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中國相關課程都違反《港區國安法》,美國教授如何「自救」?

大多數中國相關課程都違反《港區國安法》,美國教授如何「自救」?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降低《港區國安法》對研究中國學者帶來的威脅,美國學者錢喜娜告訴德國之聲,美國大學應該關注研究中國議題學者遇到的挑戰,確認學者研究或教學時不會遇到太多阻礙。

文:William Yang
受訪對象:錢喜娜(Sheena Greitens,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公共事務學院的副教授,她的研究領域包含東亞、獨裁國家的政治與外交、以及美國的國安議題)

  • 德國之聲:大多數的美國高校機構新學期幾乎都將透過線上的方式來教授課程,部分教授中國相關課程的學者擔憂,這種上課模式可能會增加部分老師與學生成為《港區國安法》打壓目標的風險 。您認為教授中國相關課程學者的擔憂主要包含哪些方面?

錢喜娜:過去幾個月,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因新冠疫情都被迫將課程轉為線上進行,而自從七月中國政府在香港施行《港區國安法》後,許多教授中國相關課程的學者目前都面臨的核心問題是,如何在適應線上課程與國安法的同時,確保學生的安全與隱私權,以及學術自由不會受到影響。

雖然學者無法清楚瞭解哪些課程內容可能被中國當局視為顛覆中國政權,但從國安法的法條定義上來看,該法所打壓的目標範圍似乎很廣。這表示,大部分與中國政治、社會學或法律相關的課程,某種程度上一定會包含違反國安法的內容。

線上進行教學代表非修該堂課的學生或外人,也能輕易的觀看上課內容,甚至將課程內容錄下來並與他人分享。這些可能性進一步提升線上教學的風險,因為中國政府官員可能運用這些教學內容,來決定透過特定方式對特定人士施壓。

  • 德國之聲:普林斯頓大學政治系的助理教授楚克斯(Rory Truex)與其他數名教授中國相關課程的學者在上週《華爾街日報》發布的一篇報導中,分享了一些能降低國安法對學生造成威脅的方法。您認為學者在考量這些做法的同時,該如何做才能防止自我審查的情形發生?

錢喜娜:教授能透過不同的策略來降低國安法對學生帶來的風險,並同時保障學術自由不受影響。楚克斯與其他學者在亞洲協會的網路平台《中參館》發表了一些想法,包含在學期開始前,寄信提醒修課的學生他們可能面臨的風險,學校也不該預設每堂線上課程都需要錄影存擋。

此外,學校也應該授權教授根據課程內容的風險,來編制課程的教學大綱,並自行決定哪些課程內容適合放上網。教授與學校也該讓學生能評估參與特定課堂討論,是否會對他們的安全造成影響,並在他們決定不參與課堂討論時,免受責罰。

我們必須明白的是,沒有任何一名在美國大學任教的教授,能完全消除國安法對中國相關課程帶來的風險,因為本質上來說,這些風險源自於中國政府所推行的國安法,以及中國政府亟欲將該法的效力拓展至境外。

  • 德國之聲:您幾年前曾做過一項研究調查,顯示教授中國相關課程的學者,往往得自己去面對教授敏感議題所帶來的挑戰或風險。您認為高等教育機構該怎麼做才能確保他們有提供自家學者足夠的支持?

錢喜娜:我們的研究調查顯示,當研究中國議題的學者在過程中遇到挑戰或打壓時,他們通常是自己處理這些情況,而他們服務的學校或高教機構很少提供協助。我認為大學需要仔細且全面的審視他們與中國所進行的合作、研究計畫、交換計畫或是募款活動,並依據這些活動來統整一套符合基本學術原則的應對策略。

他們應該要蒐集相關訊息,並確認校方與學者都知道目前彼此正在進行哪些與中國相關的活動或是課程。此外,學校與學者都應該善用彼此的優勢去找出潛在的風險,並試圖去控制風險。大學應該與專注在中國相關研究的學者討論他們可能面臨到的風險,確保這些學者在進行研究時不會遇到太多阻礙。

  • 德國之聲:在中美兩國爭端持續升級之際,讓學者能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繼續針對中國相關議題進行研究與教學對世界來講有多重要?

錢喜娜:中國法律、國內政治與中國的外交跟安全法律都是不斷在變化的領域,而增加對這些領域的瞭解對美國跟全球來說也非常重要,所以我認為讓瞭解中國議題的學者能繼續進行研究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對於在大學教授中國相關科目的學者來說,能夠繼續透過教學讓學生對中國有一個很全面且準確的認識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人民與學生能夠透過這些管道去認識中國,以及中國對國家安全跟全球政策所對來的影響。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