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台灣國軍,如何抗中保台?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台灣國軍,如何抗中保台?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國軍的最根本問題恐怕不僅限於戰車失修或者缺乏技工這麼簡單。本調查訪問的人士都認為,更根本的原因要歸咎於整個軍隊的組織文化缺陷、缺乏外界監督和審計、最高領導階層(包括國防部和政府當局)治軍無方,又漠視實際戰力的維持。

本文原由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於2020年8月20日刊載,英文原文報導於此。經編輯同意授權,由原文作者翻譯為中文於關鍵評論網專欄發表。

當中國正在台灣海峽的另一端大舉擴軍、威脅要以「任何手段」實現「祖國統一」的同時,美國和國際盟友寄望台灣可以自立自強、建立可以嚇阻中國入侵的國防實力。

然而當前台灣軍隊真實情況不但如筆者日前於美國《外交政策》(中譯文於關鍵評論網刊登)調查揭露,面臨兵源短缺、後備體系毫無作用的嚴重問題,另一個同樣嚴重的是後勤體系也是不堪一擊,可能有一半的戰車無法上路、其中武器能發射的甚至更少。中國解放軍都還沒有開任何一槍,就已經有台灣士兵因為這些問題而喪命。

台灣政客在炫耀花了納稅人的大錢從美國買到光鮮亮麗武器的同時,一名年輕的士兵被軍中惡劣的後勤狀況逼迫自己購買零件,最後還走上絕路。

今(2020)年30歲的黃志劼本是台灣陸軍中尉,原在特戰指揮部傘兵部隊做志願役士兵,熱愛國軍的他還申請了冷門的士兵轉軍官訓練,升為中尉後被派遣到陸軍機械化步兵第269旅擔任保養廠的廠長。像他這樣一個年輕、受過大學教育、又自願投身軍旅的士兵,本來應該是台灣國軍要好好珍惜的人才,更不用說台灣近年從徵兵制轉向募兵的過程中,一直苦於找不到足夠的志願役士兵。

但就在今年4月16日的晚上,黃中尉卻在營區大禮堂的一個陰暗樓梯間上吊自殺。剛開始台灣媒體甚至沒有報導這個消息,直到黃中尉傷心的母親在臉書上發了千字長的公開信訴求總統蔡英文介入調查他兒子的死。

黃志劼
今年4月自殺的陸軍中尉黃志劼,生前曾在《莒光園地》節目其中一期扮演上尉角色|Photo Credit: 華視《莒光園地》

記者會上,黃中尉的母親哭訴她的兒子被旅上的長官霸凌、被迫自己掏腰包購買軍中的裝備零件和工具,黃媽媽和家人還展出了訊息截圖、收據、黃中尉購買的物品照片等作為證據。

顯然黃中尉在死前好一段時間,曾拼命自己從外面購買各式各樣的零件和工具,例如多功能鐵鎚、消防沙等等,來補足他所負責的保養廠短缺的料件,黃中尉的哥哥甚至還遠從美國亞利桑那州的網站,幫他訂購了一個美制的「火星塞量規」。

在立法院受質詢被立法委員問到黃中尉自殺案時,國防部長嚴德發只說「國軍嚴禁自購料件」,還說如果有料件、工具遺失情況,士兵只要「透過正常管道去申請」就行。

然而嚴德發的說法聽在真正服役的軍士官耳裡根本就是笑話一則,事實上在同一場質詢上國防部總督長,就直接承認了「不諱言曾經發生過」官兵被迫自購料件的事情,而黃中尉死後軍方人員前往269旅調查也發現黃中尉負責的保養廠的確至少有31項物品短缺。

而且269旅可不是什麼後方單位,而是一個重要的實戰部隊,駐紮在桃園近郊外圍防守通往台北市盆地的要害。若是中國解放軍登陸北台灣海岸,269旅勢必要挑起防衛首都的重大戰鬥任務。如果269旅的後勤狀況是這麼淒慘,何況台灣軍隊其他的部隊?

國防部不公布台灣國軍有多少「主戰裝備」處於妥善而可以作戰的數字,我們只知道在每年的漢光演習和其他電腦兵推演習中,國防部都自動假設我軍會有90%的人員和85%的裝備處於可作戰狀態。

對此退役陸軍中校、現為軍事評論家的黃竣民直接批評:「這些數字毫無意義,全部都是假的。國防部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戰車或火炮真的達到可作戰狀態。因為國軍從上到下、從基層的士兵就會開始上報不真實的後勤數字和狀況,如此才能維持天下太平的假象以討好上面的高階將領還有政客。」

退役陸軍少將、曾經擔任陸軍裝甲542旅旅長的于北辰則推測,黃中尉死前很可能是陷入了後勤軍官常遇到太多缺件補不齊的困境。可能他在被派到該保養廠職位時,廠裡的大量零件和工具都已經遺失或壞掉,如果他據實上報這麼多的缺件,那麼上級究責下來很可能也是要他自己依照天文數字的原價理賠。

要透過軍中管道補齊這麼多的缺件而不被究責不是不可能,但文書過程非常繁雜,而且還需要上級的包容才可能過關,缺乏經驗的黃中尉可能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去申請。更何況像他這樣「菜」的軍官,還必須要顧慮一次呈報這麼多缺件可能會引來軍方高層的調查,引來旅上其他長官不滿。

在台灣的網路論壇和討論版上處處可見網路「鄉民」們描述自己當兵時後勤狀況悽慘的經驗,後勤單位和軍械庫職位,幾乎一致被認定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賽缺」。而且他們抱怨的還不只掏腰包自購料件,還有被迫文書造假、呈報不實的裝備妥善狀態、藏匿「多餘」的料件、進行倉促而不合格的維修工作、甚至在演習和高裝檢前從友軍單位偷零件裝備的荒謬事蹟都時有所聞。

本調查訪問到的一位現役陳姓士官長在後勤單位長年任職,他的說法更加驗證了對於國軍後勤狀況的質疑。

「這完全取決於你怎麼定義妥善率,國軍的輪車如悍馬車和雲豹裝甲車等的確乍看之下大部分都可以上路,可能90%都有。問題是這個數字沒有考慮到維修完後很多零件的狀況還是大有問題,舉悍馬車為例,可能正常平地開個50公里就會磨損掉輪軸等保養很差的零件,然後就出問題了。」

陳士官長還說:「最糟糕的部分是在履帶車輛,如果只考慮機動能力,我觀察到的戰車和自走砲算是能妥善上路的大概只有5成。但引擎能開、履帶能轉不代表武器也能射,如果把武器妥善率也算進去,仿照美軍的標準去計算的話,戰車只有3成能算是狀況妥善能作戰的。」

更要命的是,陳士官長指出即便這些第一線的戰車和裝甲車,彈藥、油料、前置補給和維修的資源平時都處於短缺狀態,只有等到即將進行什麼重大演習時才有可能開始補充。

「如果中共明天開始打過來怎麼辦?那我們可能要請求他們給我們多幾天甚至幾個禮拜時間,把至少多一些戰車修好並且裝些實彈進去。」

總統春節視導暨勗勉陸軍機步_269_旅
台灣總統蔡英文及政府高官在1月16日視察陸軍機步269旅,幾個月後該旅的黃中尉上吊自殺|Photo Credit: presidentialoffice

究竟台灣國軍後勤狀況為何如此不堪?原因當然不會只有一個,而是諸多體制文化缺陷多年累積下來的惡果,但有一個說法或許最值得參考。

退役海軍上校、現為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副秘書長的常漢青說,台灣國軍在1990年代末期和2000年代初期進行了一連串的大規模裁軍,過去的若干年間從50萬人裁減到現在20萬人都不到。常上校當時在國防部作戰計畫室擔任參謀軍官,見證了一連串重大的裁軍決策是如何在倉促又粗糙的過程中被拍板定案。

「政治人物一心只想趕快把軍隊裁減以達成最後廢除徵兵制的目標,軍中高層當然聽他們的話去硬做。而中國軍力又不斷增長,不可能裁減太多實戰部隊,於是最後被大幅裁減的反而是後勤部隊,好像他們以為沒有後勤部隊支援的戰鬥部隊可以正常運作一樣。」

被一次又一次大幅裁減的後勤部隊,平均負擔起越來越重的重大維修業務,自然逐漸負荷不了,於是逼使一般部隊的士兵和軍官開始扛起較為複雜的裝備保養和維修、以及管理零件儲藏和申請的責任,但這些基層官士兵根本沒有足夠的訓練或時間做這些工作。

很快的這些問題就開始惡性循環,累積出越來越多保養大有問題的裝備、更多的故障與損壞、更多錯誤而浪費資源的零件和維修申請。與此同時,台灣近年從美國越買越多的軍購案如M1A2戰車更可能加深這些問題,因為新買來的武器裝備幾乎都會比以前的舊裝備來得更大、更重、維修起來更複雜。

于北辰說:「你可以想像一個只在裝甲兵學校受過頂多幾個禮拜開戰車訓練的戰車駕駛兵,被要求負責一整台M60戰車的大部分保養檢查工作,一次例行檢查就可能有兩百多個項目嗎?他根本不可能自己作完、也不可能懂得怎麼去做,而只會抄抄之前的人留下來的數字作假紀錄了事。」

要解決後勤能量不足的解方之一或許是雇請民間的人來協助,畢竟像是卡車和悍馬車等載具其實民間修車廠和技工都懂得怎麼修、修起來也可能更便宜。然而奇怪的是台灣軍方一直沒有更大規模採用民間雇員。以美國為例,美軍有220萬現役和後備官兵,美國國防部就聘請了76萬的民間雇員、以及56萬的契約工支援美軍的後勤和各種需求。相較之下台灣有15萬3000現役軍人,卻只有8000名民間雇員。

況且美軍的民間雇員及契約雇請人員,都是經過相當嚴格而有市場競爭的過程挑選出的,也大多具有軍中沒有的各領域專業,而台灣軍方的民間雇員卻大多只是處理文書作業的辦公室「阿姨」。黃竣民說,台灣國防部連最基本的建軍規畫都「毫無科學性」可言,更遑論要用一套有效而公平的程序篩選雇用適當的民間雇員或契約工。

因此,台灣國軍的最根本問題恐怕不僅限於戰車失修或者缺乏技工這麼簡單。本調查訪問的人士都認為,更根本的原因要歸咎於整個軍隊的組織文化缺陷、缺乏外界監督和審計、最高領導階層(包括國防部和政府當局)治軍無方,又漠視實際戰力的維持。

漢光演習
今年漢光演習期間,軍方雇請來的民間技工正在檢查、修理準備參演的雲豹裝甲車。黃竣民說,由於載具保養普遍存在各種問題,軍方經常在有向媒體和政府高層「演戲」需求的場合聘請這類臨時工維修,以免上陣的車輛「出包」|Photo Credit: 黃竣民 提供

儘管本調查多次聯絡國防部發言人辦公室給予其解釋官方說法的機會、而且還提供了詳細的報導內容預覽,唯一獲得的官方回應竟然是「因您為獨立撰稿記者,與本部服務的媒體記者有所不符,無法提供您相關說明。」

無論如何,本調查訪問的現退役軍官,包括退役陸軍中校黃竣民、退役海軍上校常漢青、退役陸軍少將于北辰的一致看法是,當前蔡英文政府的國防部長嚴德發本身就是一個代表軍中高層長年治軍領導無方的人物,他精於討好政客、製造作秀拍照的場合,同時間卻不斷阻撓國軍內部的改革、也不願針對當前國軍低落可怕的戰力情況做任何修補。

當前蔡英文領導的執政黨民進黨,歷史上本來是對國軍抱持較多批判態度的,而且在還是在野黨時曾經針對國軍改革提出諸多的倡議。然而近年來蔡政府執政後這些改革的理想全沒了,反而毫無顧忌地沿用長年主導國軍的保守高階將領們,比如曾是陸軍上將的嚴德發就被蔡英文重用為國防部長。

幾年前退伍後加入了國民黨、並成為國民黨代表退伍軍人的黃復興黨部主委的于北辰說:「如果你想要改造台灣的國軍,最好找一位真正關心士官兵、會替他們著想一旦上了戰場將會如何的國防部長,而不是現在這位一心只想討好總統和政客、好讓他們在臉書上成天發些用來討讚的作秀圖片。」

常漢青則說,儘管蔡政府在國內外都做足了一副「抗中保台」的言語功夫,他認為政府高層看待中國與台灣戰略對峙的本質是「政治」而不是「軍事」的,而這種想法就注定了他們會在國防上實際抱持近乎失敗主義的消極態度。

「依我對治軍政策的觀察,他們似乎是認為兩岸兵力懸殊太大、要單獨與解放軍對打也打不贏,那乾脆專心在表面功夫上,展現出台灣強硬的態度、買美國武器來展示決心、期望萬一中國真的打過來美國人會來援救我們。」常漢青說。

然而事實是中國情報單位只要看台灣媒體,就可以收集到有台灣士兵平日忙著在美國網站購買悍馬車零件這樣荒謬的新聞,中國政府和軍方也就不可能不知道台灣國軍嚴重缺乏戰爭準備的事實。最致命的是,中共領導人可能會因此而誤判認為台灣國軍的士官兵缺乏保衛自己國家的決心和勇氣。

「作為一個退役將領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但我有絕對的信心說,若是不幸戰爭到來,我們國軍的士兵和軍官都會毫無保留的恪盡其責,無論手上的武器和裝備是否堪用,他們都會在戰場上與敵軍奮戰、為我們國家而戰。」于北辰說。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