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泰國年輕人為何大膽挑戰不可侵犯的王室?

【國際大風吹】泰國年輕人為何大膽挑戰不可侵犯的王室?
Photo Credit: AP、Reuters / 達志影像|製圖: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兩個月來,泰國爆發一波波學潮,不只對執政多年的軍政府不滿,更冒著坐牢的風險要求王室改革。這批年輕人挑戰的不是什麼新問題,而是泰國多年來的深層政治結構,只是在新國王上台後,更令他們無法忍受。

文:李漢威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泰國是東南亞最熱門的觀光勝地之一,但最近這個月來,當地的學運示威潮卻越鬧越大。8月16號有一萬多人集結上街,成為2014年軍事政變、軍政府上台以來的最大抗議場面。他們主要是學生和年輕人,除了高喊總理下台之外,還提出三大訴求,要軍政府立刻改進。但不只如此,抗議人士還要求修法限制泰國王室的權力,可以說是挑戰禁忌,畢竟泰國法律明文規定,批評王室可能會犯大不敬之罪,最多可以關到15年。到底國王在泰國政治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當地學生為什麼對現況這麼不滿呢?

年輕世代不滿泰國「舊政治」

其實這波示威潮從2月就開始了,導火線是在野黨、未來前進黨被裁定違法,必須解散。畢竟2014年,軍方發動政變取得政權之後,泰國就一直受到缺乏民意基礎的軍政府管理。好不容易等到2019年舉行大選,以結束軍政府統治為號召的未來前進黨,贏得年輕世代支持,表現亮眼,一舉成為國會第三大黨,沒想到還沒做事就被強制解散。由於憲法法庭的法官都是軍政府提名或留任的,加上這已經不是當局第一次透過解散政黨這招來打擊在野黨,因此2月份就已經有不少大學生串連抗議,還用電影飢餓遊戲中的反威權手勢表達不滿,後來是因為肺炎疫情升高才中斷。

AP_2022744341886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不過到了6月份,一名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萬查勒,傳出在柬埔寨遭到便衣人員綁架,疑似成為4年來第9位在海外失蹤的泰國流亡人士,再度讓泰國民主派群情激憤。

到了7月份,各校學生重新集結上街,提出解散國會、停止威脅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等三大訴求,隨後8月份更進一步首度要求王室退出政治,讓泰國成為真正的君主立憲國家。各學生團體冒著被關進監牢的風險,列出10點改革事項,可說直接挑戰泰國國王的特殊地位,包括取消任何人不得控訴君主的憲法條文,取消「冒犯君主罪」的刑法條文、要求王室不得對政治發表公開意見,也不得支持政變行動等等。

跟英國、日本不同,泰國君主經常干政

世界上有王室的國家並不少,在一般的君主立憲國家,不論歐洲或日本,雖然都會規定國王或女王是國家元首,但基本上都是象徵性的領袖,絕對不會干預政治。像英國為了脫歐問題引發激烈內鬥,女王也不會出面表達意見,嚴守中立。但,泰國王室就不一樣。

1932年,泰國經過一場幾乎不流血的政變,正式頒佈憲法,結束長達800年的君主專制,邁入君主立憲的民主時代。理論上,王室應該退居幕後,由民選政府來運作國家,而軍隊應該國家化,由政府指揮,但實際上,國王卻私下與各方勢力結盟,左右政局,也逐漸跟軍方形成一種互利共生的關係。國王透過軍方發動政變的可能性,牽制民選政府,而軍方將領也透過擁護王室取得政治正當性,甚至在必要時發動政變,接管政局,而且不只是透過武力,前面提到的憲法法庭和國安單位,也成為維護這個利益團體的守門人。

如此一來,泰國民主就變得十分脆弱,如果民選政府威脅到寡頭政治的權力結構,那麼軍方就有可能在國王同意或默許的情況下發動政變,進入軍政時期,接著重新修法,再舉行大選,回歸民選政府執政。從1932年到現在,已經歷經13次政變,又頒佈過20個版本的憲法,但政局始終不穩。

AP226255725595
Photo Credit:Wason Wanichakorn CC BY 2.0

新泰王魅力、手腕都不如父親,激化不滿

話又說回來,這樣的權力結構存在已久,為什麼以前沒有人直接挑戰王室的角色呢?

主要還是因為上一任泰王、在位長達70年的蒲美蓬,不只在政治危機的時候,多次扮演居中協調的角色,平衡各方利益,同時也非常勤勞且親民。除了出席各種重大慶典之外,也積極下鄉到偏遠地區,體察民意、發展農業,改善基礎建設等等。無私的形象贏得廣大民眾支持,也讓不太民主的政治現實,變得比較容易接受。

問題是,這樣極端仰賴個人魅力和政治手腕所維繫的「泰式民主」,到了蒲美蓬不得不交棒給現任國王瓦吉拉隆功的時候,就出現問題了。

相較於父親「勤政愛民」的招牌,瓦吉拉隆功早在40多年前被封為王儲的時候,形象就已經不太好,生活奢華、喜歡女色,有過三次婚姻,而且長住在德國,顯得跟一般泰國人非常遙遠。2019年登基之後,除了打破慣例,在王妃之外又冊封貴妃之外,還有很多實質上進一步鞏固王權的舉動,例如在2016年由現任軍政府主導的修憲案當中,把國王列為在國家進入緊急狀況的時候的最終決策者,還有推動修法,讓君主掌握握有數百億美元資產的「王室資產管理局」,同時,也強化自己對負責保護王室的禁衛軍指揮權,以及成立專門保護王室的特殊警察部門。

AP_1900122231077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這些動作,有些是強化與軍方的聯繫,有些是鞏固國王本身的實權,但看在民主派和年輕是帶的眼中,都跟泰國民主背道而馳。再加上今年3月,防疫期間的緊張關頭,瓦吉拉隆功竟然沒有跟人民同甘共苦,而是帶著一批後宮佳麗住進德國一家飯店,使得「為什麼我們還需要國王」一度成為泰國推特的熱門標籤,再度重挫泰王形象。

當然,此刻上街的抗議人數並不多,除了學生和年輕人之外,似乎還沒有贏得更廣大民眾的支持。只是,破天荒的挑戰王權,已經是不小的警訊。泰國警方在19號表示,當局已經對6名呼籲改革王室的社運人士發出逮捕令,泰國民主能不能修正改進,突破不斷政變的循環,就只能繼續看下去了。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高丞澔
核稿編輯:李漢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