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的脆弱,成就你的強大》:人靜靜站著的時候,會有記起自己是誰的風險

《讓你的脆弱,成就你的強大》:人靜靜站著的時候,會有記起自己是誰的風險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停止編故事的時候,會有與恐懼正面交鋒的風險。然而,編故事會讓我們做不了真正的自己,也會反過來阻擋我們愛的人、我們努力要保護的人,使他們無法認識、信賴和看到真正的我們。

文:傑瑞・科隆納(Jerry Colonna)

我們公司有一次在科羅拉多州舉辦新訓營。第一天晚上,夜空靛藍,白楊樹閃著金黃色光芒,我們圍成一圈,營造出這是一個共同體的安全感,接下來這幾天,我們都會聚在一起,靜靜站著,啟動「記起自己是誰」的程序,而「自己是誰」其實也是每個人生選擇的背後源頭。

我凝視著每一位學員的眼睛,對他們說:「從現在開始別再胡扯了,不必再編故事,也不用再說謊。」我說話時可以感覺到學員的身體為之緊繃,害怕地瑟縮了一下,但他們馬上就發現我是認真的,於是不再掙扎而放鬆起來。「別再助長你自以為已經破除一切,把事情全都想通的妄想。」我在室內踱著步,就像我極為崇拜的那些牧師一樣。「別再這麼做了⋯⋯因為你腦袋裡那個耳語會因此得到養分,不斷地告訴你,你是冒牌貨。」

隔天早上,大家再度碰面,圍成一個圈,然後我們把彼此素昧平生,來營隊前並不認識的學員兩兩一組,請他們結伴去散步,並且要求每一對夥伴都要互相討論這個問題:「我希望同事知道我哪方面的事情?」

每一對夥伴出去散步後回來,都變得更覺醒、更有生氣,這都是因為雙方建立了連結所激發出來的結果。我們請大家圍成一圈,再由各個學員跟大家分享夥伴的故事。有一位學員把手肘撐在膝蓋上穩住自己,他先深呼吸,然後將散步時夥伴告訴他的故事娓娓道來。他的夥伴是一名年輕女性,前晚就一副多疑又充滿防備的模樣:「我希望一起工作的同仁,還有那些考慮投資我公司的投資人知道⋯⋯我得了罕見的血癌,如果接下來半年的療程失敗,我就活不過今年了。」

在場的人聽了都倒抽一口氣。

這個原本只有她丈夫和一些親近朋友才知道的祕密,現在被大聲披露出來,她的戰士之心也隨之破開。她守口如瓶是為了保護同仁,一方面也是因為害怕投資人不願意投資一個快死的女人所開的公司。她背負著沉重的祕密,為的就是讓每一個相信她的人,每一個為了幫她實現開公司的夢想而犧牲很多的人,不必承擔公司得不到下一輪融資的風險。

在大家圍坐的圓圈裡,她開始感受到,當她在一個可靠、真實、害怕又重感情的成人之位──也就是她現在的自己──就座時,轉變出現了。

她哭著補了一句話:「我本來以為又是來參加一個無聊的領導力工作坊。」大家聽了爆笑出聲,為悲傷與憂懼的氣氛增添了一抹歡笑。

人靜靜站著的時候,會有記起自己是誰的風險。人停止編故事的時候,會有與恐懼正面交鋒的風險;這裡的恐懼指的便是追逐了我們一輩子的魔鬼。當人停止胡扯,也就是我們不再假裝自己已經擊垮那些事情、不再假裝自己已經全部想通的時候,就會有被身上所背負的現實壓垮的風險,而我們深信唯有把這些重擔埋藏起來,才能確保自己和所愛之人的安全、溫飽和幸福。

然而編故事會讓我們做不了真正的自己,也會反過來阻擋我們愛的人、我們努力要保護的人,使他們無法認識、信賴和看到真正的我們。我懂那種想被看見的心願,我懂那種想要展露自己好讓世人看見的渴望。

我和兒子麥克喜歡看電影,那是我們共同愛做的事情之一。幾年前的某一晚,我們倆去看電影,麥克很興奮我也要去看這部電影,因為他已經讀過電影原著,迫不及待要跟我分享內容。

隨著電影開演,我感覺內容是在講一個和麥克年紀相仿的男孩「轉大人」的成長故事。我其實還滿喜歡那些可以預期之後會怎麼發展的情節,於是我就舒舒服服地欣賞電影,一邊沉浸在我覺得主角有些地方跟麥克還真像(還有那些跟他截然不同的地方)的想法裡。但沒想到,故事情節在電影最後幾分鐘出現很大的轉折。突然間,整個劇情述說的不再是像我兒子那樣的男孩,反倒比較像我小時候的故事。簡單來講,電影螢幕上所演的並不是麥克的人生,而是我的人生。

我一陣恐慌,沒辦法呼吸。電影劇情把我扔回孩提時期,讓我再一次經歷那些我千方百計想從意識中抹除的事情。眼淚從我臉上滑了下來。

電影結束後,燈光亮起,電影院的工作人員巡視一排排的座位,收拾觀眾丟棄的爆米花桶,我呆若木雞地坐在位子上哭泣,麥克陪在我身旁。

最後我總算恢復過來,可以移動身體,我們相偕走出電影院,上了車。關上車門後,車子裡面的幽暗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我又哭了一會兒。然後麥克開口說了一句話,雖然他年紀輕輕,但那句話卻蘊藏著很深的智慧。

他說:「爸爸,你倒不如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因為你不說的話,我會自己亂編,這對我來說也不是好事。」

麥克用這種方式刺激我:爸爸,你還不如記起來,不如盡情展現你現在的樣子;你倒不如告訴我你是誰,否則我會亂編故事,而那些故事又會卡在我倆之間,讓我們很難親近彼此。

其實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這個祕密也是我希望我愛的人知道的事情之一。

「真心」(authentic)是個被濫用的詞彙,甚至會給人毫無意義之感。也因此我認為用「破開心房的戰士」這個有點拗口的詞會更好,因為這樣的形容用語內嵌著創造真實的動作。不過,此用詞的基本訴求在於真實,在於做真正的自己;換言之,就是要把抓狂、害怕、大膽、喜悅或以上皆是的自己表現出來。

當客戶對於要求他們靜靜站著、別再編故事並接納自身真實存在的挑戰有所回應時,就表示他們已經在戰士執行長──有強壯牢靠的背和大大敞開的心──的位子上就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