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949人竟可以「忘記通報」,德國政府防疫螺絲鬆到什麼程度?

確診949人竟可以「忘記通報」,德國政府防疫螺絲鬆到什麼程度?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德國常常會讓人產生這種錯覺,許多不可能發生的烏龍事,就這樣出乎意料之外地發生了,而且沒人需要丟烏紗帽。

民眾不配合防疫措施脫序亂象

德國在全球防疫中,在二月疫情剛開始時打好球,與台灣一樣是把篩檢做好做滿,掌握感染人數並確實做到居家檢疫。而在義大利大感染後,德國隨之也感染大爆發,感染人數至今已累計約23萬,死亡超過9300人。 政府對於要不要戴口罩自行打臉,手忙腳亂,整體來說,雖然不盡理想,但是因為德國醫院夠多、設備夠霸氣,死亡人數維持緩慢上升,死亡率約4%。

經過一連串封鎖邊界、強制關閉店面、學校與限制民眾行動出入之後,五個月以來實施規定戴口罩政策奏效,好不容易才把感染人數控制於三位數,甚或兩位數,成果良好。但是夏日當頭適逢暑假,許多人蠢蠢欲動,又開始慶祝節日或舉辦活動,雖然多在室外舉辦,但全民螺絲又再度鬆懈。

按捺不住度假熱情,許多人查看南歐度假勝地感染人數指數就像看股票股價一般,看感染人數稍微少一點時,就立馬訂下機位飛奔出國。近日感染人數又攀升回到四位數,已達一天增加1500人的攀升高峰。

各地政府早已釋放警訊,但是許多脫序行為頻出,除了首都柏林聚眾2000人以上不戴口罩、 也不保持安全距離地出來抗議戴口罩規定剝奪個人自由外,示威遊行者,還參雜了不少極右派勢力的人,大聲地在訪談說,「我沒有看到死亡及染病者,為什麼要我們帶口罩?」說真的,這話聽起來,好像當年的德國人辯稱看不到、也不知道猶太人被關在鄰近的集中營一樣可笑。

許多民眾雖然沒去示威遊行,但是對於規定在外地用餐或是參加活動必須採實名制登錄的措施也多所不滿,許多人都不願配合,故意填錯資料,或是指著沒有消毒的筆來拒絕填寫,挑釁公權力。探知原因,才知道民眾對於如果被告知可能感染,必須在家檢疫14天的規定,甚為不滿,也毫無意願配合。

AP_2021442956817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檢測烏龍

最近暑假剛要結束,德國各個入境機場、海港與各大城市都設立檢疫站,免費讓入境者自願採檢備戰,希望能夠讓更多人得知採檢結果,減低全民度假回來遍灑病毒,而把所有的防疫措施都打回剛開始爆發的原形。

南部巴伐利亞邦緊鄰義大利、奧地利等渡假勝地,這次地方政府為有效防疫,故在邊境與慕尼黑及紐倫堡等兩大城市都設立檢疫站,接受大量自願採檢。基本上德國對於從高風險國家入境的民眾,已有規定必須通報健康單位,並且在家做14天的居家檢疫。

但為了讓民眾可以省去14天必須在家強制性檢疫的可能性,政府做了大量邊境採檢,告知民眾採檢結果會三天後出來,檢測結果如是陽性一天內一定會告知,陰性者則是三天告知。當然,如果結果為陰性,也就無須再強制居家檢疫14天。

因此,大量的度假歸國者興致勃勃地自願參與採檢。原想會三天後得到通知,但他們一直等到九天後也沒有得到任何檢驗報告。耐不住性子的民眾打電話詢問,才知道採檢的結果根本沒能告知。檢驗結果是有六萬人參加自願採檢,其中有949人是陽性。採檢陽性的民眾卻沒有得到通知。這事被爆出後,民眾都大為吃驚與疑惑,為何政府要求自願採檢,報告卻沒能告知當事人?

最後巴伐利亞政府才認錯,重新審視問題,了解為何採檢報告無法通知當事人的出錯狀況。近日他們召開記者會告知國人,整個採檢的資料建立,因為健康部門沒有適用的軟體可用,所以請志工用手填寫資料,沒能登錄成連線的檔案資料,因此在作業不明的情況下,疏忽了此事,而造成沒能把檢測為陽性的結果告知當事人的窘況。

邦政府一句道歉,無人負責下台,僅做了補救。目前亡羊補牢的處理措施是,緊急找人用電話通知採檢陽性的當事者,再把登錄作業改為借用內政部的連線系統,因為健康部門尚未有連線作業的系統。這是發生在工業發達、幾近全能自動化社會,自認做事謹慎的德國,令人有些傻眼。

不過,在德國常常會讓人產生這種錯覺,許多不可能發生的烏龍事,就這樣出乎意料之外地發生了,而且沒人需要丟烏紗帽。

同樣在三天後仍等不到採檢報告的事情,也陸續發生在德國其他各邦,只是各邦政府心照不宣。下薩克森邦政府向民眾打包票說採檢48小時後,採檢結果一定會透過手機軟體通知民眾。因此度假歸國民眾紛紛接受自願採檢,採檢時也無須等太久,但民眾卻等了三天以上,時時盯手機看,卻等不到採檢結果。

好笑的是,經民眾不耐詢問後,檢測中心告知,送了三天的採檢樣本根本尚未檢測。個人德國弟媳住在北德盧北克,自身為記者,也爭取被派去做採檢,數天之後檢驗報告仍尚未被告知結果。

這種鼓勵自願篩檢卻沒有檢驗結果的情況,漸漸地讓民眾開始懷疑政府的公信力,究竟大量篩檢篩檢的目的是什麼?如果無法提早告知當事人,卻讓當事人在兩星期中時時戒備看通知,居家檢疫不得安心休息,所謂何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