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綁架海外華人的身分認同,成為中共牢牢鎖定的螺絲釘

「微信」綁架海外華人的身分認同,成為中共牢牢鎖定的螺絲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由世界的華人必須選邊站,用一位澳洲華裔學者的話來說,「即使把所有中國公司的軟體全部禁掉都不會對我的生活造成任何影響。你如果覺得會有影響,因為你就是問題的一部分。」

2020年8月6日晚上九時,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一連發出兩道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企業和美國公民,與微信(Wechat)及其所有者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進行交易,並且要在45天後正式實施禁令。

根據該行政命令,所有跟微信相關的產品,包括微信支付也不能在美國進行交易,具體措施交由相關部門落實。行政命令還提到,微信還控制了身處美國的華人,令他們不能享受自由社會的生活。亦有證據顯示,TikTok審查跟香港、新疆等相關訊息,並且發放不少不實資訊。

另一方面,美國參議院一致通過法案,禁止在政府提供的設備上使用TikTok。由於眾議院上月已通過類似法案,預計很快會經總統簽署成為美國法律。

我看到這個消息,有一種烏雲散去、陽光普照的感覺。2012年1月11日,我們一家三口離開動物農莊般野蠻暴虐的中國時,我發誓從此以後不使用任何中共控制的社交媒體。這既是為了安全的緣故,也是為了自由的緣故——我再也不能過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在「老大哥」監控之下的毫無隱私的生活了,到了自由世界就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真正的自由人。

然而,我在美國所接觸到的華人社群,幾乎人人都在樂此不疲地使用微信等中國的社交媒體,很多人每天使用微信的時間超過了不使用的時間,微信成為他們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微信讓他們的文化和精神生活「一夜回到出國前」,微信幫助他們完成了與中國社會的「無縫銜接」。

如果說形形色色的中文學校是第一代華人移民強迫下一代學中文、接受中國文化洗腦的工具;那麼,微信就是華人自我洗腦、自願為奴的鴉片煙——他們歷盡千辛萬苦才離開中國,他們的身體生活在美國這樣的自由民主的國度,精神卻要「翻墻」回到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國和微信圈,享受那種無法言說的「罪中之樂」。

在海外華人社群,甚至包括海外的華人教會,瀰漫著一種捷克異議作家克里瑪(Ivan Klíma)所說的「陰溝中的氣味」,微信正是傳播這種氣味的無所不知的風。

正如被中國政府拒絕入境的華裔作家哈金所說,絕大多數在美國的華人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自由,他們如同風箏一樣,無論飛得多高,仍然被黨國牢牢地牽著線,亦步亦趨地聽從黨國的指揮和命令。

哈金追求的理想是無拘無束地在天空飛翔,他在詩歌《遲到的愛》中寫道:「多少年來我四處流浪,/像一隻風箏,從你手上掙脫/那根靈活的線。/無數次我的翅膀折斷,/被雨水浸蝕,被風吹垮。我懷著一顆沸騰的心在空中/飛翔,追逐一片壯美的迷霧。」有多少海外華人能像哈金這樣以自由為信仰呢?

幾年前,我妻子在維吉尼亞一家華人教會當傳道人。這是一間由曾是「六四」學生領袖的張伯笠牧師所創立的教會,然而即便是這樣一間教會,後來也被中共特務嚴重滲透,當張伯笠牧師到加州拓展新教會之後不久,兩名共產黨特務就被提拔為執事,其中一名還負責管理教會的財務——他知道所有會有奉獻支票上的個人信息,也就等於是中共使館全都知道了。

更可怕的是,他們軟硬兼施地強迫我妻子使用微信,還說這樣才能與會友「打成一片」,「接地氣」。我對此感到莫名驚詫:在美國可以毫無障礙地使用推特和臉書等美國本土的、安全的社交媒體,為什麼非得要用微信呢?井底之蛙只知道微信,他們不知道早在微信之前全世界就有上百種SNS,個個功能都強於微信,微信只是模仿它們的一個很爛的山寨產品。而更關鍵的問題是,微信既不安全,也對於建立正常人的「三觀」(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只能產生嚴重的負面作用。

出於好奇,我偶爾上教會會友的微信群上看一眼,那真是污穢不堪、目不忍睹——沒有幾個人在認真討論信仰和聖經的問題,人們大都在轉發共產黨官方媒體的假消息,除了養生保健,就是鋪天蓋地地辱罵美國、讚美中國,甚至隆重紀念毛澤東、周恩來等「偉大領袖」的「誕辰」。我更發現,在教會微信群中活躍的特務,事無巨細地搜集我在台灣的支持台獨的言行,匯報給中共使館,以換取賞金。

AP_1821839962309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長期使用微信的海外華人,精神上是畸形和殘缺的。微信是竊取人的心智,吸乾人的血肉的盜賊,聖經中說:「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可惜,很多海外華人基督徒,不愛耶穌,不讀聖經,不近聖靈;偏偏只愛盜賊,只愛微信,他們相信「因微信,得真理。」

他們的身份認同由微信而建立,而非由基督信仰及美國的立國價值來建構。他們以得到中國大使館的一張晚會門票為榮,他們利用微信群來組織歡迎習近平訪美的活動。微信將他們牢牢鎖定,他們由此成了黨國的螺絲釘。於是,我們毅然離開這樣的教會和人群——因為,糞坑是無法被改造成香草山的。

川普的禁令發表後,海外華人社群一片鬼哭狼嚎之聲。評論人鄧愷在臉書上說,美國的網絡大清洗法案(也可以叫「數位版排華法案」)一出,很多人的反應跟如喪考妣差不了多少,這是「單向度的人」的必然反應。

他進而指出:「依賴微信等中國社交工具,除了個人對於社群的依賴,背後更是這個使用社群與黨國的關係。對於這種軟體背後的國家、企業、使用社群、資料所有權、監控、滲透等的討論進入美國公共政治中,也已經很長的時間。隨著陣營對立的態勢愈加明顯,無非是美國菁英這次真的要選擇防禦了。」

自由世界的華人必須選邊站,用一位澳洲華裔學者的話來說,「即使把所有中國公司的軟體全部禁掉都不會對我的生活造成任何影響。你如果覺得會有影響,因為你就是問題的一部分。」而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海外華人大聲咒罵川普、咒罵美國,卻沒有幾個人真的準備打點行李回中國去繼續有微信的生活。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