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體系的「新文化運動」:談立法院「臺灣史碩士學分班」

公務體系的「新文化運動」:談立法院「臺灣史碩士學分班」
Photo Credit: Johannes Vingboons@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歷史與台灣文化、發展關聯緊密。公共政策上,無論是前期的構思審核,到後期的經營運作,無不需要公務員對台灣歷史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也透出台灣史在公務體系的重要性。

近來有則值得注意的新聞,是立法院委託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及企業管理教育中心開辦「臺灣史碩士學分班」,對公務員進行教育訓練。

先談台灣歷史,我對台灣史有種特別的情愫,年輕時常逛書店,隨著時代演進,原本佔滿三排書櫃的「中國史」或「東亞史」,開始騰出一書櫃販售「臺灣史」專書,甚至還逐步向外擴大勢力,新書新說層出不窮,在寸土寸金的書店中尤其能反映出時代的演變,也讓我真切地體會到大勢所趨。

從台灣史形塑新的政治文化

身為台灣人,我們開始更為關注家鄉,關懷腳下的土地,當然我從不否認黃河長江等大江大海的碩大無倫,以及「青海的草原,一眼望不完」之山川壯麗,抑或是三國時代的風流人物、蒙藏歷史的跌宕起伏。

不過千里之行,畢竟始於足下,了解漢唐盛世固然獲益良多,但元朝對澎湖的經營,「東寧王國」的漢人獨立政權等卻也不能偏廢。

況且從台灣史便能得知台灣文化的「多元」與「多源」,光憑「台灣人」從哪裡來?這一「大哉問」命題,便已觸及「南島語族」等奠基在考古、民族、歷史,甚至遺傳學的整合學門。

而台灣信史雖不長,卻深富特色,自有文字始,便直接進入世界近代史,如同電玩遊戲,台灣開局就是大航海時代,一上來就要「越級打怪」,面對跨越時代等級的挑戰。

不僅如此,台灣史影響層面上至國家,下達個人,還有許多能以古鑑今,如清代移墾社會的「羅漢腳」與現代社會單身的差異、移民跨海帶來的「三山國王」信仰也並非純客家守護神。

以及日本對台灣的統治有建設之利,但同樣包含二戰戰爭體制對台灣社會文化壓制之弊、國民政府的威權體制與亞洲四小龍的「台灣經濟奇蹟」之關聯,全是並行不悖的台灣史,都深刻影響迄今,若能鑽研諸多史實,更讓人能對過去、現在有新的認識,繼而恍然大悟。

通曉台灣史,讓台灣作為空間,透過不同來源的史料,呈現出台灣發展的面貌,並藉由理解歷史軌跡,瞭解所在城市的點滴,重拾對鄉土的熱情。使即便是原先習以為常的街景、廟宇、古蹟,都能從歷史中再發現其底蘊與紋理,隨後彼此相輔相成,讓台灣歷史的厚度更為扎實。

最重要的是,藉由台灣史的學習,當代很多似是而非的觀念往往能在歷史中得到澄清,讓我們成為一個更能獨立思考的公民,型塑出新的政治文化。

公務體系的「新文化運動」

再說公務體系的教育訓練,歷史的學習對中央與地方盡皆不可或缺,更能為公務員獨立判斷與擘劃經營提供助力,如中央政府公務員規劃政策,若未能知道歷史上原住民的認同實乃「部落」,而非「族」,便不會清楚知道原住民政策的複雜程度。

地方政府公務員亦復如此,對台灣史的重視與台灣的建設息息相關,以近年來迫切推廣的地方創生而言,就基隆為例,西班牙治理北台灣的歷史便足以成為基隆市政府發展「和平島」,這塊當年西班牙根據地的最大利基,無論是目前進行中的西班牙教堂考古遺跡,或是重建「聖薩爾瓦多城」的雄壯夢想,都默默地替為這塊土地增添養分。

台灣史上溯史前時代,下可近至解嚴後,挖掘其中,更能為台灣增添風采,像台劇《國際橋牌社》第一季便是取材於1990至1994年的故事,並承蒙文化部補助。名導「豐盛之城」則是以電影《臺灣三部曲》為核心,立基於台灣歷史的BOT主題園區。過去的電影《一八九五》到《賽德克・巴萊》,更處處都能見到台灣史的題材及中央、地方政府協助的身影。

台灣歷史與台灣文化、發展關聯緊密。公共政策上,無論是前期的構思審核,到後期的經營運作,無不需要公務員對台灣歷史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也透出台灣史在公務體系的重要性。

同時,法治教育自然是常把「依法行政」掛在嘴邊的公務員所必備,但歷史素養同樣不能或缺,台灣史的進修也是對台灣民主深化的更深刻認識,是讓民主自由等價值觀內化至公務體系的「新文化運動」。

身為台灣政治運行的中流砥柱,即「文官系統」,若能熟習台灣史,就能深知歷史學家貝尼德托・克羅采(Benedetto Croce)所言:「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明白時空價值在歷史敘述的重要意義,更能掌握民主自由的脈絡。好比爭論不休的「轉型正義」,從台灣史角度切入,也自有其詮釋。

總之,「身為台灣人,應知台灣事」,立法院身為民主國家國會,以身作則,值得肯定,更期待未來更多台灣人一同共襄盛舉,一起來瞭解台灣歷史、台灣文化,腳踏實地,重新認識這塊養我們、育我們的「福爾摩沙」!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