更加緊張,也進一步使盧卡申科完全倒向俄羅斯,將白羅斯推進俄羅斯的箝制之中。

《俄通社-塔斯社》報導,歐盟19日發表聲明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洛夫(Sergei Lavrov)也在《俄羅斯-1》節目中表示,白羅斯此次大選確實有不理想之處,但他也表達對外國勢力介入的強烈擔憂,強調讓白羅斯人自己決定。

對於立陶宛直接將盧卡申科等人列為禁止入境名單,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札哈洛娃(Maria Zakharova)則明確譴責這是干預。

白羅斯「剛開始感覺像獨立國家」,先能自決再去想對外路線

立陶宛在此次事件中庇護了反對派落選人契哈諾烏斯卡雅(Sviatlana Tsikhanouskaya),她近日錄製英文影片譴責盧卡申科鎮壓人民,也呼籲歐盟勿承認盧卡申科當選;波蘭昨天則表示,原本流亡至莫斯科的白羅斯前駐美大使切普卡拉(Valery Tsepkala)一家人已經抵達華沙。

留在白羅斯的另一名女性反對派代表卡列斯尼可娃(Maria Kolesnikova)與其他人士組成協調委員會。據《TUT.BY》報導,盧卡申科至昨日晚間仍未回應委員會的聯繫。

卡列斯尼可娃對《歐洲新聞台》強調,反對派並未企圖與俄羅斯斷絕關係,而將會與俄羅斯、烏克蘭、歐盟國家努力維持友好,畢竟「我們才剛開始感覺像個獨立國家」,反對派的主要訴求是組織一個誠實的總統大選。

白羅斯於1991年8月25日脫離蘇聯後獨立,然而如同眾多前蘇聯成員,白羅斯仍未走出共產獨裁陰影。白羅斯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在其得獎作品《二手時代:追求自由的烏托邦之路》即提到,這些前蘇聯國家的人民困於共產和資本主義社會之間,面對變動通常只能無能為力,自由仍然遙不可及。

而此時,似乎正是白羅斯人為自己作主的一次契機。亞歷塞維奇和卡列斯尼可娃一樣,也參加了調解委員會。

對白羅斯人而言,這次抗爭並非要決定親西方或是親俄的國家路線,完全是針對盧卡申科獨裁的不滿。《自由歐洲電台》指出,俄羅斯確實可能在幕後參與白羅斯接受西方幫助的程度,監督歐盟在白羅斯這段過渡期不會涉入太多。

白羅斯經濟和能源都極度仰賴俄羅斯,俄國政治科學家舒曼(Yekateina Schulmann)表示,她個人認為俄羅斯有資格成為白羅斯此次官民對峙的調解人,但這不代表俄國一定會投資於盧卡申科:

「俄羅斯支持每個需要支援的獨裁者,這種說法不是真的。但是俄國不會想看到一個政權直接被暴動的大眾推翻。這會形成一種糟糕的預兆。」

RTX7QIFJ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前駐美大使切普卡拉之妻維若妮卡在波蘭華沙接受《路透》採訪照片。
RTX7QBO8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反對派女性代表之一的卡列斯尼可娃(左二)留在明斯克與其他人組成協調委員會。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