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播主」或「美食網紅」是年輕人的理想職業嗎?

「吃播主」或「美食網紅」是年輕人的理想職業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以食為天」的定義,已經可以延伸至「民以食為金」了。能享受美食、分享美食、獲得關注最好又能賺點錢,這真的是超完美的工作不是嗎?

文:陳千筠

閱讀〈長輩難以理解的新工作型態,正在改變經濟規模〉一文,提及「廚師美食家」成為年輕人第二理想工作,這個分類有些曖昧模糊。

首先,廚師是個辛苦的工作,從基層打雜洗菜切菜開始,一路從三廚、二廚升到主廚,至少耗費三到五年;另外工作時間長一天12小時更是常態。從各大餐飲業時常在徵廚房人員就知道,廚房人員絕對不好找。而參照今(2020)年五月《經濟日報》報導可知,「廚師」這個職業根本沒在新鮮人早鳥求職的前五名。因此我認為,其實「美食家」才是年輕人真正的理想工作。

人人都可以是美食家,畢竟吃飯皇帝大,每個人對於「吃」都有自己的一套哲學。從母胎開始,我們的味蕾便開始藉由羊水與這個世界連結,從自身文化的食物開始漸漸嘗試其他國家的飲食,慢慢建構出屬於自己的美味地圖。

仰賴食品工業全球化、外送平台的便利性與外食餐廳的高密集度,我們確實因此像是美食家嚐遍各國美食、吃盡各式料理。但是,當美食家也不能自己當開心的,推薦美食總是要有人看到。但細看統計表上記者與作家分別是名單的倒數第一與第六名,就知道年輕人也不是想走傳統的文字工作者路線。

往下一看第三名是「網紅」,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網紅美食家」才是年輕人真正想要做的理想職業。

有賴於網路發達,美食被傳播的速度極快。許多人進食的第一件事情,是拿起手機拍照立馬上傳IG,莫不就是希望能藉由美食,讓自己在IG上獲得更高的關注度。網紅與傳統的文字工作者的差異在於,網紅通常以社群媒體上的圖片或影片,作為媒介與大眾溝通。

美食圖片上傳的速度快,能迅速在社群中打開知名度,可為餐飲業者立刻帶來人流,如最近爆紅的信義區的高級生吐司,搭配業者精緻設計的室內空間或者拍照牆面而成為所謂「IG名店」。

除了圖片式平台IG之外就是YouTube,而影片剪輯雖然製作時間長,但是內容可能較為豐富也較有梗,同時還能有享用美食的畫面,也能含有吃播(Mukbang)的概念在裡面,較能給予觀看者彷彿自己也在進食的滿足感。

「民以食為天」的定義,已經可以延伸至「民以食為金」了。能享受美食、分享美食、獲得關注最好又能賺點錢,這真的是超完美的工作不是嗎?以專營美食的網紅來說,圖文並茂地介紹美食獲得知名度後,不外乎開始與餐飲業者合作。但是業配文是一把雙面刃,「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應該最能表達此意思。

不夠真誠的文章或影片,往往讓粉絲實際踏點後失望,使得粉絲數不增反減;而另一方面,由於飲食是很主觀的事,過於真誠分享自己心得的網紅,最後甚至會與店家槓上。像是知名電競選手Toyz拍片評論某間米其林餐廳牛排引起爭論,導致主廚不排除提告,結果Toyz表示近期不會再拍美食評論片。

另外像是美食開箱影片YouTuber(如古娃娃等),內容大多是美式連鎖賣場與超商食品開箱為主。開箱影片不會完整吃完食物,通常是淺嚐幾口便給予評論。由於品嚐是很主觀的事情,因此這類YouTuber也常常飽受粉絲攻擊,例如:明明難吃卻說好吃因此是否有做廣告嫌疑、為了拍片大量購買食物因此有浪費食物的疑慮

因此回到主題,美食家到底是不是一個好職業呢?以今年七月的台灣百大YouTuber的調查來看,百大YouTuber中第四大類為美食(共12位YouTuber),前三名分別為生活(27位)、插畫(16位)與搞笑(14位)。美食YouTuber中吃播與美食開箱有八位。值得注意的是2020異軍突起的四位YouTuber,是以廚藝教學為主,顯示出含有深度內容又可輕鬆學習的影片,越來越能引起關注。

單純以美食開箱或吃播的影片,又以大食量的YouTuber受歡迎,像是千千進食中(粉絲數152萬)或是大胃王丁丁(粉絲數75萬),都是以吃大份量食物與豪邁的吃法圈粉。但是他們能算是美食家嗎?其實他們比較像是用「有趣的進食方式」來吸引觀看數,其中較少涉及到美食評論,即使有也不是影片的主軸,大部分還是以具有強烈的個人風格的進食方式作為影片觀看賣點。

未命名
Photo Credit: 千千進食中YouTube影片截圖
YouTuber千千進食中,以吃大份量食物與豪邁的吃法圈粉

另一方面,美食教學YouTuber必須以深厚的廚藝底子,才能拍出實用餐飲烹飪技巧的影片,如:詹姆士或者阿辰師(旅法的台灣主廚專精法國料理),這類YouTuber雖無法像吃播主以一隻影片突然爆紅,但仍是穩扎穩打地增粉。

美食吃播主(Mukbanger)以不帶美食評論是歡樂地、大份量地進食方式娛樂觀眾,漸漸成為YouTube界主流。光是日本大胃王木下佑香就有547萬粉絲,韓國的Eat with boki有447萬粉絲。

另外食物ASMR影片更是流行,這種影片以不露臉為主,影片中只有鼻子以下的臉部區域。YouTuber需吃相對有口感的食物,再搭配收音良好的麥克風,藉由「耳朵高潮」賺取觀看數,如:加拿大YouTuberSAS-ASMR有882萬粉絲數。

SAS-ASMR的影片:

吃播主們每日拍攝影片,長期進食大量食物,看似會對身體造成傷害,也常常受到粉絲懷疑為何都不會變胖。有些吃播主是大胃王,大胃王本身由於胃容量大且消化吸收系統特殊,不容易吸收熱量因此不容易變胖(如:木下佑香)。有些吃播主則靠大量運動來消耗熱量,目前越來越多健身網紅也在自己的健身頻道,拍攝享用大份量的美食影片,俗稱作弊日(cheat day)。

執行作弊日的網紅通常一天能吃上8000到1萬卡路里的食物,可謂是從早到晚都在吃,吃到肚皮撐大令人直呼驚奇但隔天繼續努力健身,相對是比較健康的飲食生活態度。

但最近韓國吃播界發生令人髮指的假吃風波,吃播主Boki藉由影片剪輯的方式只留下咀嚼食物的部分,吐出來的部分則剪掉,不僅不誠實更是浪費食物。同樣地,最近對岸國家更是訴求「文明的吃」,頒布法令禁止拍攝大份量進食的影片,原因是因為太浪費食物了。

所以吃播主可能會有的職業傷害(身體攝取超過本身能負荷的熱量)或者踩到道德底線(浪費食物),都讓吃播主這樣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埋下一層陰影。

因此分享廚藝技巧影片這種類似知識型網紅,看似是較能長遠經營的工作。這需要時間累積的餐廚經驗,以及對飲食文化的了解。許多素人起初只是熱愛煮菜,漸漸煮出心得而拍片,如:蘿潔塔的廚房與肥大叔。或者本身是餐飲主廚轉戰YouTuber界,如:詹姆士或阿辰師。

有趣的是,素人廚師或者專業廚師出食譜書自然不在少數,去書店逛食譜區一圈可發現食譜書多得不計其數,彷彿各式各樣的人都是烹飪大師,但是能夠勇敢跳出來拍攝影片、面對鏡頭卻又是另外一種挑戰了。拍攝過程通常得將食譜與烹飪技巧詳細拆解但又不過於困難,基本上一隻影片5~10分鐘不等,為的是讓觀看者能有耐心看完,上傳影片後也必須與粉絲互動與回覆粉絲留言。

影片內容可以是呼應節慶或節氣的料理、呼應時事再加點Parody(諷刺的模仿)的元素(如:阿辰師模仿BBC的炒飯食譜),或者與粉絲高度互動由粉絲指定料理項目(如:肥大叔的許多影片便是粉絲指定的菜色)。這類型的網紅因為有廚藝底子,創造出的原創內容較為豐富。比起單純以「吃」為主題的吃播主雖少了娛樂性,但廚師或素人廚師網紅更能長遠經營頻道。

美食網紅除了產出影片外,還以個人魅力與豐厚的粉絲與網路聲量打造品牌。吃播主千千推出的千拌麵在電商平台創下銷售佳績,詹姆士的詹麵與詹醬甚至獲得A.A. Taste Awards國際大獎,古娃娃則販售Wa!Cookies主打巧克力與抹茶曲奇餅乾,另外也有肥大叔的炒鍋與阿辰師的黑豆醬油。

從網紅晉身為老闆,產品踏入商業模式後品質與價格,更是受到粉絲們的放大檢視。長期經營的粉絲基礎也讓網紅們傾向多聆聽網友的意見,如詹麵的包裝設計一開始走精緻路線,但網友反應過多包裝不環保,詹姆士也承諾改善,減塑後的新款包裝獲得許多正面評價。

總結地說,個人或IG網紅藉由社群媒體分享美食圖片,若業配過多則容易陷入「美食不美」的矛盾;另一方面無奈地,這現象對餐飲業者也是雙面刃,餐飲業者越想研發「好看的美食」就越是偏離「真正的美食」。

前幾年熱門的獨角獸飲品、獨角獸蛋糕,這類食物有美麗的七彩顏色如同是獨角獸的尾巴。但知名主廚Gordon Ramsay就曾大聲疾呼「獨角獸是小孩的童話故事,根本就不是種食物!」許多餐點被拍完照後,下一秒就被回收到廚餘桶,此種現象所造成的餐飲生態浩劫,可另闢專章討論。

shutterstock_62670591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色彩鮮艷的獨角獸點心曾蔚為風潮,然而許多餐點被拍完照後,常下一秒就被回收到廚餘桶

更進一步地,當分享美食更甚成為帶有娛樂性質的表演時,吃播主在鏡頭前的進食秀,不僅對吃播主是種長期累積的身體傷害,更是體現了現代社會下的飲食失調症。千千就曾在鏡頭前表示自己因為年紀漸大,也盡量不參加大胃王比賽;而古娃娃也曾透露因為長期拍攝開箱影片導致體重上升,更常常遭受粉絲嘲笑讓她陷入低潮,現在則積極健身中。

因此,吃播主也不免採用「斜槓」發展個人品牌的食品,仰賴成熟的食品產業供應鏈中的分工合作。吃播主可以專心於風味定調,而其他的開發流程則交由代工廠。一腳踏入食品產業其工作涉及研發、包裝、行銷與通路,也算是為自己未來的職涯做更長遠的規劃。

吃播主表示他們的部分粉絲通常患有飲食失調,如厭食症、暴食症,或者正在進行強烈的節食瘦身。粉絲們透過觀看吃播想像自己也正在大口享受美食,雖然嘴巴無福消受,但是起碼視覺能夠飽餐一頓,心靈也頓時獲得安撫。

正常的飲食是藉由咀嚼、吞嚥與胃擴張,告知大腦我們的身體已經受到食物的滋潤,因此身體就會自動停止進食。但是「吃播秀」的吃播主需設計大口、大份量、爽快的吞嚥食物的畫面才足夠「刺激」我們的大腦,讓觀者駐足著瀏覽。許多正有飲食失調的觀看者,雖然藉由看吃播可以暫時得到滿足,但離開螢幕後還是得要回歸現實生活,調整身心靈、飲食與生活作息才是長久之道。

如果我們真是美食家,我們不妨放下手邊的雜事並專注於吃,讓吃這件事情不僅是進食,更是專注於好的食物。觀看現今,便利且隨手可得的食物卻也代表著警訊,我們失去了為自己、為家人烹飪的美好時光,我們也失去嗅聞、觸摸與觀察食材的機會。

一顆放牧雞蛋其卵黃的濃郁香氣,絕對是一顆癱軟如水的普通雞蛋無法比擬的。光是在敲破蛋殼就能窺知一二,放牧雞蛋的蛋殼堅硬甚至有點刺手,不把蛋殼強硬播開,裡面的蛋可是不輕易下鍋的。下鍋後濃厚的蛋白包裹著渾圓飽滿的蛋黃,蛋黃呈現美麗的圓弧形。但若是未受到細心照料的母雞所下的雞蛋,下鍋後蛋白如水四處竄逃,蛋黃則是毫無朝氣散開攤平。風味上,放牧雞單的蛋黃綿密又濃郁且口感彈牙,一般雞蛋則讓人食之無味。

學習食材的特性與營養、學習烹飪手法、親自下廚並與親朋好友分享美食,讓身體先成為您自己的美食家。換句話說,身體自然會感受你所贈予的每種營養而做出回饋與建議。至於成為網紅的部分,這個世代誰不想當網紅呢?那就勇敢地去追夢吧!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