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軍政府到要求王室改革:2020泰國示威潮你該知道的8件事

從反軍政府到要求王室改革:2020泰國示威潮你該知道的8件事
泰國示威者們從電影《飢餓遊戲》獲得靈感,擺出象徵反專制的三指手勢。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在泰國未曾見過高中生所進行的示威。而且這一代參與示威的高中生最顯著的成果,就是數十年來首次公開要求王室進行改革。這是過去的運動沒有勇氣、也缺乏適當機會去達成的事情。

我們也更常看見過去親向政府的支持者在社群媒體上道歉,並轉而與示威者站在一起。由於這起運動變得更加多元,他們使用的手法與訴求也如前面所說的變得更加多樣化。隨著示威者的能量持續增強,警察針對他們的行動仍維持在最小的限度。威脅與起訴似乎僅被用於特定的個人,而非大規模的暴力鎮壓。

他們還成功地破除了「行動主義在線上與實體領域之間的藩籬」,這顯示出我們可以從質化的角度看見人民的怒火從線上延燒到實際的生活領域裡。像推特這樣的線上領域可以被當作憤怒的孵化器,而非降溫器,這便會導致一些過去從未見過的現象。

過去在泰國未曾見過高中生所進行的示威。拜社群媒體所賜,這些學生能夠用更快的速度學習何謂人權與不義。

然而,他們最顯著的成果就是數十年來首次公開要求王室進行改革。這是過去的運動沒有勇氣、也缺乏適當機會去達成的事情。過去10年裡,紅衫軍運動的政治菁英因為「鬥爭與消耗」而飽受批評,部分流亡海外的紅衫軍在拉瑪九世(King Rama IX)在位期間試圖利用社群媒體平台當作「地下電台」來批評王室,但不幸的是他們的訴求一直未能浮上檯面。

泰國學生發起 跑吧哈姆太郎示威活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泰國高中生7月30日傍晚在曼谷吞武里鄭信王大圓環前發起「跑吧哈姆太郎!」示威活動,要求解散國會。圖為
抗議學生頭戴老鼠耳朵的裝飾品繞著大圓環跑步。

政府如何回應?

截至目前為止,政府採取兩面手法進行回應。帕拉育和他的內閣成員、國會議員一直試圖傳遞正面的訊息,表示自己會傾聽學生的訴求,國會也成立委員會來聽取學生的聲音。帕拉育更親自造訪若干非主流的媒體以聆聽他們的建議。

與此同時,帕拉育也試圖藉由了解他們的資金來源、政治策畫者及他們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以從中破壞這些運動。近期,包括阿農(Anon Nampa)、帕努彭(Panupong Jadnok)、巴利(Parit Chiwarak)等示威領袖因為公開呼籲王室改革而被以「煽動叛亂罪」逮捕。部分泰國學者和反對派政治人物認為王室改革可以在既有的憲法下進行討論,試圖替示威者進行辯護,但許多媒體則是以反對示威的態度來報導此事。

據泰國非政府組織iLaw表示,單是8月13日就發生至少79件軍警與老師威脅恫嚇學生和人民的案例。多數時間裡,軍方和警方會找時間到目標對象的家中,而老師會把學生叫進辦公室來訊問和警告一番。在有些案例裡,老師則會和警方或軍方合作一同威脅學生。

政府有沒有可能進行大規模鎮壓?

目前關於政府將立刻發動大規模鎮壓行動的證據仍相當有限,專家也任何這麼做的可能性不高。

7月底,泰國媒體《民意報》線上版(Matichon Online)報導了被外流的兩份文件。第一份是給邊境巡邏警察一個單位的命令,文中要求該單位準備可以容納一個群眾管控小隊的設備,並拘捕100名示威者及5名示威領袖。第二份則命令群眾管控小隊備妥裝備與交通路徑,以隨進行待命。當《民意報》詢問警方時,他們表示這些文件是真的,但這僅是正常程序。

從近期支持王室的「學生」示威影片中,我們發現這些活動的參與者事實上年紀都滿大的。他們其中一人表示曾參與過1976年10月6日的鎮壓事件(法政大學大屠殺),而他們也不會排除使用暴力的可能性。但往後的示威活動,他們卻改口說自己不會使用暴力。

而最近一次在民主紀念碑的反政府示威中,所有親王室的示威者均未用汙穢的字眼辱罵他們的反對者。他們的領袖告訴媒體,他們將派遣自願者前去錄下示威中「冒犯君主」的言論並向警方回報,但目前沒有發現他們對反政府示威者直接在肢體上進行傷害的跡象。

建制派人士警告,如果示威活動持續進去,1976年10月6日的流血事件便會重演。但包含披塔(Pita Limcharoenrut)、賈都龍(Chaturon Chaisang)在內的反對派政治人物都反對如此「檢討被害人」的論調。他們認為就算歷史會重演,也不會是因為示威者,而是因為壓迫者本身。

同時,許多專家認為大規模的鎮壓不太可能發生。現流亡海外的歷史學家、同時也是社運人士的宋沙克(Somsak Jeamteerasakul)在社群媒體上分享自己的觀察,他表示與10月6日事件不同的是,現在的右派團體並非由政府資助的。

而在近期一篇文章裡,歷史學家尼迪(Nidhi Eoseewong)表示,我們不該排除使用暴力的可能性,但如果政府想要策動像10月6日事件那樣的鎮壓行動,至少需耗費6個月來準備與集中資源,而且這一次會被國際新聞現場播送。

AP1627811336282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76年10月6日,許多被逮捕的左翼泰國學生,被軍警被命令趴在泰國法政大學足球場上。

會不會出現「全國團結政府」?

這個問題對某些觀察家來說或許看起來毫不相關,但對於許多熟悉泰國政治發展的人而言,這個問題經常被提起。

在這問題背後存在一個假設,那就是這次的事件會朝與「10月14日事件」(1973年泰國學運)、1992年「黑色星期一」類似的趨勢發展。在這兩起事件中都有軍方與示威者的暴力衝突,以及國王以調停者身分前來干預並呼籲停止暴力。在這兩個案例裡,國王拉瑪九世都主持著談判桌,而軍政府的領袖都決定要辭職,同時也都有一名受到矚目的平民被國王指派為臨時政府的領導人,並藉由草擬新的憲法開展從獨裁往民主的過渡,因而產生全國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

這樣的模式有可能會重複發生,但它必須達到特定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