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文解字「節」(下):作為動詞,節代表「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說文解字「節」(下):作為動詞,節代表「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說文解字是「節」字,太開心聊一聊就噴了一萬字。假如你居然耐心看完了,我相信你不是非常博學對事物充滿興趣,不然就是生活中真的已經沒有別的事好做了。應該不是後者對吧?

作為度量單位的「節」

一開始講到,節這個字的由來是竹節,竹節則是竹子的枝幹上固定每一段距離就會出現的實心接合(竹子內部是空心的,只有竹節是實心),節也由此引申出許多類似的抽象意義。

第一個概念是「分段」,一個固定長度的單位,可以再均分成很多的小單位,而且每個單位等長。

所以節會被當作某些具體事物,從中分段而取出的概念。比如說,綁辮子或編髮時,將頭髮一節一節綁起來;或者,雙節棍或三節棍,據說是某位少林武僧將竹竿斷成三節但未完全斬斷還可透過粗纖維相連為原型發展出來的比武兵器。

除了具體事物的長度分段,節也被用來替抽象的時間當作分段的單位。比如說,上課的時候會用一「節」課,通常是40或50分鐘;以時計價的服務,比如說按摩,也會用一「節」,也就是15分鐘來當作付費的單位基準。

shutterstock_21536470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藝術領域中的「節」

談到了時間,談到了分段,因此節跟一個特殊類別很有關係,就是「音樂」。

在樂譜中,同樣的拍子重複一次是音樂的最小單位,稱做「小節」。一個44拍的音樂,定義就是四分音符為一拍,每一小節有四拍。

因為有節、有分段,所以拍子會以節為單位不停地重複,我們就稱為「節拍」。在單純的節拍上予以變化,變得複雜,但是基本上仍然遵照著每小節不斷重複的規律在走的複雜化節拍,我們就稱為「節奏」。

我們講的節拍與節奏,英文是tempo,這個字直接來自拉丁字根tempo,指的就是「時間」。音樂與節奏,從來就是以時間為展開的藝術。

節奏是一個音樂作品的靈魂。

義大利作曲家羅西尼譜寫的《威廉泰爾序曲》還有奧地利作曲家蘇佩(Franz von Suppé)譜寫的輕歌劇《輕騎兵序曲》,在主旋律中都可以感受到一種特殊的節奏,在小節內不規則地切分、卻又在每小節規則地重複,這是只有在騎馬的時候才能感覺到的,四隻馬蹄在奔馳時會規律呈現的特殊節奏。

音樂家則為這個特殊的節奏填上了音符,完全可以想像音樂家是在馬上快意奔馳的時候,旋律就這樣伴隨著馬蹄聲的節奏蔓生而出。而且兩首作品的節奏還是有差異,仔細聽可以發現,《威廉泰爾》中的馬群是在衝刺,短而急促;《輕騎兵》當中的馬群則是疾行,可能是描述騎兵群在曠野上巡弋,節奏快但不急。

再如歌劇《卡門》序曲裡的鬥牛士的節奏、佛朗明哥舞的節奏;皮亞佐拉(Astor Piazolla)音樂中探戈的節奏;來自巴西融合了森巴音樂的Bossa Nova的節奏等等,每種不同的音樂,都因應著當地的風土、民情,生活與生產方式,而呈現出不同的節奏。

節奏對於生活中的各種面向的事物都很重要。

舞蹈非常依賴節奏、說故事也有說故事的節奏、電影的剪接依舊是一種說故事者獨有的節奏。同一個故事,交給侯孝賢來說,跟交給大衛芬奇來說,你會得到在敘事節奏上截然不同的兩個故事。

甚至在我們一般想像中跟音樂很無關的領域裡面,節奏還是很重要。比如在公共政治領域裡,打選戰有打選戰的節奏、爆料有爆料的節奏、網軍帶風向有帶風向的節奏,連網路上集氣、吐槽、做梗圖、發祭品文,也都有各自的節奏。代表了一個議題的塑造與醞釀,都有其獨特的時間發酵模式,仔細鑽研,簡直就是一種新型態的藝術創作。

前面提到了,因為「節」可以將時間分段,而每一段的節奏又會以節為單位不停地重複,於是這個不停重複的過程我們就稱為「節律」。

律的抽象意義之一,是一種恆定的法則、或是固定的樣式(pattern)。節跟律在某種意義上,兩者有相近相通的部分,關於重複、關於法則、也關於約束或是節制。節律作用在音樂上,規定了音律與節奏的範圍,而這件事又跟陶冶性情、規範生活有很大的關係。

周公制禮作樂,孔子則試圖在人倫秩序崩壞的春秋時代呼籲恢復舊時代的禮樂法制,是因為孔子認為人的行為,只要能夠在禮的範圍內紓發自然的心性,在樂的陶冶下培養安適的態度,則每個人都能夠在恰當的人際關係中謹守自己的分際,可以隨心所欲而不逾矩,這是孔子所嚮往的世界。

現實生活中人際關係的問題有沒有這麼容易解決先不管,我們要了解的是,孔子關心的,從來就不是把禮樂這套制度像輪胎一樣硬套在每個人身上讓每個人動彈不得。孔子在乎的,是在不摧毀抹殺每個人的自然天性之下,對於每件事尋找適宜的態度,在每個人心中皆有他者的存在、起立迴身都為他者預留空間的一種內在性體貼中,建立一種倫常。這樣的架構所建立的社會,有一定的柔軟度,讓每一個人可以在裡面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所在。

shutterstock_173360451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時間尺度中的「節」

節律的想法如果不是放在音樂,而是放在巨大的世界尺度之下,也會體現出它的意義。

我們所住的世界,在時間上仍然呈現出一定的規律。太陽每天由東方昇起、由西方落下。有白天就有黑夜。海水潮起潮落、月亮有盈有虧。一年當中有四季的遞嬗。

中國社會從進入農耕時代開始,對於整體環境的循環法則就非常注意。對於時間的掌握,是農業發展的關鍵,甚麼時候需要播種、甚麼時候需要耕作、甚麼時候可以收割,都要在對的時間點,才不會錯失最好的時機。

中國人以太陽的運行為基準,標誌出四個時間點:一年中白天最長的時間(夏至)、夜晚最長的時間(冬至),還有兩者的中間點(春分秋分),以之作為季節的中間點而畫分出四季。每一季再劃分出三等份,稱為三「節」。因此一年有十二節。在每十二節的區段後半,又再各自設立了十二氣,合起來是二十四節氣。

以正月為例,「立春」是節、「雨水」是氣。二月「驚蟄」是節、「春分」是氣。三月「清明」是節、「穀雨」是氣。這三節三氣合起來就是春天。春季以立春始、以穀雨結。一年中太陽直射赤道的日子「春分」則置於春季的中央。

十二個月與十二地支相結合。正月以寅月始,也是春季開始。四季與十二地支的關係是春季為寅卯辰、夏季為巳午未、秋季為申酉戌、冬季為亥子丑。十二個月又與易經六十四卦中的卦氣相結合。正月寅月乃是地天泰卦,坤在上乾在下,上三爻為陰爻、下三爻為陽爻,因而稱為三陽開泰。

二月卯月節氣有驚蟄、春分。萬物因雷鳴而醒,卦氣為雷天大壯,震在上乾在下,上二爻為陰爻、下四爻為陽爻,代表陽氣不斷自地底增長,萬物欣欣向榮。

卦氣一路走到四月巳月立夏為乾卦,陽氣全滿;五月午月夏至為天風姤卦,乾在上巽在下,上五爻為陽爻、下一爻為陰爻,明明是一年中太陽直射北回歸線、白晝最長、陽氣最盛之時,老祖宗卻認為此時陰氣已經開始在地底成長,為一陰生五陽之象。

到了七月申月立秋,卦氣走到天地否卦,乾在上坤在下,上三爻為陽爻、下三爻為陰爻。陰陽二氣平衡,惟乾氣往上坤氣往下,天地不交,萬物蕭條。此乃秋之始也。

接下來陰氣繼續增長,至十月亥月立冬為坤卦,六爻全陰,乃陰氣之極。十一月子月冬至,為地雷復卦,坤在上震在下,上五爻為陰爻、下一爻為陽爻,表示在一年中黑夜最長白天最短的時間,陰氣最盛之時,陽氣卻已在地底復生,陰陽循環往復從地支之首子月重新開始,所以名為復卦。

這樣複雜卻又秩序平穩的宇宙觀,是大約在秦漢時期就已經定下來的觀點。兩千年來,中國千千萬萬的農民們都依照這樣的時節規律進行農事,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節」與「氣」所構成的時間觀,決定了中國人看待事物興衰、循環往復的規律與真理。

制定「節」這件事,引伸出的時間觀,或者我們說:「節」這個字,做為動詞,給中文使用者的意義就是:

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包含順應自然,也包含把握時機。

在對的季節吃當令的食物、在瓜果成熟後才摘取、在對的季節捕魚、不將未成的魚苗趕盡殺絕。在寒冷的季節開始前補養身體、在溫暖的季節增強體質。在日出的時間耕作、在日落後休息。

在起風的時候航行、在風未起的時候補網。

對於不成氣候的事物不要強求、可以耐心等待。時機成熟的時候不要猶豫,作好準備可以全力以赴。

凡事順應自然的律則,也把這樣的態度推衍到生活中的每一件事。

心中想著一個巨大的時間刻度,用這個時間刻度來檢視自己在每一個時間點做的事正不正確、恰不恰當,以時度事、也以時度勢。

事物太多了,就必須予以節制。花費太多了,則必須節省。消耗太多、必須節約。事物的流動循環不尋常,過多或過少、過快或過慢,過猶不及皆不宜,就必須加以調節。

這些都是「節」字做為動詞的意義。

shutterstock_59824930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易經》中的「節卦」

《周易》第60卦為水澤節卦。水在上澤在下,乃是水域上有過多的大水,此為水患之兆。遇到事物過多、滿溢的狀態,就必須加以節制。

節卦的卦辭是:「節亨。苦節,不可貞。」它的意思是:「可以節制,就可以亨通。但如果是過度的節制,變成苦節,那就是過度吝嗇,這樣也不可取。」

節是止,是懂得適可而止;但卦辭以及上六爻辭「苦節,貞凶,悔亡。」以及其《象》曰:「苦節貞凶,其道窮也。」都一再提醒我們,凡事都要適可而止,包括節制這件事也要適可而止。節制過度,其道窮也,反而會落入吝嗇貧窮的境地。

這也是易經的態度,易經主張合宜適中的態度,有所節制、卻不過度節制。審時度勢,小心地做出判斷,也要在對的時機出擊不要遲疑,這一直是我們通篇談的節的意思: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塔羅牌中的「節制」

塔羅牌大秘儀第14張牌為「節制牌」(temperance)。

節制牌的位置在第13張牌死神之後,在第15張牌惡魔之前。牌面的圖像是大天使長米迦勒,一腳踏在岸上的意識界、一腳踏在水中的潛意識界。左右手各持一杯,正在把左手持杯的水倒在右手持的杯中。

而且仔細看,水流並不是垂直的,兩手持的杯也都並非水平,這樣搖晃的動態一直讓我想到通化街夜市的印度拉茶,表演拉茶的師傅用非常誇張的角度以及熟練的技術,讓灌注的水流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樣,在兩個壺中交互灌注。

我一直不懂師傅這樣兩個壺之間拉來拉去到底是可以讓奶茶變好喝多少,但是我覺得表演的過程很像魔法,拉茶師傅在拉來拉去的過程裡,灌注了生命到了奶茶裡。奶茶因為魔法注入了生命,從此成了滋養生命的液體。

節制牌的米迦勒拉來拉去的奶茶(我一直主觀覺得這張牌的畫面就是左邊倒完會再重複一次從右邊倒回左邊),不對,是水,或是液體,或是甚麼都好,它本身是有特殊象徵意涵的。

我認為一樣是跟支撐生命的液體有關,可能是思維、也可能是靈性。節制牌的名字是「節制」,但我認為更適合的名稱應該是「調整」、「平衡」、「溝通交流」。

前一張死神牌是一個摧毀式震撼教育,它反映出不同階段的人/角色/思維主體(國王、教皇、嬰兒、少女)面對死的態度。死神牌對我來說從來不是結束,而是破壞式創造。知道生命的殘酷規則,可以給自己一個更好的座標,或是,用前面的話來說:心中想著一個巨大的時間刻度,用這個時間刻度來檢視自己。

所以,死神牌之後的節制牌,對我來說是「調整」,也就是「資源盤點」。

對我來說更具體的意思是:「我就剩下這些時間了、我只剩下這些力氣了、我也只剩下這些資源了,我要做甚麼?我還能完成甚麼?我有哪些工具?哪一件事對我最重要?我要建立一個排序,在有限的資源下哪些事可以放棄了?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了。」

所以節制牌對我而言,不是負面消極的制止。一直不是。

節制牌是積極整備、確定方向,所以意識與潛意識必須一直對話,兩個杯子的拉茶要一直拉來拉去。(對不起)而方向其實很清楚,米迦勒的後方就有一條小徑,通向雙塔、通向朝陽。方向一直都在、感覺對了就要出發,用我自己的步伐。

這也是我覺得節制牌的終極意義:「決定了對的方向就行動,確定是對的事、身心靈都覺得對,就不要猶豫開始做。」

shutterstock_138882522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中文是不是很棒?中文是不是很奧妙?

中文其實也還好,它就是世上僅存唯一一個還在使用的象形表意文字系統。人們使用它超過了三千年所以累積的意義與用法與轉換紀錄都龐大到爆表,而目前人們日常生活中經常會使用到的中文字超過一萬個,而每個字組合起來的詞則不可數計而已。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說文解字是「節」字,太開心聊一聊就噴了一萬字。假如你居然耐心看完了,我相信你不是非常博學對事物充滿興趣,不然就是生活中真的已經沒有別的事好做了。應該不是後者對吧?

說文解字我們下次見(?)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李律臉書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1:氣候變遷引發飢餓浩劫,我們如何即刻救援?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1:氣候變遷引發飢餓浩劫,我們如何即刻救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與資深媒體人范琪斐對談,帶領觀眾一窺全球正面臨的嚴重氣候變遷、迫切的糧食危機,以及世界展望會在全球各地展開的救援任務。

於5月3日首播的《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與資深媒體人范琪斐對談,除了帶領觀眾一窺全球正面臨的嚴重氣候變遷、迫切的糧食危機,也帶觀眾認識世界展望會在全球各地展開的救援任務,並邀請各界一同付出行動,與世界展望會一起集結眾人之力、力挽狂瀾,守護飢寒交迫的社區家庭與兒童,同時醫治急需挽回的自然環境。

人類生活正備受考驗,而此刻的我們仍有機會扭轉命運。

全球氣候變遷,引發嚴峻糧食危機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目前全球約有40%人口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且約有33~36億人正生活在極易受到氣候變遷衝擊的環境中。當全球氣候變遷日益嚴重,人類與其依存的生態系統所要承擔的風險也就愈來愈高。

而全球極速暖化、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氣象,也引發物種滅絕、蟲媒傳染病、生態系統崩潰、致命熱浪、缺水和農作物減產等後果。事實上,在NASA最新的研究也表示,最快在2030年,氣候變遷就會影響全球玉米和小麥的生產;而這項結論,也呼應了聯合國IPCC發布的《氣候變遷與土地報告》。如果不採取有效的因應措施,到了2050 年,氣候變遷將導致全球糧食產能下降5~30%。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研究指出,一旦全球升溫達攝氏2度,將有18%的陸地物種要面臨滅絕風險;而升溫攝氏4度時,恐怕有50%的物種將受到威脅,且如此衝擊在未來數百年內,幾乎不可能逆轉。

當家庭受困於飢餓,最大的受害者竟是兒童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目前,全球約77億人口當中,即有8.11億人營養不良,以及有1.61億人的糧食不安全。尤其,新冠肺炎爆發至今,遭逢飢荒危機的人數增加了6成,包括43國家有飢荒考驗,以及4,500萬兒童處於嚴重的營養不良;其中,更有45%的5歲以下兒童因此死亡。

氣候變遷導致乾旱造成農作物歉收,或是洪水沖毀農作物及房屋,導致資源更少,導致部落間及國家間為了爭奪資源而爆發衝突。更令人難過的事實是,兒童是對氣候影響最小的族群,卻是氣候變遷下的最大受害者。

由於在家庭生計捉襟見肘時,某些脆弱地區的家長,往往將童婚視為撫養子女的唯一辦法;此外,還可能迫使兒童從事危險的勞動工作以協助生計,卻讓他們處於剝削和虐待的嚴重危機。家庭暴力、人口販賣、童婚以及童工問題等,種種暴力不但嚴重影響脆弱兒童的身心狀況,也剝奪了兒童的基本權利與未來前途。

此外,來賓范琪斐也強調,氣候難民、飢餓危機已是現在進行式,且正在擴大蔓延中。當災難發生,首當其衝的是弱勢國家、弱勢人民,以及老弱婦孺等弱勢族群。這些處於社會底層的弱勢兒童,背負著悲慘命運,令人不忍卒睹。然而,除了感到悲痛沈重以外,我們也要知道自己是有能力做出改變行動的人。

h6_banner_640_360

世界展望會人道救援三大策略-緊急回應、調適、減緩

「一個地區的糧倉受到影響,生活在地球村的每一個人都必須共同承擔。」氣候變遷造成的毀滅性後果,迫使流離失所的人數創歷史新高,全球正在與本世紀最嚴重的飢餓危機抗戰,而你我都肩負起一定的責任。

例如:人道救援第一線的世界展望會,總是在第一時間搶救因遭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區域和家庭,並針對緊急程度分別訂定短、中、長期的執行策略,恢復家庭與社區生活的韌性,提升居民災變的應變力與經濟彈性,以及促進兒童的長期福祉與發展。具體來說,世界展望會三大行動策略,包括:

  1. 緊急回應:世界展望會首先提供挽救生命的急迫性服務。例如:供給糧食、臨時居住所、乾净飲用水、簡單醫療設備,以及心理支持。
  2. 調適:世界展望會與當地社區一同尋求能有效減少氣候變遷危害的策略和措施,以事先預防的措施,減少損害、提升韌力,並開發有益當地生計的機會。
  3. 減緩:主要是針對溫室氣體減量,規劃長期措施。例如:透過減少排入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或將溫室氣體以吸收儲存的方式,降低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濃度含量,以推遲、甚至避免氣候變遷發生,降低全球氣候變遷所帶來的衝擊。例如:在世界展望會的宣導下,當地居民改為使用低耗能爐具,取代傳統用大量燒木頭;或是運用生質沼氣煮飯系統,善用農業廢棄物、動物糞便產生沼氣,進而轉化成燃料,減少多於碳排。另外,世界展望會也會幫助地區建設太陽能等再生能源。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過去十年,世界展望會推行的「自然再生法」(FMNR,farmer-managed natural regeneration)幫助了超過百萬公頃亞非地區再生土地,有600萬人因為FMNR增加農穫,遠離飢餓。

若不立即作出改變行動,災難將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個角落,別等到發生到我們身上時,才後悔莫及。

為孩子迎戰氣候變遷!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33屆飢餓三十主視覺_banner640360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