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吸毒弒母砍頭案,高等法院7個Q&A解釋為何改判「無罪」

桃園吸毒弒母砍頭案,高等法院7個Q&A解釋為何改判「無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桃園梁姓男子涉砍下母親頭顱從12樓拋下,一審判無期徒刑、二審卻改判無罪。高院也針對「施用毒品或飲酒後,陷於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而殺人,是否就會判無罪?」、「為何殺死自己媽媽判決無罪?」等質疑提出說明。

(中央社)桃園弒母案二審改判無罪引發社會譁然,台灣高等法院21日發布7點Q&A(問與答)釋疑,表示責付中有逃跑情事,仍可繼續羈押,並無報導指稱「跑了就跑了」情事。

桃園梁姓男子涉砍下母親頭顱從12樓拋下,一審判無期徒刑;經上訴,二審由台灣高等法院審理,並依醫院鑑定等事證,認定梁男吸毒誘發急性精神病症,案發時處於脫離現實,喪失辨識及控制能力,20日改判無罪,責付桃園巿政府衛生局。全案可上訴。

針對外界質疑,高院21日發布7點Q&A釋疑。其中第6點指出,依刑事訴訟法第316條規定,判決被告無罪後,法院認定有必要,可將被告責付給適當的人;若被告於責付中有逃跑情事,法院也可繼續羈押,並非媒體所指「跑了就跑了」。

高院也針對「施用毒品或飲酒後,陷於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而殺人,是否就會判無罪?」、「為何殺死自己媽媽判決無罪?」等質疑提出說明。

以下為Q&A全文:

Q1:為何殺死自己媽媽判決無罪?

A:刑法第19條第1項規定,「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規定「被告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

此件被告殺人時,因為施用摻有卡西酮類物質的甲基安非他命毒品,在毒品作用最強期間,已陷於欠缺辨識行為能力,應屬不罰,依上開規定,即應判決無罪。

Q2:施用毒品或飲酒後,陷於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而殺人,是否就會判無罪?

A:刑法第19條第3項規定,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的能力,仍應負責。(此即是媒體所報導的原因自由行為)是指:

1、行為人在精神、心智正常時,已有犯罪故意,故意使自己陷入精神障礙狀態,實行犯罪行為。例如:甲想殺乙,但又不敢,故意喝酒,使自己變成精神障礙後,即把乙殺死。

2、行為人已有犯罪故意後,偶然因過失陷入精神障礙狀態而犯罪,例如:丙想殺丁,但一直沒有勇氣去做,後來因為與戊、己聚餐飲酒,酒醉變成精神障礙,將身旁的戊誤為是丁,即動手殺死戊。

3、行為人原無犯罪故意,但客觀可以注意自己喝酒或施毒後會有動手打人習慣,但自己主觀卻不在意。後來與朋友聚餐飲酒,陷於精神障礙,而將在旁之人打死。

只有符合上面情形,才是屬於原因自由行為。合議庭認為被告事前沒有殺人犯意,也沒有預見施用毒品後會產生嚴重精神病症狀,及此病狀對行為所產生的影響,所以不符合刑法第19條第3項的規定。

Q3:此件為何於二審要再次送鑑定:

A:此件於檢察官偵查中,由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鑑定;第一審法院審理中,委託桃園療癢院鑑定,惟均未就刑法第19條第1項所規定的「行為時」被告是否陷於欠缺辨識行為能力部分鑑定,所以高院合議庭審理時,再委由台大醫院鑑定。

Q4:此件為何採用鑑定人意見,就認定被告陷於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判決無罪?

A:此件合議庭依卷內證據,認定被告在案發前一日及當日案發前,已有自言自語、幻象及與現實析離的狀況,案發時被告於住家語無倫次地咆哮、叫罵、踹門,於警員到場破門前的對峙一個半小時期間,仍處語無倫次、行為混亂情狀,遭逮捕及至警局也處亢奮無法對話情形,入看守所初期仍眼神渙散,無法陳述記憶案發經過,被告入看守所一週,症狀即逐漸消失,進而認定被告在案發時處於甲基安非他命及卡西酮類物質急性中毒引起的精神病症。此與法務部法醫研究所及台大醫院精神鑑定結果相同。

可知合議庭並非只是鑑定,即判被告無罪。

Q5:既然因為被告精神障礙而於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而判無罪,為何不對被告施以監護(保安處分)?

A:被告是因為多重毒品導致行為易常,且卡西酮類物質是新興毒品,會誘發急性精神病症發作,且殺人是在卡西酮類物質作用最強期間。又此症狀起始時間及消失時間短暫而快速,所以沒有證據可以證明被告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而應為施以監護的保安處分。

Q6:判決被告無罪後,為何還可以利用強制處分權,將被告責付給桃園市政府衛生局?

A:刑事訴訟法第316條規定,羈押的被告,經諭知無罪,視為撤銷羈押。但上訴期間內或上訴中,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如不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而有必要情形者,並得繼續羈押。

所以判決被告無罪後,法院認定有必要,可將被告責付予適當之人。倘被告於責付中有逃跑情事,法院也可繼續羈押。而被告有無藥癮或其他精神疾病,而需要防治,宜經精神醫學專科醫生評估。被告住居的桃園市政府衛生局可以依精神衛生法,本其職權提供就醫、心理諮商治療及其他社區照顧服務,所以合議庭認為桃園市政府衛生局是適宜被責付人。

Q7:責付後,有無強制被告就醫的效果?

A:責付是刑事訴訟法上,保全被告的強制處分手段,責付後,並無強制被告就醫的效果。但受責付的桃園市政府衛生局得依精神衛生法,協助其由醫療機構的專科醫師診斷、鑑定,視情形設置保護人,或予以保護、送醫的緊急處置。

弒母斷頭案,法務部官員:法醫所未做精神鑑定

桃園弒母案二審改判無罪引發社會譁然,台灣高等法院21日發布7點Q&A(問與答)釋疑。但法務部官員深夜說,法醫所未進行精神鑑定,為免外界誤會,必須澄清說明。

桃園梁姓男子涉砍下母親頭顱從12樓拋下,一審判無期徒刑;經上訴,二審由台灣高等法院審理,並依醫院鑑定等事證,認定梁男吸毒誘發急性精神病症,案發時處於脫離現實,喪失辨識及控制能力,20日改判無罪,責付桃園巿政府衛生局。全案可上訴。

台灣高等法院21日發布7點Q&A釋疑,問題4指出「被告在案發時處於甲基安非他命及卡西酮類物質急性中毒引起的精神病症。此與法務部法醫研究所及台大醫院精神鑑定結果相同。」

法務部官員21日深夜表示,法醫研究所為法醫鑑驗機關,專責辦理死因鑑定、毒物化學及DNA鑑定,不包括「精神鑑定」。

官員說,本案法醫所當初是受桃園地檢署委託鑑定被害人死因,以及被告尿液及毛髮毒物鑑定,只出具相關解剖、鑑定報告(含毒物化學鑑定書),從未對被告進行精神鑑定。

官員表示,法醫所法醫未曾到庭作證說明,報載高院說明提及與法醫所精神鑑定結果相同,實與法醫所於本案僅出具解剖、毒物等鑑定報告有所出入,為免外界誤會,必須澄清說明。

行政院:司法精神醫院有預定地點,很快會興建

鐵路警察遭刺死案、弒母斷頭案等無罪判決,引發社會譁然。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21日表示,設置司法精神醫院已有具體期程,也有預定地點,待進一步確認細節後,很快就會啟動興建。

林萬億告訴中央社記者,司法精神醫院將由衛福部和法務部主責,治療歸衛福部、戒護歸法務部,兩個部會各司其職。

他也表示,司法精神醫院的設置已有具體期程和預定地點,未來希望依照這個時程設置台灣第一家司法精神醫院;只是地點還無法透露。

他說,日前他跟相關部會從北到南,一個地點、一個地點去看,已經找到適合的地點,當然也有一些選項正在考慮,地點還牽涉到水土保持、土地使用分區等細節,待這些細節確定後,很快就會啟動興建。

林萬億說,只是蓋司法精神醫院,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目前各醫院容量都不足,無論是新建,或是既有院舍改裝,無論如何都要加蓋。

他說,硬體設施相較於軟體其實單純許多,軟體部分由於台灣過去沒有相關經驗,後續還需要同步建立一整套的制度,包括誰適合送到司法精神醫院、司法精神鑑定制度、治療到什麼程度可以出院等。

他指出,這些細節他將與衛福部和法務部會持續開會討論,若涉及修法就修法,若不需修法,就依現有法律就執行;目前也已將相關進度,向行政院長蘇貞昌報告。

行政院發言人丁怡銘表示,司法精神醫院的設立,牽涉治療、戒護、人員配置等專業問題,目前跨部會小組已有部分結論和建議,待完整方案出爐,會向國人說明。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