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難過議員關 - 火紅的木棉樹到底是有多「擾民」?

「英雄」難過議員關 - 火紅的木棉樹到底是有多「擾民」?
Photo Credit: David Ya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後教孩子「斬腳趾避沙蟲」之外,還可以教一句「斬木棉避飛絮」。

我的家附近有幾棵木棉樹。現在是木棉花季,每次到樹下散步,木棉花跌了一地,時有街坊來撿,有說用來製酵素,有說用來煲涼茶。上網查看,原來常喝的五花茶裡,木棉花就是五花之一。

(相關報導:「英雄樹」竟遭嫌棄棉絮影響衛生

我不懂煲涼茶,不過也愛跟孩子撿木棉花來玩賞。自問性格粗枝大葉,大癲大肺,所以也愛線條粗獷、顏色鮮豔的木棉花。

木棉樹特性之一是先開花,後長葉。故此木棉花盛放時,不見綠葉,只見一股豔紅直衝樹頂,遠望猶如火炬。

木棉又名英雄樹。羅文的金曲《紅棉》也唱到:「英雄樹,力爭向上,紅棉獨有傲骨幹」。細心嘴嚼這句歌詞,又看看眼前的木棉,果然是粗壯挺拔,高聳參天。

說到紅棉,我又會想到「碼頭的辛酸」。2013年春,葵青貨櫃碼頭工潮,外界從報紙讀到鮮為人知的工人哀歌,市民紛紛出錢出力聲援,那正是紅棉盛放的季節。碼頭上為勞工權益堅持到底的工人,個個都是英雄。

早幾天看報,有區議員嫌棉絮紛飛擾民,試圖爭取木棉樹絕育,我啞然失笑。棉絮擾民,也不及在新界霸地起丁屋的原居民。為甚麼生在圍村家庭就有住屋特權,非原居民就要捱萬元一呎的貴樓?

即使不起丁屋,原居民子弟也可以將丁權出讓,據獨立媒體報導,每個約值一百萬。發展商買起多個丁權,就可以申請劃地起豪宅轉售,謀取巨利。換句話說,原居民子弟一到十八歲就自動有一百萬在手,對非原居民來說,你說擾不擾民?議員們何時會爭取為原居民絕育,終止這種擾民的不公?

山地媽孤陋寡聞,「絕育」這個詞語,以為只能用在人類和貓狗等身上,卻不知樹木也能絕育。哺乳類動物不外是雄有兩條輸精管,雌有兩條輸卵管,做個小手術紮掉就能絕育。

問題是,木棉滿樹皆花,比喻成動物就是全身長滿性器官,要怎樣才能絕育呢?

山地媽的生物知識只得半桶水,唯有天馬行空:訓練蟲鳥,專門咬食木棉花的花蕊,使其不得結果?抑或噴灑膠劑,使花粉膠在花蕊上,不得散播?木棉樹那麼高,用人手操作比較危險,好不好訓練猴子爬樹,見花即用膠袋包住,使其不得授粉?

嫌棉絮擾民而要為木棉樹絕育,看來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斬樹。以後教孩子「斬腳趾避沙蟲」之外,還可以教一句「斬木棉避飛絮」。

珍貴的土沉香被斬被鋸,政府也不過隻眼開隻眼閉。相比之下,木棉樹更是「毫無價值」,既然發展是硬道理,不如斬掉讓出地方來修路建樓好過。

在這個不重英雄重狗熊的世代,英雄樹也只不過是看著不順眼,固然斬不足惜。世上有沒有狗熊樹?有的話就應該在議員辦公室外好好種幾棵。

Photo Credit: jrperes, CC0 Public Domain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