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能》到底是什麼樣的電影?大導演諾蘭率劇組團隊親上記者會解答

《天能》到底是什麼樣的電影?大導演諾蘭率劇組團隊親上記者會解答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時間8月21日,諾蘭率領製片艾瑪湯瑪斯、主演約翰大衛華盛頓和伊莉莎白戴比姬在洛杉磯和台北進行連線記者會。

英國大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執導的的第11部劇情長片《天能》,在「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的影響之下,檔期一延再延,而在七月底就有報導指出,華納兄弟(Warner Bros)鑑於北美以外的市場已經開始安全地重新開放,並且迫切需要新的好萊塢電影來吸引觀眾,因此將重新調整、討論《天能》的檔期。

於是華納兄弟最終拍板定案,宣布《天能》從八月底開始,在全球採分批次上映,將陸續在台灣、香港、法國、德國、日本、加拿大等70個國家與地區進行首映。台灣將於8月27日(週四)起IMAX同步在台上映,原先沒有排進上映檔期的中國,也在之後放行,在9月4日上映。至於北美則是定檔9月3日,在疫情較為趨緩的特定城市陸續上映。

跨國記者會

台灣時間8月21日,諾蘭偕同妻子同時也是本片製片艾瑪湯瑪斯(Emma Thomas)、主演約翰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和伊莉莎白戴比姬(Elizabeth Debicki)在洛杉磯和台北進行連線記者會。記者會開始諾蘭面對第一個問題就是《天能》是什麼?諾蘭說道:「我想要用一個全新方式去詮釋間諜和動作片,我也想要給觀眾一個全新的方式去詮釋時間,更是用那種光鮮亮麗還有興奮刺激的元素去詮釋動作片和劇情片。」

S__15032359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若用一個字形容《天能》?艾瑪湯瑪斯、約翰大衛華盛頓和伊莉莎白戴比姬則分別說出「逃離」、「刺激」、「發人深省」,諾蘭則說:「以上三位說得都很有道理,但對我而言,我會說是『體驗』,去體驗片中的經驗才是重點。」

第一次和諾蘭合作的約翰大衛華盛頓、伊莉莎白戴比姬當被問到與諾蘭工作的感覺是什麼?約翰大衛華盛頓說:「非常興奮,我覺得諾蘭是世上最棒的導演之一,他是電影界一股強大的力量,跟他合作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一開始覺得他是機器人,但合作後他讓我感覺很溫暖,在我尋求他的協助時,他總是很熱心,而且總是願意討論任何事。」

伊莉莎白戴比姬則說:「我同意約翰大衛華盛頓,我之前從沒想過會跟諾蘭見面,更別說是合作,我是他的鐵粉,諾蘭的電影藝術以完全無法觸及的方式提升。我也要謝謝製片艾瑪,讓整個工作環境變得非常溫暖。諾蘭的片場總是非常正面與和諧。」

1_(3)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至於約翰大衛華盛頓也提到和羅伯派汀森的首度合作:「他是現今最棒的男演員之一,我們建立了很棒的友誼,合作很愉快。我們一起排練每句台詞,討論怎麼詮釋每個動作和細節,我們不僅對戲,也會討論電影裡現實狀況,討論要怎麼演繹前進和倒退進行的拍攝手法,拍攝這部電影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體驗,因為從來沒有人拍過這樣的東西。」

1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天能》在印度、義大利、挪威、丹麥、愛沙尼亞、英國及美國等7國拍攝,橫跨多國的狀況下成了製片最大的課題,艾瑪湯瑪斯說:「拍攝的細節和步驟非常繁瑣,要前往不同的地方拍外景,把很多人送到不同國家,需要龐大的後勤作業,安排都是非常複雜的。我們以前有很棒的經驗,然後跟很棒的幕後班底合作,工作人員非常有才華,他們了解這個挑戰有多巨大,了解這部電影的規模有多大,努力呈現最好的給觀眾。」

當劇組團隊被問到如果時間逆轉真的存在,諾蘭說:「對我來講能逆轉時空的能力,非常明顯是天賜禮讚,但同時也是種詛咒,就像片中角色尼爾所說的,過去的事已經發生了,該發生的就會發生,所以我會選擇生活在我現在的時間」艾瑪湯瑪斯則說:「如果可以,我想回去女兒第一次的生日派對,當時她還是個可愛的小寶寶,然後我還有17年的時間可以陪伴她。」伊莉莎白戴比姬說:「我會希望2020年往回一些,好讓我回去做一點準備,甚至先製作一些疫苗。」約翰大衛華盛頓說:「很難跟在這些人後面回答,我會選擇回去上個禮拜二的凌晨兩點,這樣我就不會吃下那個草莓杯子蛋糕,但是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所以沒關係。」

S__15032361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天能》力扛票房壓力,寄與厚望成電影院救世主

武漢肺炎疫情從3月在歐美國家爆發,進而影響全球產業,電影產業當然也不例外,甚至可說是重災區,北美因為封城因素,許多電影院關閉,導致有院線計畫的電影們一部接一部延期,包含《噤界II》、《花木蘭》、《007:生死交戰》、 《玩命關頭9》等片延檔,停拍的則有《蝙蝠俠》、《駭客任務4》、《不可能的任務7》等作品,此舉除了票房損失之外,也造成未來的影視作品的斷層,好萊塢基本上可以說是整個關閉。

好萊塢大片商相繼封鎖片源,就算台灣防疫有成,但台灣片商和電影院仍舊拿不出具有票房號召力的商業大片,在無計可施的狀況之下,紛紛拿出「經典老片」出來重映,諸如《阿基拉》、《末代皇帝》、《北非諜影》、《沉默的羔羊》等等,度過票房的空窗期。

010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提供

到了7月中進入暑期檔,南韓強片《屍速列車》續集《屍速列車:感染半島》打頭陣登場,在疫情趨緩之下,順利帶動票房。根據發行商車庫娛樂的資料顯示,上映5天票房突破1.4億台幣,不到一週的時間就超越1.1億台幣的《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和1.36億台幣的《絕地戰警FOR LIFE》,成為2020年度全台票房冠軍。上映後蟬聯4週全台票房冠軍,累積票房也破3.34億台幣。也由於《屍速列車:感染半島》在亞洲地區的成績,讓《天能》更有信心面對票房。

諾蘭是戲院本格派,堅持擁護電影就應該在電影院看,他也一直希望藉由《天能》的上映,幫助戲院在疫情底下盡快恢復生機,甚至在3月初親自寫了一篇評論在《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稱「電影院是美國社會生活的重要組成。他們將需要我們的幫助。」身為一名具有票房號召力的導演,諾蘭過往的作品叫好也叫座,根據《Box Office Mojo》的統計,《蝙蝠俠》三部曲全球共收24.59億美金,《全面啟動》、《星際效應》和《敦克爾克大行動》全球也個別有美金8.31億、7.1億、5.26億的成績。諾蘭本人也曾5次提名奧斯卡。

這個月在《天能》上映之前,片商采昌國際多媒體和華納兄弟分別重新上映《記憶拼圖》和《全面啟動 10週年紀念版》,藉此炒熱話題與票房,雖然《天能》以全球分批上映的方式,可能因此劇透或是存有盜版的風險,進而影響票房。但《天能》能否在後疫情時代帶動票房表現,各界都在關注。

ring_1
Photo Credit: 《全面啟動》劇照

重金打造、盡可能實景拍攝的《天能》

《天能》使用IMAX與70釐米膠片格式的攝影機拍攝,斥資2億美金打造。克里斯多夫諾蘭是出名的熱愛實景拍攝的導演,盡量真槍實彈演出,這點從《天能》重金購買一架真正的波音747飛機,實際撞進一棟大樓並炸毀就能理解。日前《天能》的剪接師Jennifer Lame接受ICG雜誌(ICG Magazine)採訪時就說道:「估計《天能》 最終使用的特效鏡頭(VFX shot)不到300顆。」諾蘭也告訴ICG雜誌:「我們的視覺特效拍攝數量可能比大多數浪漫喜劇都還要低。」

1_(2)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相比之下,今年初在台上映的《她們》就有達到500顆特效鏡頭,而漫威大作《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則有超過2000顆特效鏡頭。至於對於諾蘭本人的作品,根據視覺特效總監Paul Franklin的說法,《黑暗騎士:黎明昇起》有450顆特效鏡頭;《蝙蝠俠:開戰時刻》有620顆特效鏡頭;《全面啟動》大約有500顆特效鏡頭。

同樣是出自ICG雜誌的訪問,諾蘭也透露曾提醒Jennifer Lame《天能》可能是史上剪接難度最高的電影,諾蘭說:「很高興能和Jennifer Lame首次合作。當她剛來的時候,我和她開玩笑,說對於任何一個剪接師,《天能》都是最難剪輯的電影——我不確定她現在有沒有異議。展現時間在不同面向的運行,表示要超越紙上的內容。執行的過程需依靠成功的視覺翻譯。」

Jennifer Lame在和諾蘭合作之前,是文青名導諾亞鮑姆巴赫(Noah Baumbach)的御用剪接師,曾合作過《婚姻故事》、《邁耶維茨家的故事》、《紐約哈哈哈》等多部作品,此外Jennifer Lame也曾操刀過《宿怨》、《海邊的曼徹斯特》等口碑極佳的作品。這次首度和諾蘭合作,處理了量子力學、逆轉時空等元素,極具挑戰性。

image003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諾蘭在洛杉磯-台北的記者會也提到時間對他的影響,諾蘭說:「我對時間的興趣是因為我們都生活在時間之中,也因為我們用第一人稱的角度去客觀看待時間,然後觀眾去電影院會花上一段時間看電影,我想要去檢視在我的作品中時間在大家眼中是什麼樣的。時間非常抽象,我們無法觸摸或品嚐,但電影是用攝影機拍下來,攝影機的畫面會有時間碼,因此可以藉由線性剪接來呈現時間,我想用這個方式去探索,然後解讀時間的概念,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拍攝電影非常好的題材。」

而諾蘭剛滿50歲,孔夫子說50歲知天命,諾蘭被問到下一個人生章節的目標時說:「我在業界已工作非常多年,一直不停地拍電影,不斷地尋求進步,對我而言,電影完工的那刻,是得到觀眾反饋的那刻,我想要繼續拍攝電影,繼續交流進步。」

《天能》由約翰大衛華盛頓、羅伯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伊莉莎白戴比姬等人攜手主演,故事敘述主角必須僅靠一個字「天能」為地球全人類的存亡誓死奮戰,他進入一個幽冥晦暗的國際諜報世界,並且執行一項即將超越現實時間限制的重大任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