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性參政在亞洲名列前茅,但立委的性平觀念與知識仍落後

台灣女性參政在亞洲名列前茅,但立委的性平觀念與知識仍落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個人相當肯定婦女保障名額在台灣民主化過程對女性參政及性別平權的助益,但是我們需要一個尊重女性,了解性平價值的國會,而不是比例數字漂亮的國會。在追逐數字的同時,建全國會及委員的性平觀念及知識亦刻不容緩。

文:許嘉恬

根據行政院性別平等處今年(2020年)1月發佈的新聞稿,台灣政府依據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的公式自行計算,台灣2018年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 GII)【註】,也就是台灣的性別平等發展為全球第九名,居亞洲之冠,且優於冰島及德國等發展程度較高國家。

其實台灣性別平權在國際評比指數向來不低。

2000年台灣開始重視性別平權國際比較,並以聯合國公佈的指數自我評量,台灣相關國際性別發展的指數包括「性別權力測度指數(Gender Empowerment Measure, GEM)」、「性別發展指數(Gender-Related Development Index, GDI)」、「性別不平等指數」等向來不低,甚至多次名列亞洲之冠。其中,婦女政治參政比例高是我國分數名列前矛的關鍵。

  • 表一:2018年亞洲各國女性國會議員比例(資料來源: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網站)
國家 台灣 中國 新加坡 南韓 日本
比例 38.7% 24.9% 23% 17% 16.1%

婦女參政保障名額推動女性參政

台灣婦女政治參政大幅領先許多國家其來有自,除肇因80、90年代伴隨民主運動的民間婦女運動,公私部門建立夥伴關係推動性別主流化等,婦女參政保障名額更是扮演重要角色。

《憲法》第136條:「各種選舉,應規定婦女當選名額,其辦法以法律定之。」台灣的婦女參政保障法律位階之高,獨特於世界其它國家。

中央民意代表部份,原立法委原選舉罷免法規定:「立法委員名額,在十名以下者,婦女當選名額定為一名;超過十名者,每滿十名應有婦女當選名額一名」;隨著立法委員席次減半及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改為「全國不分區及僑居國外國民立法委員選舉,政黨當選名單女性比例不得小於二分之一」。

地方民意代表部份,1999年制定地方制度法,第33條:「各選舉區選出之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鄉(鎮、市)民代表名額達四人者,應有婦女當選名額一人;超過四人者,每增加四人增一人。」,也就是所謂的地方民意代表「四分之一婦女保障名額」。

幾十年下來,女性政治參與不論是因為社會文化發展或當選保障之故,國會以及縣市女性民意代表比例都大幅提高,不只高於亞洲國家,也高於許多歐美國家。女性國會議員的比例從1995年的14.0%到2020年已達41.6%,創下歷史新高。

  • 表二:歷屆立法院女性國會議員比例(資料來源:中央選舉委員會網站)
年份 1995年 1998年 2001年 2004年 2008年 2012年 2016年 2020年
屆數 第3屆 第4屆 第5屆 第6屆 第7屆 第8屆 第9屆 第10屆
女性國會議員比例 14% 19.1% 22.2% 20.9% 30.1% 33.6% 38.1% 41.6%

立法院女性議員越來越多,性平發展有跟上?

然而,台灣國會女性議員多,立委諸公性別平等及對女性尊重的品質有等量齊觀的發展?讓我們來看看:

2001年12月,立委林重謨昨天在立法院國是論壇,以「妓女」、「菜店查某」形容立委當選人陳文茜,並說像陳文茜這種「不要臉的女人」選上立委,會「帶衰」立法院。

2003年4月2日,立委蔡啟芳:「陳文茜委員曾說乳房是女人社交工具,我也想跟她交際一下!」

2003年,立委游月霞「不懂男人怎麼與大陸談三通」,並指責游院長將「大陸政策交給一位未婚、心態不正常的老處女」。

2006年,立委邱毅以不雅文字貶抑立委管碧玲外貌。

2007年11月,立委李嘉進在立法院教育委員會質詢時任青輔會主委鄭麗君,曾經辱罵鄭麗君「看到這種人,他X的,就噁心」、「丟臉加三級,可恥加三級」等人身攻擊的暴力語言,又說出「沒采妳生水水又年輕」、「妳不配接受質詢」等性別歧視的不當言詞。

即便二次政黨輪替進入民主鞏固階段,國會性別歧視言論仍未休止。

2012年6月費鴻泰於議場爭議時脫口說「我X妳媽」、「莫名其妙!X的!」。

令人感到遺憾的,時至今日,台灣擁有優於其他國家的女性國會議員比例,以及亞洲第一位非政治家族的女性總統並且順利連任,性別歧視的言論及行為仍不時於最高立法殿堂發生。

陳雪生立委「用肚子不會懷孕,不是性騷擾」背後意義

2020年7月藍綠立委在議場攻防時,立委陳雪生多次用肚子從背後頂立委范雲,當范雲覺得很不舒服、現場立即表達抗議時,陳雪生回應「用肚子不會懷孕,不是性騷擾」。立委陳玉珍後續在媒體表示「妳(范雲)還很『愉快』。」

此事凸顯多層面的缺乏。

其一、立法院做為台灣最高立法機關,立法委員做為立法者,對法律的知識觀念竟然陌生至極,且公然帶頭違法;性別意識如此薄弱,如何能制定進步性平法案。

其二、陳雪生身為男性,曝露整體社會文化男性對女性的歧視輕蔑與不尊重真實而普遍的存在。身為女性的陳玉珍言論,呈現性別盲不是男性專利。

其三、國際性別評比中讓台灣得以傲視群雄的女性國會議員比例,是如此不堪一擊,數字並無法全然代表台灣國會及社會性別平等的質量。

台灣需要尊重女性、了解性平的國會

個人相當肯定婦女保障名額在台灣民主化過程對女性參政及性別平權的助益,但是我們需要一個尊重女性,了解性平價值的國會,而不是比例數字漂亮的國會。在追逐數字的同時,建全國會及委員的性平觀念及知識亦刻不容緩。

1. 恢復並強化立法院紀律委員會功能

立委問政有言論免責權,因此「自律」尤其重要,立法院紀律委員會存在絕非「掛著好看」。

《立法委員行為法》第7條「立法委員應秉持理性問政,共同維護議場及會議室秩序,不得有『辱罵或涉及人身攻擊之言詞』…」,違反者主席得交紀律委員會議處。

然,綜觀上述羅列立委性別歧視之發言,被送至立法院紀律委員會並做出處分的僅游月霞一案,除再次看見紀律委員會功能不彰,也顯現立法院自律力喪失,且相較其他男性立委火辣發言的「安然無事」,女性立委游月霞做為有史以來移送紀律委員會的第一人,也凸顯另一層的性別問題。

面對立委問政時性別歧視,甚至性騷擾等言行,期待立法院依法送紀律委員會,依情節輕重作出要求道歉、停會、停權的處分,恢復紀律委員會設置目的及功能。

2. 比照行政機關,設置立法院性別平等專責小組

性別主流化推動下,行政院於院本部設置「性別平等處」,由院層級高度協助性別平等政策研議、法案審查、計畫核議,並協助行政院性別平等會之業務運作,追蹤決議及部會性別平等專案小組及性別聯絡人綜合規劃、協調等事務。

行政機關從院本部公私合作的「性別平等委員會」、專責業務單位「性別平等處」,到各部會的「性別平等委員會」、「性別連絡人」等,建立起從點到線乃至於面的性別平權推動網絡。

立法院當然與行政機關不同,但是人民期待、立法需要、國家發展的基礎是一致的,因此,立法院除應強化現有「立法院性別平等會」功能外,可以比照行政院「性別平等處」,於院內組織中設置專責性別平等的業務單位,編列員額、預算,主責性別法律、立法政策之研究、分析及評估,規畫執行立法院推動性平業務,並協助立法院性平會運作,且定期自我檢視性別主流化內涵指標成效,據此強化立委、助理等性平觀念。

3. 選民「超前部署」,拒絕歧視輕平等、不尊重女性的立委

以台灣現在的政治社會環境,以及立法院內組織包含紀律委員會的設置及運作方式,當立法委員當選進入立法院,再來期待立委問政及發言,或是有不當言行後獲得立院「合理」處置,其實皆狗吠火車。

民主社會選民最大,選民也應「超前部署」、「源頭管制」用神聖一票選擇優質、知法、不歧視的代議士,淘汰輕蔑女性、不具備平等價值的破壞者。

台灣需要尊重女性、了解性平價值的國會,所以數量上我們不只要更多的女性國會議員,質量上也需要更多尊重性別差異、平等的國會議員。如此,當政府公布以數字堆疊計算的國際性別指數又有好成績時,台灣在國際社會才可以更理直氣壯,更無愧性別平等的「亞洲之冠」的稱呼。

註釋:行政院性別平等處:「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UNDP)於2010年編製性別不平等指數,由生殖健康(如:孕產婦死亡率、未成年生育率)、賦權(如:國會議員女性比率、25歲以上受過中等教育以上之人口比率)及勞動市場參與(如:15歲以上之勞動力參與率)等三面向編製之性別綜合指數,GII數值介於0至1之間,愈趨近於0表示性別愈平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