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哲青《永恆的凝望》:佛羅倫斯市中心的SMN火車站,是我追尋文藝復興旅程的起點

謝哲青《永恆的凝望》:佛羅倫斯市中心的SMN火車站,是我追尋文藝復興旅程的起點
Photo Credit: Freepenguin@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到佛羅倫斯,按年代而言,新聖母福音教堂是百花之都第一座宗座聖殿,在天主教事務上享有崇高神聖的地位,過去七百年來,義大利最美好的藝術全都在此奉獻。

文:謝哲青

「羅馬正在殞落,我家鄉的城市就要興起,而且,她會大張旗鼓地完成偉大功業。因此,我立志要寫下它過往的全部!只要還能看到她興起的點滴,我甚至還想寫到當代最新發展的種種!」——《新年鑑》(Nuova Cronica)/喬凡尼・維拉尼(Giovanni Villani)

天才主宰的時代

佛羅倫斯市中心的SMN火車站,是我追尋文藝復興旅程的起點。

這座車站由著名的建築團隊Gruppo Toscano所設計興建,一九三四年落成啟用時,曾引起不小的騷動。追求視覺上的平衡與對稱,摒棄華麗裝飾,融合新古典風格的穩重與功能主義的簡約,SMN火車站是最經典的法西斯建築。

法西斯建築的普遍主題是「公民建築」(Civic Buildings),目的在宏揚民族主義,讓市民對自身國族的歷史感到光榮自豪。乍看之下,很難讓人與文藝復興之都的印象結合在一起。實際上,佛羅倫斯舊城區的公共建築,或多或少都與愛國主義有點關聯。

五百年前,佛羅倫斯的執政者們,大多認為稚嫩脆弱的「民主」是失敗的制度,每個人都能表達意見與結成政黨的自由很虛偽,真正的政治家會以強而有力的國家力量團結人民。著名的義大利史研究學者露絲・班吉特(Ruth Ben-Ghiat)就指出「人民本來就應該崇拜國家,國家比階級更重要。」

文藝復興時期,「國家」與「教會」政治角力日趨激烈白熱,這兩股力量的衝突,後來導致宗教革命,進而分裂歐陸,引爆生靈塗炭的三十年戰爭,永遠改變政治結構與信仰版圖。

時至今日,每年約有六十萬人次進出這座義大利中北部最重要的交通樞紐,從SMN搭地區火車,前往托斯卡尼地方鄰近的大城小鎮,車程時間大都在一個半小時,交通十分方便。

SMN實際上就是新聖母福音教堂Santa Maria Novella的縮寫。在火車站大門正前方,就可以看見這座教堂的背面,不過大部分觀光客卻很容易忽視它的存在。這座教堂之所以被稱為「新」聖母福音教堂,是因為它建造在九世紀的貞潔聖母教堂(Santa Maria delle Vigne)原址。

西元一二二一年,這塊土地配發給剛成立不久的教團「道明會」,俗稱黑衣修士會的道明會眾決定在此地增修擴建一座適合靜觀與沉思的新教堂與修道院。

新聖母福音教堂由兩位道明會修道士所設計,於一二四六年動工,約莫在一三六○年完成了厚實樸素的羅曼式哥德式的鐘樓與聖器室。至於建築最重要的正面,正式說法是「立面」(façade),只粗略完成了下半部。直到半世紀後,著名富商喬凡尼・魯切萊(Giovanni di Paolo Rucellai)委託萊昂・巴蒂斯塔・阿伯提(Leon Battista Alberti)設計了教堂正立面的上部,由黑白相間的大理石打造而成。

身兼工程師、人文學者、語言學家、樂師、畫家、詩人、馬術師與發明家等多重身分的阿伯提,是公認第一位全方位的文藝復興人。他出版過羅馬帝國滅亡後第一本關於建築、繪畫與雕塑的理論專著,其中又以論文集《論建築》(De Re Aedificatoria)最為重要。阿伯提以歐幾里德的幾何學為基礎,透過合理的比例尺寸配置,重新打造「人」的生活空間,深深影響接下來五百年的建築思潮。

位於義大利北部里米尼(Rimini)的馬拉泰斯塔教堂(Tempio Malatestiano)、世界遺產古城皮恩扎(Pienza)的大廣場、曼托瓦市區的聖安德肋聖殿(Basilica di Sant'Andrea),以及佛羅倫斯市中心,為魯切萊家族所設計的魯切萊宮(Palazzo Rucellai),全都出自於阿伯提的手筆。

阿伯提最偉大的創舉,是挪用希臘羅馬時代最重要的建築語彙「柱式」,將原本象徵超凡神性、只能用在宗教聖座的建築符號,轉移至銀行與商業行會等世俗的事務機構。自此以後,原本支撐信仰的柱式,轉向為金錢背書。台北市二二八紀念公園對面的土地銀行舊址,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回到佛羅倫斯,按年代而言,新聖母福音教堂是百花之都第一座宗座聖殿,在天主教事務上享有崇高神聖的地位,過去七百年來,義大利最美好的藝術全都在此奉獻。從中世紀到巴洛克,幾乎叫得出名字的藝術家,都有作品在此陳列,SMN可說是義大利最出色、也最典雅的宗教藝術寶庫。

我偏愛在溫暖的冬日午後,坐在新聖母福音教堂前方廣場的長椅,細數阿伯提簡約素雅的建築設計。完美的幾何圖形、優美的圓弧曲線……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世人宣告,天才主宰的時代已經來臨了。

相關書摘 ▶謝哲青《永恆的凝望》:吉伯提打造「天堂之門」,人類文明跨入偉大的文藝復興紀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永恆的凝望:天才閃耀的時代》,皇冠文化出版

作者:謝哲青

完美的是藝術,不完美的是人。
但不完美的人,卻打造出藝術的完美盛世!

謝哲青寫作生涯的起點,感知美學的原點!
經典代表作《王者之爭》全新改版,2萬字增補內容+百幀藝術作品磅礡重現!

文藝復興,一場以「人」為核心的思想再造運動,這場運動重新詮釋了美學的意涵,並對文學、神學與科學帶來了全方位的影響,也是形塑現代世界的精神動能所在。

而文藝復興時期的佛羅倫斯,更是「藝」與「術」的伸展台,同時也是充滿心機與算計的名利場,藝術家之間的明爭暗鬥,即使是被後世稱為「文藝復興三傑」的達文西、米開朗基羅與拉斐爾,也無法例外。

1504年,一場「天才對決」在佛羅倫斯上演。一個是天啟的藝術先知,一個是肉體雕塑的大家,另一個則是在旁「觀摩」,醞釀理想美的代表。他們不盲信神的權威,只篤定人的覺醒,並透過近乎日常的平凡,透析生命的虛空,作為面對永恆時的自我觀照。

他們的出現,向世人宣告:天才主宰的時代已經來臨。他們的精神將化為永恆,讓我們明白:美,就存在於日常的每個角落。只要打開心靈之眼,重新看見世界,世界將以無限的姿態,回應生命的轉變!

永恆的凝望
Photo Credit: 皇冠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