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溪二號管」爭議:美德結盟的大疙瘩,也是美俄可能的衝突點

「北溪二號管」爭議:美德結盟的大疙瘩,也是美俄可能的衝突點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制衡中國或俄羅斯,美國都相當需要歐盟以及歐盟領頭羊——德國的加持與結盟,不過近期美德的關係卻出現了巨大的疙瘩,且恐怕對美德關係製造一個難以逆轉的裂痕,而那疙瘩就是:北溪二號天然氣管。

川普政府開啟了全面的抗中戰線,對中的制裁一道接著一道,不過在西方美國可也沒閒著。

8月5日美國三名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科頓(Tom Cotton)和強森(Ron Johnson)(前兩位參議員可說是挺台大將),共同致函給位在波羅的海穆克蘭港(Mukran Port)的德國營運商Fährhafen Sassnitz GmbH,警告該公司,若繼續提供建造北溪二號管(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所需的「重大物資、服務和支持」,就將受到包括禁發簽證或是資產凍結等「嚴厲的法律和經濟制裁」,該信函在德國引發眾怒,涉入的公司也開始尋求政治協助

不過,對北溪二號管的反對,不僅只是幾位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的意見,而是聚集了美國跨黨派、跨任期、行政部門到國會兩院,以及以東歐國家為主的多個歐盟國的共識。之所以要反對北溪二號管,正是因為該管線是由俄羅斯的國營天然氣公司Gazprom所建造,若蓋成,將大幅改變歐盟目前的地緣政治平衡。

北溪二號管線
Photo Credit: Nord Stream 2

北溪二號管的重要與爭議性

北溪二號管為海底天然氣管,從俄羅斯西部的納爾瓦灣(Narva)出發,穿越波羅的海抵達德國北部城市格來斯瓦德(Greifswald),途中經過俄羅斯、德國、丹麥、芬蘭和瑞典的經濟海域。

歐盟是繼俄羅斯和美國後第三大液態天然氣市場,然而歐盟國自產的天然氣僅能支撐15%的需求,在27個歐盟國中,德國的天然氣需求最高,佔全歐盟進口量的24%,由於近期德國大量推動減碳政策,並宣示將在2023年時,全面廢除核能電廠,因此對天然氣的依賴勢必要大幅上升。

因著頁岩油開採技術的提升,美國在2017年後,便不再仰賴進口能源,液化天然氣產量也供過於求(目前已有鋪輸送至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天然氣管),若能出口天然氣至德國不僅能獲利,更能避免歐洲過度仰賴俄羅斯的能源。

然而地理位置的現實,需要靠運油船運送的美國天然氣,始終無法與俄羅斯的海底天然氣管做價格競爭,2015年時,德國就正式宣佈開始建設北溪二號管,縱使多個歐盟國以及美國皆高度反對,在去(2019)年底時還歷經了美國實施的第一波制裁(當時北溪二號管建設已完成94%),導致瑞士-荷蘭公司Allseas退出計畫。

但如今北溪二號管的竣工之日已近在眉睫,這也就代表著,俄羅斯對德國的輸氣量,很快地將增加一倍,不僅能賺更多錢,繞過烏克蘭直接走海線的北溪二號管,還能夠減少長久以來支付給烏克蘭的輸送「過路費」,不過該管線的爭議性可不僅限於市場上的貿易依賴和收入,其所帶來的地緣政治影響才是美國與歐盟最為擔憂的。

美國與多個歐盟國最為擔心的,正是當德國與歐洲過度仰賴俄羅斯能源時,俄羅斯將能對歐洲的決策和方向有更高的影響力。換句話說,俄羅斯能夠透過威脅「抬高天然氣價格」或是「斷氣」等方式,影響德國與歐盟的政策方向,甚至可能導致歐盟國因為擔心能源供應受阻、影響經濟,而在決策制定時,特意符合俄羅斯利益。

這樣的假設並非空穴來風,在2006與2009年時,由於俄國與烏克蘭在天然氣價錢上談不攏,莫斯科便在寒冷的冬天分別降壓和關閉天然氣管線,使得烏克蘭不得不接受較高的價格。此外,繞過烏克蘭的天然氣管,不僅會對烏克蘭的經濟造成衝擊,也恐怕將產油的烏克蘭從歐盟邊緣化。

AP_2019752989332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北溪二號管:歐美結盟的疙瘩以及未來的衝突點

為了平息多個歐盟國、美國以及德國內部分反對派的質疑聲浪,梅克爾(Angela Merkel)已多次表示會確保德國不過度依賴俄羅斯的能源供應,同時德國經濟能源部也強調北溪二號管的建設只是商業計畫,兩方一定會遵守國內與國際法,就連歐洲理事會在過去幾年也嘗試著擔任和事佬,希望找到符合歐洲經濟利益,又能確保俄羅斯勢力不深入歐盟的法律保障方式。

不過德國的宣示和澄清仍舊無法弭平反對聲音,歐洲理事會也不得不點出目前的國際法上,跨多國界的北溪二號管充滿了管理漏洞,而對於波蘭、斯洛伐克,以及烏克蘭等對俄羅斯勢力擴張戒心相當高的國家來說,北溪二號管的建設更是讓他們對歐盟的信任度大幅下降。

但最不滿北溪二號管建設的,還是當數美國,畢竟在美國看來,這可是個盟友的背叛,因為美國長期在德國駐軍確保德國的國家安全,到頭來卻換來德國去和美國的假想敵——俄羅斯,發展更高度的依存度,這無疑是對美德之間的盟友關係鋪下了嫌隙。

目前,美國的參眾兩院都已提出國防綜合開支法案(defense spending omnibus bill)要擴大對北溪二號管的制裁,根據提案,支持該管道鋪設以及提供保險的公司,都將被列為制裁對象,由於參議院版本的法案制裁更加嚴厲,因此最終法案仍有待兩院協調後提出。

面對美國的施壓,德國內部也有相當大的反彈,參與北溪二號管建設相當深的德國薩斯尼茨市長克拉赫特(Frank Kracht)就表示:「美國參議員無權利用這些信件來影響我市、我們州、我們聯邦共和國,抑或是歐洲的主權。」

德國為歐洲的領頭羊,因此美國與德國的關係,將大大影響美國與歐盟的合作,而除了平衡俄羅斯在歐洲的勢力以外,美國也相當需要獲得歐盟的力量來抗衡中國,圍堵華為就是最好的例子,德國《法蘭克福匯報》日前就報導,德國5G建設要禁華為,幾乎是不可能。

美國十一月即將總統大選,明(2021)年德國總理梅克爾也將卸任,未來美國與德國能否在面對潛在敵國上,表現出一致的態度,還有待觀察。不過在北溪二號管爭議上,美國國會與智庫界已展現出跨黨派的共識,北溪二號管也即將竣工,工程無法收回,因此北溪二號管爭議勢必將成為美德未來加強合作以及深化結盟的一大疙瘩。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