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獨裁者末日倒數:賴著不走的盧卡申科,仍在等待不會來救他的普亭

白羅斯獨裁者末日倒數:賴著不走的盧卡申科,仍在等待不會來救他的普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基於本次示威活動的本質,再加上盧卡申科的大勢已去,筆者認為要普亭再次承受當年在烏克蘭所面臨的壓力而直接干預白羅斯內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並不符合俄羅斯的利益。

白羅斯總統大選後的群眾示威越演越烈,全國已有逾30個城市響應。8月9日,白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宣布強人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囊括80.01%的選票,以壓倒性的票數擊敗反對派候選人斯維特拉娜・契哈諾烏斯卡雅(Svetlana Tikhanovskaya)的10.12% (又有一說為80.23%對9.9%)。

此結果一出立刻引爆白羅斯民眾對於選舉舞弊的反彈,因為依照反對派陣營的統計,契哈諾烏斯卡雅在「選票正常計算」的地方得票率約落在60%至70%之間。隨後全國各地均出現要求盧卡申科下台的示威活動,8月16日更有20萬人走上首都明斯克的街頭。

現年65歲的盧卡申科擔任白羅斯總統長達26年,若本次大選結果有效的話將是他擔任總統的第六個任期。然而,對比大選後盧卡申科前往工地,向過去一向支持他的工人們發表演說卻被連續不斷的噓聲趕下台的窘境,當地時間18日大量示威者手持紅白相間的氣球,聚集在明斯克一處監獄外,為季哈洛夫斯卡雅的丈夫、也就是原本要參選總統而後遭捕的季哈諾夫斯基(Sergei Tikhanovsky)慶祝42歲生日。

相形之下,「歐洲最後的獨裁者」在民意的反噬下看來更是強弩之末。

事實上,盧卡申科不只在大選前以各種名義逮捕競爭者或否決他們的參選資格,面對抗議選舉舞弊的示威者更以暴力打擊,累積至今已造成四名示威者死亡、逾200人受傷,更有超過7000人遭到警方逮捕。

選舉舞弊只是壓垮盧卡申科的稻草,鐵腕統治、罔顧疫情、經濟衰退才是主因

盧卡申科自1994年取得政權以來,白羅斯變籠罩在鐵腕統治之下。承襲蘇聯時期的體制,盧卡申科培養了一套情治與軍警系統,以嚴密的安全機構(security apparatus)對國家進行控管,時而對網路或對政府不利的「敏感消息」進行審查和封鎖。

面對近日排山倒海的示威活動,若非包含防暴警察(OMON)和國家安全局(KGB)在內約12萬名相關人員對當局仍維持一定程度的效忠,盧卡申科恐怕早已失去緊握政權的最後一絲助力。

對此,現已流亡至立陶宛的契哈諾烏斯卡雅於17日起公開向整個安全機構喊話,希望他們停止對人民的暴力鎮壓,並應「與人民同在」。面對搖搖欲墜的盧卡申科政府,這些情治與軍警人員在當局垮台後,不僅需為其「服從不法命令」的行為受到究責,更可能面臨來自歐盟的制裁。

隨著示威者的傷亡人數逐漸趨緩,或許契哈諾烏斯卡雅的呼籲已開始在白羅斯的安全機構間發酵,因為他們明白倘若政權最終真的更迭,「他們不只會失去工作,甚至會因為所犯下的暴行而失去自由。」

另外,在以明斯克輪式拖拉機廠(Minsk Wheel Tractor Plant, MZKT)為首的國營企業,不顧政府威脅加入罷工的行列後,白羅斯的菁英階層似乎也開始鬆動,陸續傳出政府官員(包含外交部駐外使節)離開崗位投入示威活動的消息。

另一項激化白羅斯人民對政府不滿的原因,則是盧卡申科當局對新冠疫情的不作為。早在四月時,盧卡申科曾建議民眾以「喝伏特加、洗桑拿」等方式來抗疫,更多次質疑感染新冠肺炎的嚴重性,甚至將其譏為「精神病」。諸多反智的言行不僅讓白羅斯淪為國際笑柄,連遠在臺灣的媒體都多有報導,更重要的是錯過了防止疫情在其國內擴散的黃金時機,白羅斯的確診人數從4月1日的163人,到8月18日已突破6萬9673人,且有617人死亡。

自獨立以來,白羅斯奉行著國家主導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並以國內的五大國營企業(包含前述的拖拉機廠、鉀肥公司、煉油廠、汽車廠等產業)為國家經濟命脈。在經濟上恪守蘇聯遺風的盧卡申科,不僅未能帶領白羅斯走上經濟成長與現代化的道路,從上任以來更安插許多親信與裙帶在國營企業中擔任要職,引發人民不滿。

此外,由於白羅斯工業產品的品質低下,無法與其他歐洲國家競爭,因此須倚靠俄羅斯進行收購,在能源進口上更須「看俄羅斯的臉色」才能夠取得優惠的能源價格。事實上,白羅斯的經濟從2012年起便已呈現停滯的狀態,新冠疫情的侵襲更是令民生雪上加霜,衛生與民生的飢寒交迫,成為人民走上街頭不可忽視的社經因素。

RTX7QCC1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守秩序」的示威者 vs. 「賴著不走」的獨裁者

近日網路上瘋傳著一組由俄羅斯獨立媒體梅杜莎(Meduza)所刊登的照片,照片中白羅斯群眾不僅透過警車鐵網的縫隙向被OMON拘捕的示威者獻花,在示威期間,示威者若要站上公園的長凳會先拖鞋,示威活動結束後甚至會自發性地收拾垃圾。

即便是支持盧卡申科的遊行隊伍與反對派示威者相遇,雙方也是和平地繼續各自的活動,鮮少傳出人民之間的衝突。而對比人民的「溫柔抗爭」,盧卡申科動用國家資源的暴力鎮壓在媒體播送下不僅令人感到明顯失當,更意味著僵固的強人領袖完全缺乏與公民社會溝通的良性管道。

?❤️?

Meduza Project(@meduzapro)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20 年 8月 月 15 日 上午 3:05 張貼

此次選舉白羅斯公民社會所散發的能量是其歷史上前所未見,就連2015年盧卡申科宣布以84.09%的得票率「高票連任」時,也不見群眾有這麼大的反應。儘管如此,真正應該討論的問題是盧卡申科是否會因為民意的壓力而下台?很不幸地,答案是否定的。

盧卡申科曾於17日稍微軟化其強硬的態度,並表示「我們必須通過新的憲法——如果這是你們想要的。……我們會安排公投、通過憲法,然後我就會依據憲法交出我的權力,而不是在街頭示威的壓力之下。」縱使這比示威初期「除非殺了我否則不可能重新大選」的態度卻有軟化,但對於修憲公投的提案不應過於樂觀看待。

其一是修憲公投的構想早在大選前就被盧卡申科掛在嘴邊,其二則是倘若反派對接受了他的提議而進入修憲程序,最大的受益者也是盧卡申科,因為他爭取到了重新將國家置於安全機構控管下的應變時間。

如今,白羅斯深陷死胡同之中。群眾對盧卡申科的訴求只有一個,那就是「下台」(уходи,意指離開),但就算規模再大的罷工,搭配著一群「守秩序」且極力避免暴力衝突的示威者,也難以趕走這位「賴著不走」的獨裁者。再加上反對派最重要的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仍流亡海外,示威者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他們的士氣能維持多久也同樣是個隱憂。

AP_20215589841743
契哈諾烏斯卡雅|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普亭是否真會前來救駕?

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先釐清,白羅斯這次示威活動的本質為何。不若2013年烏克蘭「廣場革命」是舉國上下——從人民、寡頭,到議會、內閣、軍警——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的「親俄路線」感到不滿,但本次白羅斯的示威純粹是因為人民對盧卡申科的「治理方式」已忍無可忍。

對俄羅斯而言,當年烏克蘭是面臨著在西方與俄羅斯之間進行抉擇的狀況,而今天的白羅斯則面對著國內政權的轉移而無關乎國家路線的選擇。

過去俄羅斯為了留住與自己友好的「小老弟」直接干預了烏克蘭,此舉不僅激起烏克蘭民眾對俄羅斯的反彈,更加速烏克蘭投入西方世界的懷抱。對此,儘管盧卡申科聲稱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將在「必要時刻」予以援助,但在烏克蘭的前車之鑑後,俄羅斯可說是格外謹慎。

另一方面,普亭與盧卡申科之間的嫌隙早在大選前就已逐漸浮上檯面。盧卡申科為了將支持者的國族主義推向最高點,白羅斯KGB在選舉期間大動作逮捕33名俄羅斯籍傭兵,並指控他們試圖顛覆白羅斯的政局。

雖然克里姆林宮否認策動任何相關的計畫,並重申與白羅斯是「關係緊密的盟友」,但盧卡申科這種損人利己的行為,已經使他在莫斯科決策圈的信用蕩然無存,因為他顯然低估了白羅斯公民社會的韌性,會迫使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必須向莫斯科來請求協助。

目前對俄羅斯來說最好的劇本,就是明斯克的政權轉移自然地發生,因為盧卡申科不按牌理出牌的性格,以及在油價、防疫等議題上與俄羅斯唱反調,普亭早已不願與之交手。即便同為強人統治,但盧卡申科顯已失去民意基礎,跟他站得太近,只會加強白羅斯人民心中對俄羅斯的負面觀感,對未來兩國關係的深化毫無助益。

如果盧卡申科最終真的放下大權,依照反對派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的說法將重新大選,屆時克里米林宮必定會竭力推派與自己關係良好的候選人來角逐大位。至於反對派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是否為普亭眼中最「合適」的繼任者,她曾表示若她擔任總統,不會影響白羅斯過去與俄羅斯簽訂的協議,而就目前她在歐盟與俄羅斯之間互動程度的拿捏來看,或許對普亭而言她僅能勉強算是「合格」的繼任者。

基於本次示威活動的本質,再加上盧卡申科的大勢已去,筆者認為要普亭再次承受當年在烏克蘭所面臨的壓力而直接干預白羅斯內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並不符合俄羅斯的利益。

就當前的情況來看,要俄羅斯出手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白羅斯脫離俄羅斯的勢力範圍而完全擺向歐洲,例如反對派請求北約軍隊進入白羅斯等。因為白羅斯在地緣政治上的重要性只要翻開地圖就能一目了然,俄羅斯與西方國家自然也都緊盯著白羅斯的局勢發展。

但此種情況的發生,幾乎可以因為普亭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之間的一通電話而完全排除,兩位領導人除了針對白羅斯的情勢進行意見交換外,更重要的是在於確認彼此的意圖,確保俄羅斯與北約的勢力不會從外部帶給白羅斯壓力。

換言之,雙方都同意白羅斯政局的變與不變必須從內部發生。這無疑打壞了盧卡申科希望將事態升級成白羅斯受到北約威脅而須引入俄國勢力予以制衡(實則平息示威)的如意算盤。

現在誰也說不準白羅斯的政治僵局會以何種方式獲得解套,但可以確定的是盧卡申科已經失去人民所賦予的統治正當性。他本可以以偉人之姿離開政壇,畢竟如今的白羅斯可以說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但現在識相地黯然退場可能是他保全顏面僅存的辦法,因為他不僅在國內必須面對反對派的逼宮,對外他也盼不到盟友的雪中送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