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白羅斯:另一個「哥哥」是立陶宛,以及抗爭中的旗幟、手勢和歌曲

你不知道的白羅斯:另一個「哥哥」是立陶宛,以及抗爭中的旗幟、手勢和歌曲
白羅斯鎮暴警察23日在總統府外阻絕抗爭者,一名抗爭者舉起吉他示威。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8月23日是波羅的海3國「自由之鍊」的31周年紀念日,立陶宛逾5萬人牽手組成人鍊支援白羅斯。立陶宛與白羅斯淵源甚深,這次抗爭中許多符號與立陶宛有關;此外還有許多較陰柔的符碼,在全球衝突示威中是相當獨特的現象。

※封面圖為白羅斯鎮暴警察23日在總統府外阻絕抗爭者,一名抗爭者舉起吉他示威。

白羅斯本月9日總統大選後,人民抗爭已持續兩周。這股怒火不僅是針對獨裁總統盧卡申科此次大選中打壓異己和舞弊的行為,更是對國家經濟長年倒退、政府無視病毒威脅人民生命的種種容忍一次爆發。反抗,除了尋求改變,也是白羅斯人重新找回歷史記憶的一趟旅程;白羅斯另一個鮮為人知的兄弟立陶宛,此次挺身而出扮演協助者的角色。

獨裁總統攜槍外出,立陶宛再現「自由之鍊」挺白羅斯人民

《路透》報導,繼上周末20萬人上街之後,白羅斯昨(23)日再有大批群眾湧入首都明斯克抗議,估計人數再次達到20萬,俄語媒體《墨杜薩》(Meduza)估計有15萬,惟白羅斯官媒聲稱只有2萬。白羅斯國防部事前已在「獨立宮」(Independence Palace,白羅斯總統府)周圍部署拒馬和軍用車,示威民眾包圍了「獨立宮」,但嚴守安全距離,雙方並未發生衝突。

白羅斯國防部在聲明中將部分抗爭者指稱為「法西斯主義者」,諷刺的是,這些「法西斯主義者」表現地相當和平,手無寸鐵。反倒是總統盧卡申科走出總統府時,被官方媒體拍下他身穿防彈衣、手拿卡賓槍的畫面,搭乘直升機離開;《路透》指出,有些人民看到這一幕,高聲罵道「懦夫」。

在官媒釋出的另一段影片中,盧卡申科更將人民稱為「老鼠」,說抗爭者「像老鼠一樣散落著」。盧卡申科至今未同意重新選舉,僅曾經提議先公投修憲,但始終沒有說明修憲內容、以及目的是什麼。

除了白羅斯境內抗議,波羅的海3國人民昨天也參與聲援。昨天正好是波羅的海「自由之鍊」的31周年紀念日。1989年,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為了對蘇聯獨裁統治表達和平抗議,約200萬人民手牽手形成一條逾600公里長的人鍊,表現3國團結反對極權。

「自由之鍊」(又稱「波羅的海之路」)形成莫大象徵,立陶宛在1990年成為蘇聯成員中最早宣布獨立的國家,1991年2月率先進行獨立公投,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緊追在後。

RTX7R9NB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立陶宛23日紀念「自由之鍊」31周年,再次牽起人鍊聲援白羅斯。

《自由歐洲電台》報導,昨日從立陶宛首都開始,多達5萬名立陶宛人牽手連成一條逾30公里長的人鍊,延伸到至白羅斯邊境。拉脫維亞與白羅斯邊境則有數百人參與,而國土與白羅斯不相連的愛沙尼亞、曾經經歷「天鵝絨革命」和「天鵝絨離婚」而和平獨立的捷克,也都有民眾上街牽手聲援白羅斯。

立陶宛總統瑙塞達(Nauseda)昨日也參與了「自由之鍊」人鍊活動。他表示:

「曾失去自由的國家最懂得珍惜自由。這就是為什麼立陶宛毫不猶豫就聲明全力支持白羅斯人擺脫枷鎖。」

抗爭旗:「白紅白」與「伯康理亞」盾徽,說盡白羅斯和立陶宛淵源

人們對於立陶宛的概念,大多僅限於「波羅的海3小國」、北約組織或歐盟對俄羅斯的緩衝地帶、歐盟勢力下對俄羅斯的傳聲筒。不過,立陶宛不單是「波羅的海之路」的先鋒,與白羅斯民族也有緊密關係,光從此次抗爭的旗幟就能看出端倪。

RTX7QIX3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反對派支持者舉「白紅白」旗,中間時而會有「伯康理亞」盾徽。

白羅斯現行國旗是上紅下綠、左邊有道紋飾,而抗爭者所持的是白、紅、白橫條相間的旗幟,旗子中央常可見到一個騎士盾徽。這個盾徽稱為「伯康理亞」(Пагоня),源自14世紀的立陶宛大公國,在立陶宛語有「追逐」、「追求」之意;立陶宛大公國領土一度遍及白羅斯和烏克蘭,18世紀末被俄羅斯帝國所滅。

第一次大戰期間,夾在德軍與蘇軍之間的白羅斯地區一度成立「白俄羅斯人民共和國」,使用「伯康理亞」為國徽,但國家在戰火中很快滅亡;取而代之的是「白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成為蘇聯附庸,使用有麥穗、鐵鎚和鐮刀的共產國徽。

蘇聯1991年解體後,白羅斯又使用「伯康理亞」作國徽,直到1995年之前,盧卡申科上台後進行公投,「伯康理亞」又被有稻穗、紅星等蘇聯符號的國徽取代至今。不過,這場公投也被認為有舞弊或不公之嫌。

而白色和紅色向來是白羅斯人的傳統色彩。白羅斯網媒《BelarusFeed》解釋,這兩種顏色被當成「國色」的原因,並沒有確切的考究資料;有個較流行的傳說是,中世紀時有個戰士輾轉來到白羅斯地區,用一塊白布擦拭傷口,並將沾了血的白布當作他的旗幟,繼續奮勇對抗敵人,「白紅白」因此成為白羅斯旗幟。

此外,立陶宛大公國過去征戰時採用的聖喬治十字(St. George’s cross)是白底紅十字,加重了白羅斯對這兩種顏色的執著。

《BelarusFeed》指出,「與我們的俄羅斯、烏克蘭或波蘭鄰居不同,白羅斯人沒有那麼強烈的民族認同感」,人民還在爭論哪個符號更適合這個國家。認同蘇聯時期歷史的人會選擇紅綠旗,其他人則喜歡更悠久的白紅白與「伯康理亞」。

RTX7QIX3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親政府者舉現行國旗。

陰柔與陽剛兼具的抗爭手勢和配備

立陶宛在白羅斯這次抗爭中,庇護了反對派落選人契哈諾烏斯卡雅(Svietlana Tsikhanouskaya)。契哈諾烏斯卡雅為了拯救丈夫出獄而參選,曾承諾勝選後只會做兩件事:釋放政治犯、重新舉辨總統大選;在立陶宛幫助下,她能夠繼續以影片向白羅斯人與歐盟發聲,呼籲白羅斯人持續罷工、歐盟領袖勿承認盧卡申科勝選。

這引發了俄羅斯的擔憂,《俄新社》昨日報導,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認為契哈諾烏斯卡雅越來越常說英文,對西方國家發表意見、對國內做出強烈政治聲明。不過《路透》指出,契哈諾烏斯卡雅過去在家慣說俄語,她認為白羅斯和俄羅斯應保持緊密關係,但也強調白羅斯地位始終獨立,不應受俄國干預。

契哈諾烏斯卡雅和另2名女性盟友在這次大選中創造出象徵符號,在造勢和記者會時固定使用,作為精神號召。她們原本都來自不同的競選團隊,在原競選人遭逮捕或流亡後挺身而出,並結盟對抗盧卡申科,也因此3人有不同的符碼。這些手勢至今都普遍被抗爭者使用,沒有派系差別。

RTS3KBAJ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反對派手勢:V(勝利)、拳頭、愛心。
  • 拳頭:契哈諾烏斯卡雅所用手勢。原參選總統的是她的部落客丈夫謝爾蓋(Sergei Tsikhanousky),目前仍在獄中。
  • 愛心:卡列斯尼可娃(Maria Kolesnikova)專用。她原是前銀行家巴巴里柯(Viktor Babaryko)的競選主任;盧卡申科勝選後,目前僅卡列斯尼可娃仍留在白羅斯,持續與政府斡旋。
  • 勝利:維若妮卡‧切普卡拉(Veronika Tsepkalo)的手勢為V,代表勝利。她的丈夫是前駐美大使瓦列里‧切普卡拉(Valery Tsepkalo),選舉期間流亡至莫斯科,現在一家四口已全流亡至波蘭華沙。

這3名女性激起白羅斯人的反抗意識,她們選前一再強調公平和和平,沒人鼓吹暴力;在選後的抗爭中,其他人也延續著這股精神。女性上街時,往往穿白衣,並帶著紅色或白色的鮮花送給鎮暴警察,讓花朵成為抗爭中的特殊「裝備」。

RTX7QOC9_(1)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帶著花參加抗爭的白羅斯女性。

改變吧!我們都是英雄

和平表達意見的方式還有音樂。《法新社》報導,最熱門的歌曲是80年代搖滾樂團「Kino」(Кино́,俄語「電影」之意)的歌曲「改變!」(ПЕРЕМЕН!);這首歌由發行於蘇聯解體前夕的1989年,由知名韓裔歌手維克多‧崔(Viktor Tsoi)演唱,在各個時期都是抗議場合的常客。

《墨杜薩》則整理出一份抗爭歌單,涵蓋各種曲風。其中,曾經代表白羅斯參加2012年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的樂團「Litesound」,將當年參賽的英文歌曲「We Are The Heroes」改成白羅斯語版本,在大選前一個月上傳至YouTube。

  • 英文原版
  • 白羅斯語版

樂團在影片下方的說明欄寫道:

「這個夏天,當沒有人對將要發生的事置之身外時,這首獻給不屈服者的『我們都是英雄』,聽起來將會是前所未有地震耳欲聾。Litesound很榮幸用母語向您介紹這首歌。」

而歌詞最後一句唱道,「最重要的是要記得:沒有堅不可摧的牆,因為我們都是英雄。」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