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台灣國軍,如何抗中保台?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台灣國軍,如何抗中保台?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國軍的最根本問題恐怕不僅限於戰車失修或者缺乏技工這麼簡單。本調查訪問的人士都認為,更根本的原因要歸咎於整個軍隊的組織文化缺陷、缺乏外界監督和審計、最高領導階層(包括國防部和政府當局)治軍無方,又漠視實際戰力的維持。

「如果中共明天開始打過來怎麼辦?那我們可能要請求他們給我們多幾天甚至幾個禮拜時間,把至少多一些戰車修好並且裝些實彈進去。」

總統春節視導暨勗勉陸軍機步_269_旅
台灣總統蔡英文及政府高官在1月16日視察陸軍機步269旅,幾個月後該旅的黃中尉上吊自殺|Photo Credit: presidentialoffice

究竟台灣國軍後勤狀況為何如此不堪?原因當然不會只有一個,而是諸多體制文化缺陷多年累積下來的惡果,但有一個說法或許最值得參考。

退役海軍上校、現為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副秘書長的常漢青說,台灣國軍在1990年代末期和2000年代初期進行了一連串的大規模裁軍,過去的若干年間從50萬人裁減到現在20萬人都不到。常上校當時在國防部作戰計畫室擔任參謀軍官,見證了一連串重大的裁軍決策是如何在倉促又粗糙的過程中被拍板定案。

「政治人物一心只想趕快把軍隊裁減以達成最後廢除徵兵制的目標,軍中高層當然聽他們的話去硬做。而中國軍力又不斷增長,不可能裁減太多實戰部隊,於是最後被大幅裁減的反而是後勤部隊,好像他們以為沒有後勤部隊支援的戰鬥部隊可以正常運作一樣。」

被一次又一次大幅裁減的後勤部隊,平均負擔起越來越重的重大維修業務,自然逐漸負荷不了,於是逼使一般部隊的士兵和軍官開始扛起較為複雜的裝備保養和維修、以及管理零件儲藏和申請的責任,但這些基層官士兵根本沒有足夠的訓練或時間做這些工作。

很快的這些問題就開始惡性循環,累積出越來越多保養大有問題的裝備、更多的故障與損壞、更多錯誤而浪費資源的零件和維修申請。與此同時,台灣近年從美國越買越多的軍購案如M1A2戰車更可能加深這些問題,因為新買來的武器裝備幾乎都會比以前的舊裝備來得更大、更重、維修起來更複雜。

于北辰說:「你可以想像一個只在裝甲兵學校受過頂多幾個禮拜開戰車訓練的戰車駕駛兵,被要求負責一整台M60戰車的大部分保養檢查工作,一次例行檢查就可能有兩百多個項目嗎?他根本不可能自己作完、也不可能懂得怎麼去做,而只會抄抄之前的人留下來的數字作假紀錄了事。」

要解決後勤能量不足的解方之一或許是雇請民間的人來協助,畢竟像是卡車和悍馬車等載具其實民間修車廠和技工都懂得怎麼修、修起來也可能更便宜。然而奇怪的是台灣軍方一直沒有更大規模採用民間雇員。以美國為例,美軍有220萬現役和後備官兵,美國國防部就聘請了76萬的民間雇員、以及56萬的契約工支援美軍的後勤和各種需求。相較之下台灣有15萬3000現役軍人,卻只有8000名民間雇員。

況且美軍的民間雇員及契約雇請人員,都是經過相當嚴格而有市場競爭的過程挑選出的,也大多具有軍中沒有的各領域專業,而台灣軍方的民間雇員卻大多只是處理文書作業的辦公室「阿姨」。黃竣民說,台灣國防部連最基本的建軍規畫都「毫無科學性」可言,更遑論要用一套有效而公平的程序篩選雇用適當的民間雇員或契約工。

因此,台灣國軍的最根本問題恐怕不僅限於戰車失修或者缺乏技工這麼簡單。本調查訪問的人士都認為,更根本的原因要歸咎於整個軍隊的組織文化缺陷、缺乏外界監督和審計、最高領導階層(包括國防部和政府當局)治軍無方,又漠視實際戰力的維持。

漢光演習
今年漢光演習期間,軍方雇請來的民間技工正在檢查、修理準備參演的雲豹裝甲車。黃竣民說,由於載具保養普遍存在各種問題,軍方經常在有向媒體和政府高層「演戲」需求的場合聘請這類臨時工維修,以免上陣的車輛「出包」|Photo Credit: 黃竣民 提供

儘管本調查多次聯絡國防部發言人辦公室給予其解釋官方說法的機會、而且還提供了詳細的報導內容預覽,唯一獲得的官方回應竟然是「因您為獨立撰稿記者,與本部服務的媒體記者有所不符,無法提供您相關說明。」

無論如何,本調查訪問的現退役軍官,包括退役陸軍中校黃竣民、退役海軍上校常漢青、退役陸軍少將于北辰的一致看法是,當前蔡英文政府的國防部長嚴德發本身就是一個代表軍中高層長年治軍領導無方的人物,他精於討好政客、製造作秀拍照的場合,同時間卻不斷阻撓國軍內部的改革、也不願針對當前國軍低落可怕的戰力情況做任何修補。

當前蔡英文領導的執政黨民進黨,歷史上本來是對國軍抱持較多批判態度的,而且在還是在野黨時曾經針對國軍改革提出諸多的倡議。然而近年來蔡政府執政後這些改革的理想全沒了,反而毫無顧忌地沿用長年主導國軍的保守高階將領們,比如曾是陸軍上將的嚴德發就被蔡英文重用為國防部長。

幾年前退伍後加入了國民黨、並成為國民黨代表退伍軍人的黃復興黨部主委的于北辰說:「如果你想要改造台灣的國軍,最好找一位真正關心士官兵、會替他們著想一旦上了戰場將會如何的國防部長,而不是現在這位一心只想討好總統和政客、好讓他們在臉書上成天發些用來討讚的作秀圖片。」

常漢青則說,儘管蔡政府在國內外都做足了一副「抗中保台」的言語功夫,他認為政府高層看待中國與台灣戰略對峙的本質是「政治」而不是「軍事」的,而這種想法就注定了他們會在國防上實際抱持近乎失敗主義的消極態度。

「依我對治軍政策的觀察,他們似乎是認為兩岸兵力懸殊太大、要單獨與解放軍對打也打不贏,那乾脆專心在表面功夫上,展現出台灣強硬的態度、買美國武器來展示決心、期望萬一中國真的打過來美國人會來援救我們。」常漢青說。

然而事實是中國情報單位只要看台灣媒體,就可以收集到有台灣士兵平日忙著在美國網站購買悍馬車零件這樣荒謬的新聞,中國政府和軍方也就不可能不知道台灣國軍嚴重缺乏戰爭準備的事實。最致命的是,中共領導人可能會因此而誤判認為台灣國軍的士官兵缺乏保衛自己國家的決心和勇氣。

「作為一個退役將領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但我有絕對的信心說,若是不幸戰爭到來,我們國軍的士兵和軍官都會毫無保留的恪盡其責,無論手上的武器和裝備是否堪用,他們都會在戰場上與敵軍奮戰、為我們國家而戰。」于北辰說。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