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軍政府到要求王室改革:2020泰國示威潮你該知道的8件事

從反軍政府到要求王室改革:2020泰國示威潮你該知道的8件事
泰國示威者們從電影《飢餓遊戲》獲得靈感,擺出象徵反專制的三指手勢。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在泰國未曾見過高中生所進行的示威。而且這一代參與示威的高中生最顯著的成果,就是數十年來首次公開要求王室進行改革。這是過去的運動沒有勇氣、也缺乏適當機會去達成的事情。

作者:Thammachart Kri-aksorn
譯者:許睿洋

在泰國舉國上下蔓延的示威活動展現出前所未見的創意,泰國政府正想盡各種辦法要將其平息。無論如何,這次示威的結果都將與過去不同。

以下是關於本次泰國學生示威活動你必須知道的事。我們列出了一些有趣的問題,並在下方給出回應,本篇報導將持續更新。由於我們崇尚民主價值,因此如果你有任何想要我們回答的問題,請透過email告訴我們。

他們在做些什麼?

為追求更好的未來,這場學生運動過去兩個月來在全國舉行了超過100場示威活動。利用許多民間流行文化等手法來嘲諷泰國的獨裁當局,學生團體在這場運動中顯得相當有創意。除了著名的「哈姆太郎」(Hamtaro)遊行外,還有許多例子值得一提:

  • 7月21日,學生團體發起一場示威,他們邀請民眾一起來看看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周邊的新花園。他們不斷重複著「這花園真美麗」及「解散國會」等信息。這諷刺性的讚揚旨在強調,人們懷疑這個花園的建造是因為政府想要讓示威活動更難進行,因為從它的起源和政治歷史來看,民主紀念碑是泰國示威活動的經常性地標。
  • 7月25日,LGBT運動人士舉行了一場示威,在活動中他們高喊著由導演普安農(Poj Arnon)指導的知名泰國LGBT喜劇《Gay掰套房》(Hor Taew Taek)中的對白。透過嘲諷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港譯「巴育」)和他的政府,LGBT團體希望政府藉由修改《民商法典》(Civil and Commercial Code)來賦予所有人平等的婚姻權利,而非通過獨立的一部《民事伴侶法案》(Civil Partnership bill),因為儘管它賦予LGBT婚姻權,卻(在本質上)仍然歧視著LGBT婚姻。
  • 7月26日,知名政治運動人士、也是「微笑黨」(Grin party)黨魁的宋巴特(Sombat Boonngamanong)招待反政府示威者到麥當勞用餐,任何人只要謾罵總理帕拉育就能入場獲得免費食物。「我好餓、我絕不容忍」(I am hungry I won’t tolerate it)、「讓它們在我們胃裡消化」(let them digest in our stomach)等主題標籤在推特上受到網友轉發,後者也呼應著在先前的示威活動中出現的標籤「讓它在我們這一代終結」(let it end with our generation)。
  • 7月30日,學生示威者在一場示威中洗碗,這些碗上印有總理帕拉育的頭像。他們說帕拉育很難「洗去」,但所有問題都來自於他。他們同時也想洗去泰國的雙重標準。這起示威是為了回應一名公民力量黨(Phalang Pracharat)國會議員的臉書貼文:「大家都想幫助國家,但沒有人想幫媽媽洗碗。」對此,有學生有一句標語回應:「要是政治這麼好的話,我那該死的老媽老早就會有一台洗衣機了。」
  • 7月31日,一群學生在反政府示威中高舉白紙表示抗議。當警察要求要調查這些白紙時,他們便受到泰國媒體的嘲弄。泰國學生示威者舉白紙抗議的構想應該是借鑒香港正在奮力抵抗《港版國安法》的示威活動而來。
  • 8月3日,一群泰國人打扮成《哈利波特》的角色, 在示威中公開要求王室改革。在聲明中,他們要求廢止或修改若干有助王室權力擴張,和對人民批評王室的自由進行限制的法律。
RTX7NC1Z
Photo Credit:Reuter/達志影像
在曼谷的學運現場,示威者以創意的方式扮演電影《哈利波特》中的反派「佛地魔」,暗諷當局禁止人民批評王室。

除了舉行這些極具創意的示威活動外,本次學潮也利用更多傳統的手法,包含演講、三指手勢、絕食抗議、公眾集會等。上周日(8月16日),他們在拉差丹儂大道(Ratchadamnoen Avenue)舉行6年來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保守估計有逾萬人參加。

較激進的行動主義也出現在街頭以外的地方。在學校裡,儘管面臨老師的人身威脅和紀律處份,學生在演奏國歌時仍擺出三指手勢。在大學裡,學生表示他們將不會參加畢業典禮,因為他們必須從王室成員手中取得畢業證書。更有未經證實的報導指出,在戲院中,人們拒絕在電影開播前起身以示對國王的尊敬。

當前的學生示威是今年的第二波。第一波發生於今年二月,當時是為了回應「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被解散。示威活動的氣勢因為「COVID-19」疫情(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稱武漢肺炎)的爆發和政府的緊急命令一度短暫停滯,但在政治活動家萬查勒(Wanchalearm Satsaksit)在柬埔寨被綁架的消息被揭露後,人們又開始聚集。這次的學生示威遠比第一次更有力度,在過去5個月裡也有更多使人們忿恨不平的議題被加入訴求中。

他們為什麼走上街頭?

當前的這波示威活動其實是被近期一個又一個的個別議題所激化而來:

  • 3月,一名法官在其司法部門的上級試圖影響他的判決,以作出對泰國深南地區(Deep South,泰國南方近一個世紀來飽受衝突所苦的區域)軍官有利的裁定後,該名法官選擇開槍自殺身亡。數個月後,北大年府(Pattani)的學生以「哪裡有民主,哪裡就有和平」的口號進行抗議。
  • 3月,一名男子被指不顧政府為減緩國內資源匱乏的限制令,而將數以百萬計的口罩輸出至中國。他在社群媒體上吹噓自己獲得一名部長親信的支持,這裡提到的部長是塔瑪納特(Thammanat Prompao),他先前被報導過去曾是一名毒販,但他否認涉案。
  • 5月,有100萬人申請失業補助,但由於大量的申請件數癱瘓了系統,使得補助款遲遲無法交付人民。政府也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導致經濟衰退而無法支付救濟金。
  • 6月,流亡的泰國政治活動家萬查勒在柬埔寨首都金邊遭到綁架。但相關調查卻一直裹足不前,而泰國政府也否認涉入任何與萬查勒失蹤有關的情事。
  • 7月,內閣批准了《民事伴侶法案》,拒絕LGBT成員在《民商法典》的規範下享有與異性戀同樣的權利。內閣的決定促使LGBT團體加入反政府示威。
  • 7月,一名享有外交特權、卻感染武漢肺炎的埃及軍人被發現曾走遍羅永府(Rayong),但同時政府卻告訴自己的人民「不要放下戒心」。因此有兩名示威者在帕拉育造訪羅永時高舉反政府標語並遭到逮捕,其中一人隨後成為反政府示威的領導人物之一。
  • 7月,社運人士蒂瓦格(Tiwagorn Withiton)因為穿了印有「我對王室失去信心」(I lost faith in the monarchy)字樣的T-shirt而被送往精神病院。而主題標籤「救救蒂瓦格」(#saveTiwagorn)也成為泰國推特瘋傳次數的第一名,因為人們希望對政府當局對待社運人士的方式表示憤怒。
  • 儘管酒駕撞死一名員警的罪證確鑿,但所有關於億萬富翁許書標(Chalerm Yoovidhya)之子許書恩(Vorayuth “Boss” Yoovidhya)的指控都遭到撤銷。示威活動中流傳的迷因諷刺道,如果你膜拜「紅牛之神」(許書標為紅牛集團創辦人),你就可以免去牢獄之災。

除了這些單一事件外,人民對獨裁當局的不滿也蔓延至學校、勞工權、墮胎權、對烈酒產業的壟斷等更多議題。人們已經受夠貪腐、刑事司法系統的雙重標準,以及給予軍方與王室毫無節制的預算。但問題的核心,其實是那部授權參議員(非民選)和政府機關(應超然獨立,實則與政黨掛勾)協助軍方將領掌握大權、掩蓋錯誤和打擊政治異己的憲法。

他們的訴求為何?

這波示威活動的訴求比第一波時還要清楚許多,學生團體不斷重申著三大訴求:解散國會、制定新憲法、停止威脅人民。其他團體也將自己專注的議題透過平台發聲,例如LGBT權益、婦女權、建立福利國家(welfare state)、教育改革、軍隊改革及改善經濟等。

政界與學界也開始釐清,若要達到人民要求的修憲需要哪些步驟,部分親政府的國會議員與非民選的參議員也趁勢加入這股熱潮。而最主要的障礙仍然會是支持政府的國會議員與250名參議員,因為若想通過任何憲法修正案都需要他們投票,他們多數人至今不是保持沉默就是反對。

然而,所有議題中最具爭議的還是王室的改革。8月10日,人權律師阿農(Anon Nampa)列出了一份「十項提案」,旨在處理王室的法律豁免權、冒犯君主罪(lèse majesté law)、王室資產管理局、皇家土地、以王室為名所進行或接受的捐贈、與王室相關的宣傳活動等問題。多數政黨在找尋應對方案時仍對該提案保持緘默。

他們目前的成果如何?

在一個專制的政權之下,任何小勝利都值得慶祝。他們的第一項成果是成功迫使政府從當前的緊急命令中撤掉「反示威」的條款。他們批評政府利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來延長自己掌權的時間,並打壓異己。政府確實還是可以用其它理由來控訴示威者,但他們將無法再指控示威者是武漢肺炎病毒的潛在傳播者。

與這個相關的是他們成功說服群眾相信示威遊行是沒問題的。一般而言,無論是保守或改革派的泰國人都曾懷疑示威是否能作為改變的途徑。保守派經常以2010年的紅衫軍示威為反例,指控當時的紅衫軍焚燒房屋和建築物。而在民主的反對派之中,有些人認為示威活動只會帶來死傷,因為他們對2010年政府對紅衫軍的軍事鎮壓仍記憶猶新,另一部分的人會將黃衫軍及「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PDRC)於2006和2014年成功讓民選政府下台的事件歸咎於示威活動。

去年被憲法法庭解散、並以「前進黨」(Move Forward Party)之名重新運作的未來前進黨,利用這個反示威的觀點在2019年的大選裡獲得600萬票。該黨的領導階層在2019年競選時主張,示威活動會發生就是因為國會失能。當該黨被解散時,他們改變了立場並斷言和平集會的權利是基本人權。歸功於日增的反政府情緒與學生運動的努力,現在即便是政府都得承認示威遊行是沒問題的。

由於這是與政黨色彩無關的活動,因此他們比以往更能吸引許多不同族群的支持,例如LGBT和女權團體、紅衫軍、工會,甚至知名的歌手與演員等。過去,泰國的娛樂圈一直因為其政治冷感和親政府的態度而飽受批評,但這次許多演藝人員選擇譴責帕拉育政府,並加入示威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