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吃飯被視為丟臉的事:「吃播」是怎麼流行起來的?

獨自吃飯被視為丟臉的事:「吃播」是怎麼流行起來的?
Photo Credit: 푸메Fum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吃播文化在大約十年前就悄然興起。粉絲們透過影音平台留言給吃播主或打賞虛擬貨幣,已然形成經濟規模。這一現象如今也引起一些爭議。

文:陳盈伊

可能有些人對於「吃播」這個詞還是覺得很陌生,事實上早在11年前,吃播就已經存在了。吃播(Mukbang),是由韓文的吃(Meongneun)和播(Bangsong),拼在一起的組合詞。在2009年,一些創作者開始在韓國的影音平台AfreecaTV一邊直播吃飯,一邊和觀眾聊天。這種交流形式漸漸地受到越來越多人的歡迎,網路上出現許多以吃為業的網紅——即吃播主,和他們忠實的支持者。

現在除了AfreecaTV,人們也可以在其他影音串流平台收看吃播。有些吃播主會從備料開始,自己下廚再接著享用親手製作的菜餚;另一些則會分享從餐廳或商店裡買來的美食。通常吃播主會除了介紹食物之外,也同時會和觀眾們聊聊天,分享自己身邊最近發生的事。

粉絲們則可透過留言功能與吃播主實時互動,也可以看心情決定要不要打賞吃播主,這種虛擬貨幣的獎勵機制,成為吃播主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在韓國,名氣大的吃播主甚至能光靠粉絲打賞就月入一萬美元,這也使得更多人加入製作吃播的行業。最近,一些吃播主也開始為美食代言或設立自有品牌,以創造更多收入。

獨自吃飯被視為一件丟臉的事

但是,在網路上觀賞別人吃飯,到底怎麼吸引這麼多觀眾的?CNN訪問到的一名韓國吃播主The Diva表示:「很多我的觀眾都在節食,他們說看我吃飯就好像看他們自己在吃飯一樣。或者有些人是住院的病人,只能吃醫院供應的餐點,就看我吃東西過過癮。甚至有位患有厭食症的觀眾留言告訴我,說看了我的吃播之後病情終於好轉了。」

韓國梨花大學媒體研究部的朴教授向BBC表示,韓國人討厭一個人吃飯:「吃飯對韓國人來說是一種極富社會性和公共性的活動。」對於韓國越來越多的獨居人口而言,吃播的即時互動性有很大的吸引力。劍橋大學社會語言學期刊的一個研究則指出,單獨吃飯在韓國被視為一件很丟臉的事情,因此吃播能使那些獨食的人有種團結的歸屬感,許多年輕人會邊看吃播邊享用晚餐。

「看別人吃瓜的群眾」創造「吃播經濟」

現在這股風潮已經越來越國際化,不僅在韓國,周圍的中國、日本、台灣甚至歐美地區都不乏擁有大量追隨者的吃播主。在中國,吃播熱潮從2015年逐漸開始擴散,有媒體稱現在不僅有「吃瓜群眾」,還有「看別人吃瓜的群眾」。而這種由吃播帶起的商業活動,包含打賞和替美食做廣告等,也被稱為「吃播經濟」。

中國社群網站上的吃播主能大致分為兩個類型,「大胃王型」是比較為人所知的,吃播主獨自吃完份量巨大的食物;另一類則是「什麼都吃型」,尤其越怪的食物越能引起大家的好奇心。由於吃播主依賴觀眾打賞,如何吸引觀眾的注意力成了他們的首要目標。有些吃播主也會開放點餐,吃一些粉絲指定的東西。

被批浪費糧食,中國社群網站紛紛開始整治

不久前習近平提出抵制餐飲浪費行為,一些中國官媒也開始把矛頭指向了社群網站上的大胃王吃播主。他們受到「誤導消費、浪費嚴重」的抨擊,甚至有傳言一些大胃王吃完卻私底下把食物吐掉。在微博上有將近1800萬粉絲的密子君是最知名的大胃王吃播主之一,而她的名氣讓她不得不對於這些批評做出回應。

在她8月17日的一則貼文中就提到:「前幾天頒布了相關說明,其實勤儉節約一直是我們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我覺得這本是應該的,無論是我的工作還是我的日常生活,都應該做到節約不浪費。」

而中國的社群網站包含微博、抖音、快手、鬥魚和嗶哩嗶哩等多個平台也都紛紛開始整治大胃王吃播。如果發現有浪費糧食、暴飲暴食或以假吃催吐吸引流量的現象,會對該帳號進行刪除內容、中斷直播甚至封鎖帳號等處罰。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