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軍政府到要求王室改革:2020泰國示威潮你該知道的8件事

從反軍政府到要求王室改革:2020泰國示威潮你該知道的8件事
泰國示威者們從電影《飢餓遊戲》獲得靈感,擺出象徵反專制的三指手勢。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在泰國未曾見過高中生所進行的示威。而且這一代參與示威的高中生最顯著的成果,就是數十年來首次公開要求王室進行改革。這是過去的運動沒有勇氣、也缺乏適當機會去達成的事情。

(a) 必須要有軍方與示威者的暴力衝突;

(b) 兩造都必須將國王視為具有合法性的行為者;

(c) 王室必須感知開展從獨裁往民主過渡的可行。

條件(a)到現在還沒達成。如前所述,目前尚無政府將進行大規模壓迫的跡象,也因此不會有暴力衝突。至於條件(b),示威者希望王室繼續存在,但他們要求王室進行改革,這樣才能在民主社會中獲得一個適當的地位。他們也表示不會接受國王指派的總理或全國團結政府,因此關於條件(b)的答案尚不明朗(這樣的聲明不能被當作針對示威者對王室不知感恩的指控)。

接著,條件(c)將決定全國團結政府的類型,因為如果發生了一場「二次政變」(double-dip coup)且示威者落敗,那麼全國團結政府就可能單純會是個軍政府,而非臨時的文人政府。在這樣的情況下,王室便可能同意一個臨時的軍政府,因此就產生了一個不具正當性的全國團結政府。

從2014年軍事政變發生以前至今,關於全國團結政府的謠言不絕於耳。非政府組織iLaw表示,在2014至2019年間就出現至少四種類似的謠言。

2019年2月,烏汶叻公主(Princess Ubolratana)被泰衛國黨(Thai Raksa Chart)提名為總理候選人。許多人猜測這是為了達成使泰國的政治菁英產生衝突以達成「超級協議」,進而成立全國團結政府的目的。但在國王發表聲明及憲法法庭裁定解散泰衛國黨後,公主的提名被宣布無效。

隨著大選變得令人生疑,因此2019年4月,民主黨議員帖泰(Thepthai Senpong)呼籲成立一個任期兩年的全國團結政府,並從民主黨內提命了四位總理候選人,以進行政治改革。

2020年6月,有傳言指出,為泰黨(Pheu Thai)可能會離開反對派陣營,並與公民力量黨共組全國團結政府。對此,為泰黨領袖宋蓬 (Sompong Amornvivat)出面駁斥這樣的主張,並稱他們絕不會接受帕拉育政府的正當性。

在我們的分析中,上述這些謠言全都缺少了必要的元素。如果泰國政治史有給我們任何的啟示,那就是全國團結政府不會在沒有王室授權的情況下構成。單有政治意志或政治人物本身的倡議是不夠的。倘若他們真的成功了(指在沒有王室授權的情況下成立全國團結政府),這將是泰國政治史上前所未見,但不確定這到底是好還是壞。

AP_1617740344345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左起拉瑪九世蒲美蓬、拉瑪十世瓦集拉隆功與詩麗吉王太后,照片攝於1999年12月5日。

示威者有哪些弱點?

在泰國媒體《鮮新聞英文報》(Khaosod English)的一篇文章中,一位筆名為「艾提斯.基廷」(Atith Keating)的資深人權捍衛者概述了當前學生運動的弱點。作者指出,學運領袖缺乏協調一致的策略,這部分肇因於他們沒有「清楚的管理架構」。因此,「除了日復一日的示威外,這起學生運動沒有任何計畫。」

艾提斯指出,這起學生運動應避免在潛在的盟友間樹敵,並以創造連結的方式與更多不同團體接觸,但這正是這群學生現在正在做的事。而我認同作者的地方在於,學潮眼前面臨著一項挑戰,那就是如何將鬥爭延續到帕拉育政府瓦解之時,或如何將氣勢上升到足以嚇阻大規模鎮壓的程度。

根據我們在烏克蘭和塞爾維亞的所見,泰國現在仍然只是在初期階段。在烏克蘭,2005年橘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的倡導者成功動員100萬名示威者走上基輔街頭。在塞爾維亞,2000年的「奧特波爾」(Otpor,意指反抗)運動在貝爾格勒集結了80萬名示威者,並推翻了米洛賽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在這兩個國家,隨著越來越多人湧上街頭,社運人士與民主派的政治人物都成功地與中高階的軍事將領進行對話並達成協議,以避免鎮壓的發生。

總的來說,成功的抵抗運動利用了力量與遊說能力的結合,以嚇阻大規模的鎮壓行動。這是泰國可以學習的經驗,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假設現在我們已經進行了長時間的示威,可能發生的最糟情況或許是政府最終下令進行大規模鎮壓,並輔以掩蓋、妖魔化和誣陷等手段,就像在2010至2019年間一樣。

若從人數來看,泰國的學運已經成功動員1萬至2萬人上街頭,並對當局的正當性帶來偌大的威脅。政府必須或多或少照顧到他們的訴求,但這並不足以造成政權的更迭。如何讓更多人加入這場運動已經超出我大腦的能力範圍,但如果他們要達成目標,這就勢在必行。

還有另一個問題是,泰國的右派媒體經常會散布一些關於學運內部疑似產生內鬨的消息。作為一名觀察家,我不想討論這些傳言的真偽。我能說的是,在任何活動中為了找出最好的行動方針而進行的爭辯是再正常不過。

有時私人因素甚至也會礙事,例如忌妒心、競爭心態、個人利益、同事間的不平等對待等。對民主的理想和信仰將他們團結在一起,但這並不能防止有時候事情會失去控制,問題是我們如何解決。

接下來我們會回答的問題

  • 紅衫運動的立場是什麼?
  • 示威者說「在我們這一代結束它」是什麼意思?
  • 抗議活動在泰國如何被報導?
  • 有奶茶聯盟這一回事嗎?
  • 有哪些可能的方案?

本文經Prachatai(English)授權刊登,原文請見:All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ai protests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