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知名反對派人士納瓦尼疑中毒昏迷,地方醫院不核准搭乘德國醫療飛機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人士納瓦尼疑中毒昏迷,地方醫院不核准搭乘德國醫療飛機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最知名反對派人物納瓦尼昨(20)日疑似遭下毒,目前仍在鄂木斯克的醫院昏迷中。德國人道組織提供的醫療飛機已抵達當地,但院方稱其身體狀況不足以負荷飛行,拒絕讓他轉院。

俄羅斯最知名反對派納瓦尼(Alexey Navalny)昨(20)日驚傳中毒,送醫後至目前仍處於昏迷狀態,據稱狀況穩定;德國和法國已經表態願意協助,將納瓦尼以醫療飛機運往柏林救治。但俄國地方媒體最新報導指出,院方認為納瓦尼狀況不適合搭機,拒絕簽署准許轉院文件,反對派人士認為這是為了等納瓦尼體內毒物清除至無法驗證的程度。

現年44歲的納瓦尼是俄羅斯目前最具聲勢的反對派,創建「反貪腐基金會」(Anti-Corruption Foundation),經常發表批判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港譯「普京」)與政府的言論,並支援挑戰地方政府的各地反對派人士,多次被俄國政府逮捕,先前也曾疑似遭下毒。

俄羅斯新西伯利亞媒體鄂木斯克(Omsk)分部《NGS55》報導,納瓦尼日前赴西伯利亞地區的托木斯克(Tomsk)參加活動,20日早晨從托木斯克搭機返回莫斯科,半途感到不適、出現異樣掙扎。班機緊急降落於鄂木斯克,將納瓦尼送醫;目前仍未恢復意識,需使用呼吸器,在加護病房觀察。

納瓦尼當天並未進食,僅於登機前在機場的「維也納咖啡館」(Венская кофейня)喝了茶。與納瓦尼同行的發言人亞爾米許(Kira Yarmysh)也表示,納瓦尼前一晚並未喝酒或服藥。

班機約於7時起飛。亞爾米許表示,納瓦尼在飛機上告訴她,他覺得身體很不舒服,還有冒汗的狀況,問她有沒有紙巾,還要求她跟他說話,幫助他分散注意力來保持清醒。亞爾米許陪他聊了一陣子,問他喝點水會不會好一些,但納瓦尼認為應該不會有幫助,覺得自己或許該起來動一動。

於是納瓦尼起身走去洗手間,之後就不支倒地。有民眾錄到當時畫面,機組人員上前協助,影片裡有納瓦尼哀嚎的聲音。

班機約於9時緊急降落在鄂木斯克,送醫時仍有些微意識,但無法說話、無法動彈。醫生初步判斷是中毒,但何種毒物至目前仍不得而知;為保護納瓦尼腦部機能,醫生決定施藥讓他進入人工昏迷狀態,並以呼吸器協助他呼吸。

醫院拒絕透露狀況,親友探視受阻

鄂木斯克市雖是西伯利亞地區第二大城,然而醫療資源不算充足。俄語媒體《Meduza》指出,納瓦尼被送往鄰近機場的第一急診醫院(City Clinical Emergency Hospital Number 1 ),該間醫院風評並不是很好。納瓦尼身分特殊,地方官員、警察、記者、納瓦尼支持者很快湧向醫院,院方還得用體育館充當記者室。

《Meduza》報導,下午1時左右,醫院副主任卡利尼錢科(Anatoly Kalinichenko)在記者會上表示,納瓦尼已經陷入昏迷,病況嚴重但穩定,不能肯定說是中毒,但不排除;卡利尼錢科拒絕回答部分問題,理由是醫生有保密義務,也沒說明納瓦尼究竟是否有生命危險。稍晚的另一場記者會亦然。

RTX7QMRA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納瓦尼中毒後送往鄂木斯克市第一急診醫院,該院風評不佳。
RTX7QQFJ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納瓦尼私人醫生瓦希利耶娃(Anastasia Vasilyeva,左)已從莫斯科趕往鄂木斯克。

納瓦尼的妻子、律師、私人醫生都從莫斯科趕往鄂木斯克,但院方一度拒絕他們探視納瓦尼,理由是「沒有經過安檢」不能放行,納瓦尼之妻尤莉亞(Yulia Navalnaya)還被要求出示結婚證。醫院主任醫師穆拉霍夫斯基(Alexander Murakhovsky)起初稱忙著開會,拒絕與納瓦尼親友們見面。

納瓦尼親友之後得以與主任醫師交談,尤莉亞也獲准探視丈夫。院方基於納瓦尼身體狀況不佳,認為無法轉院;不過納瓦尼的反貪腐基金會有些成員認為,不能轉院是因為俄國官方企圖掩蓋下毒證據。

納瓦尼中毒第一天就此不了了之。部份親政府的媒體加以渲染,稱納瓦尼前一晚縱情狂歡到深夜等等,不過這部分並未經過求證。

德、法表態協助,院方拒簽轉院文件

此事引發歐洲關注。《路透》報導,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正在法國南部拜會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梅克爾在兩人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若俄國表態,德國將提供醫療協助,「但這項要求必須由那裡(指俄方)提出」;馬克宏則承諾為納瓦尼家人提供所有必要幫助和保護。

而人道組織「柏林電影支持和平基金會」(Cinema for Peace Foundation)已於德國時間周四傍晚表示,將派遣醫療飛機至鄂木斯克,希望能將納瓦尼載往德國就醫。

綜合《路透》和鄂木斯克媒體《NGS55》報導,從德國紐倫堡出發的醫療飛機已抵達鄂木斯克,準備將納瓦尼送往柏林夏里特醫院(Charite)救治。夏里特醫院聲名遠播,有多名諾貝爾醫學獎得主;2018年俄國反對派樂團暴動小貓(Pussy Riot)成員韋齊洛夫(Pyotr Verzilov)疑似遭官方下毒時,也是送往此處治療。

RTX7QRIP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遠在聖彼得堡的納瓦尼支持者舉牌示威,字牌上寫「普亭,對人下毒下夠了吧」。

然而《NGS55》最新報導指出,院方目前堅拒發出轉院許可,因此目前無法將納瓦尼送上醫療飛機。主任醫師穆拉霍夫斯基稱,正在研究5種診療方法,而納瓦尼的狀況在早上8點有進步,但在准許轉往歐洲治療前,要先解決一些「法律問題」。

納瓦尼發言人亞爾米許表示,醫生原先並未反對轉運,但此刻卻拒絕簽准許文件;亞爾米許多次強調,鄂木斯克這間醫院設備不足,無法給予納瓦尼適當充足的醫療。其他反對派成員則認為,醫院拖延允許其搭機,是在等待納瓦尼體內毒物代謝或清除至無法檢驗的地步。

納瓦尼出事後,質疑俄國政府下毒的聲浪不少,但俄羅斯政府否認。《俄羅斯商業諮詢》報導,普亭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克里姆林宮願意提供醫療支援,包含找尋醫學專家參與線上會診,或與外國協調防疫出入境管制,讓納瓦尼能出國就診。

《莫斯科時報》指出,納瓦尼去年夏天因呼籲群眾參與抗爭,被判處30天監禁,期間曾出現「過敏反應」,也是疑似遭下毒。《Meduza》比較另5名俄羅斯反政府人物過去疑被下毒的案例,認為俄國警方破案的機率極低。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