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療癒系作家肆一、導演簡學彬:《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的純愛練習題

專訪療癒系作家肆一、導演簡學彬:《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的純愛練習題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春純愛電影《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改編自肆一的暢銷散文,新銳導演簡學彬執導。

療癒系作家肆一的第一本改編作品,搭配簡學彬導演的首部電影長片,加上首次擔綱電影主演的陳妤、曹佑寧、林映唯,組成了這部校園愛情電影《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創下年度國片開票最佳成績,成為暑假檔期壓軸票房黑馬。

肆一是十一月十一日出生,因此筆名就取為「肆一」,因為身邊朋友的訴苦,才開始寫愛情文章。他的散文曾經連續52週高居暢銷書排行前10名,文字輕淺透澈,卻又深切的寫進人心,在溫暖細膩的文字裡直指冷酷現實的一面,能夠精準地引發共鳴,是位正向面對生活難題的心靈導師。

青春純愛電影《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改編自肆一的暢銷散文,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的億萬編導林孝謙與呂安弦等共同編劇,新銳導演簡學彬執導,曹佑寧、陳妤、林映唯、李杏、程予希等年輕實力派新星共同演出,還特別邀請創作天后G.E.M.鄧紫棋演唱電影主題曲《很久以後》。

只是碰到疫情,電影從3月12日上映延檔到8月,反而成為解封後暑假強檔。劇情敘述陳妤一直暗戀青梅竹馬曹佑寧,正當她準備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恰當時機告白時,曹佑寧竟然先向她的閨蜜林映唯告白了,讓她的初戀還沒開始就結束了;如果曹佑寧可以湊合3對最不可能的情侶,林映唯就願意接受他的告白。電影也從這場大膽的公開告白而展開。

「其實我們以前有碰過面。由於是全新的原創故事,這部電影的劇本走很久,我在2017年底加入前劇本就走了一、兩年,前後動員了六位編劇,歷經了五年的時間,經過反覆修改,然後大家一起營建出來。」簡學彬曾經從事設計相關、影像及音樂工作,參與過多部紀錄片、電影、電視劇製作。他與肆一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提到倆人的合作契機,卻意外釣出肆一「不會認人」的秘密。

「天呀,我完全沒印象,因為我不太會記人名跟長相。」被稱為「作家界吳彥祖」的肆一,外型帥氣時尚媲美偶像明星,這次也在電影中客串演出,言談誠懇穩重又成熟,每個問題都會認真思考再細心回答,也很會適時幫理科男簡學彬回覆話題。

DSC09532-2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左起:肆一、簡學彬

從電影開始籌備工作,肆一就全力投入製作計畫中,更大方地將作品交由專業編劇團隊,打造能夠貼近他寫作精神的劇情,並截取散文中勇氣、守候等愛情裡必備的幾個要素,轉化為電影中各種不同的愛情故事,發展出全新的故事內容。「原著IP是散文,並沒有故事情節,所以當電影公司華映要產生電影情節,就找了林孝謙導演等人先把IP促成故事。」

「改變作品必須要回到這本書的初衷。因為我在散文裡提到了很多愛情相關的看法,包括感情本身、愛情的想法或是一些感受,把它化為這些角色,在故事進行討論一些等衝突等事情。」肆一認為自己寫的不是愛情,是比較感性的東西。「我還蠻在意劇本的邏輯性,有時候我會提出來,這個角色現在的反應跟之前的反應是不連貫,或是不一致的反應。」

肆一坦言,原本林孝謙的劇本與現在最後定稿,簡學彬拍出來的成品有些落差。「那個落差是說,以我自己看到劇本後,因為在原本的故事裡面,就有一個清楚的愛情三角關係,我會自己想像盡可能把這些人物關係再挖深一點,就是他們在當下面對愛情的態度,他們本身對於這個事情的仰望,或者是說他的慾望。」

「因為我沒有劇本相關經驗,其實也沒有相關的訊息背景,所以老實講,我是在參與編劇過程當中,才開始學著看劇本。因為看本跟看小說、散文是完全不同的結構,看本的速度非常慢,因為我必須要搞懂一些符號是什麼意思,有些我就想說,喔!這句就是對白。我必需花一些時間才能進入看本的狀態。」肆一也大方承認自己對於電影行業,確實是門外漢。

DSC09511-1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這次與很多資深的編劇合作,肆一印象中並沒有發生過太大的意見不合,或是爭吵的狀況。「我比較常用的溝通方式,是當劇本修出來一個版本後,我看完對於劇本、一些角色或是一些行為或一些話,覺得是不對的,應該怎麼樣會更好,我通常會丟出想法跟建議給電影公司參考,他們看完之後,可能會回應說那些可以採納或接受,或覺得這個東西不常用,我也不會堅持需要修改。」

簡學彬也表示,跟林孝謙他們的溝通都很順暢,一再溝通的過程當中大致上蠻平和。「其實我對於這個劇本沒有那麼主觀,覺得應該怎麼走,因為他TA設定的很清楚,就是年輕的觀眾,只是最終選擇的問題,就是這個項目,這個作品要往哪個方向去走。我其實會把它視為一個共同創作的過程。」

「我覺得這樣的故事,應該也要多去涉獵一些,不只是年輕觀眾,我覺得三十歲、四十歲的觀眾看著這個故事應該也會覺得喜歡,會覺得可愛。因此最後大家也陸續寫了就丟出來,哪邊不好,哪邊可以再加點什麼東西,就一直在修改作品做調整。」本片是簡學彬首次改編作品,他希望能傳達出每個角色在感情處境的掙扎與拉扯。

翻拍暢銷作家的人氣作品,簡學彬坦誠壓力不小。「改編的作品我會比較在意,就是希望盡可能貼近肆一原著的一些樣貌,我總覺得改編作品不能單單只用自己的想像,因為其實一開始就是一個共同創作故事,我們最終的劇本,其實是經過大家的努力而形成的一個最終都喜歡的樣子,所以拍攝的時候我就蠻大膽,沒有太過於設限,因為這些角色已經立起來了,就盡量讓演員他們去發揮。」

DSC09515-2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演員部分,我沒有特別參與。」通常作家不喜歡自己的作品被大幅更動,大都會深入參與製作工作,做好把關的部份,這次肆一只參與了編劇。「有些作家他們是IP出去後,基本上不會參與後面相關的事情,但我會希望如果是我的作品,還是盡可能參與比較多一點的部分,讓東西可以至少某種程度是有我的感覺東西在裡面。」

只是肆一對於年輕演員並不太熟悉,也完全沒有心目中人選。「因為我覺得這部戲主要的故事情節設定在大學,基本上大部分角色定位在校園,或是年輕人的電影,這類型的主角你不可能找年紀比較稍微長的人來演,要年輕人才比較具說服力。可是就我印象裡面,沒有辦法浮現飾演這個角色的年輕演員。」

「那時我們開始討論演員其實有一些人選,但最後訂出來的三個人就是陳妤、曹佑寧跟林映唯。其實他們算是近年比較受矚目的一些年輕演員,我覺得華映想要找年輕演員,也是一個蠻好的方向,然後我記得從兩年多以前就開始陸續了解,慢慢地互動、認識他們。」肆一坦言,看到演員名單,「我那時候對於三個演員,老實講是有點陌生,沒有這麼熟悉。」

肆一最有印象的是曹佑寧,「之前的《KANO》電影,所以我比較有印象。」他對陳妤的認識,是公視的《戀愛沙塵爆》。「在跟林映唯(小美)接觸之前,我對她完全不熟。然後我跟出版社說拍成電影的演員,其實出版社的人認識的是小美,因為林映唯在網路上做很多跟遊戲相關的工作,其實滿多人知道她。」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簡學彬對演員也沒有特別想法。「我沒有特別浮現出那些演員,我對他們的印象也不多,但是因為這個時間拖得很長,就是約略知道陳妤、曹佑寧跟林映唯這三位演員中間陸續有些電視電影作品,而且感覺是受到滿大矚目的新生代演員。所以其實我們心裡面的定案老早就已經是他們,我從那時候開始認識他們,常偷偷看他們的IG,會看著他們想像這三個角色。」

在肆一的暢銷作品中,《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因為書名的巧思,也成為許多單戀者的告白工具。「我覺得改編成電影的原因,可能因為這是我的第三本書,算是比較早一點的書,如果是後面的其他書,就是電影公司有興趣,動的時間就會比這個慢。另一個原因可能青春愛情題材在台灣的市場裡面,我覺得相對來講還是比較討喜,或是它的受眾範圍比較大的吧!我覺得應該是基於這些考量,才覺得那我們先拍一部跟愛情有關的電影。」

肆一指出,拍一部電影各種考量決定都會有,「包含市場、題材,或是大眾的喜好度,應該都是考慮進去的重點,會先拍這部我覺得是綜合評估的結果,而不是單純考量某一項特別厲害,好像這個IP在每一個方面都比較俱足合適,所以優先選擇它。」

「但我覺得這其中有一個關鍵,就是我們一定會挑到盡可能挑到合適角色的演員來演這部戲,其實我們之所以會花這麼久的時間去修改、調整劇本的原因,就是電影公司一直覺得一部電影最主要的,就是劇本夠好、夠有趣、夠好看的話,才是最核心、會不會有票房的最主要關鍵。」肆一謙虛表示,不敢自認是編劇,「我覺得還離很遠,我只是沾到邊。」

DSC09526-2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我覺得可能某種程度來講,演員是一個考量,但是回歸到源頭,應該是一開始,我們公司就是希望這個劇本可以修到,盡可能是起碼參與的人能夠喜歡,自己也認同這個劇本。然後這樣的前提之下,我覺得可能找什麼演員進來,他就變成是個更大的加分作用。」

直到現在,肆一都不認為自己是厲害的作家,自虧是「三沒有作家」,不是中文系、沒上過寫作課、也沒得過文學獎。「只是作品銷售不錯啦!」也從沒有定位自己要成為甚麼作家,「是開始寫作之後,慢慢被定位成什麼作家,我其實並沒有給自己設定跟界定,也不會因為被定位成療癒系作家,所以全部都要寫跟療癒相關的元素跟題材。」

肆一多次提到最佩服的作家是東野圭吾與湊佳苗。「我平常的閱讀習慣是看推理小組,我最佩服東野圭吾的靈感跟持續寫作的能量,而湊佳苗習慣用多元視角寫作,會照顧到每一個角色。所以我常提醒自己,寫作時不寫大道理,而是盡量描寫戀愛中細微的瞬間,很多事情,都需要時間沈澱,釋放淤塞的情緒,解開心結。」

視覺傳達設計系出身的肆一,文科人有著理科性格,才能創作出這些受歡迎的作品。「我覺得念視覺傳達比較有幫助的是,可不可以的插圖是我畫的,還有我在寫文章的時候,思考方式可能跟有一些文學出身的作家有點不同,我是用圖像思考故事,所以有時候我會在寫作的時候,故事層面放入一些我自己腦海中想像的畫面跟影像,那我不知道這樣的東西會不會直接轉換到文字裡面。」

曹佑寧、陳妤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肆一認為編輯工作對他的影響比較是無形的,因為編輯的工作方式與流程,其實跟電影很不一樣。「編輯給我比較大的影響,是不會拘泥去做一些無謂的堅持,因為編輯的工作非常瑣碎,裡面的環節其實非常非常多,可是時間通常都非常緊迫,因此我學到一件事,就是你要在這麼有限的時間之內,最有效率的把一個作品完成,然後達到最大化。」

「然後延伸到參與編劇的這個過程,就是我不會堅持提出來的每一項都一定都要照做照改,我會試著從裡面去分辨,我覺得很重要或者可能是比較屬於個人的主觀意識,如果你們決定這個東西不常用,我也可以捨棄它,讓整個東西再往下走後,效益更高一點。」

「兩年前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劇本的時候,雖然還不是一個最滿意的狀態,但是我覺得這個東西具有市場性。」簡學彬認為,拍電影就是為了要貼近觀眾,「我很好奇現在大學生的愛情觀是什麼,現在的年輕人對於慾望的感受是什麼,我離開那個年紀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很想要再次去想像或是感受一下,他們現在內心想要的東西。」

DSC09523-2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肆一也要求導演簡學彬,拍出大學生的校園愛情電影,做到跟高中生的校園愛情電影有所區隔。「我記得在討論過程中有提到一點,就是這部算是青春校園愛情電影,但是又跟其他校園愛情電影有一個不同點,就是我們的角色年齡層設定是大學生,之前那幾部成功電影大部分設定在高中生,我覺得大學生跟高中生雖然年紀沒有差很多,但是談戀愛的方式,或者是會面對的關係,應該是跟高中生不太一樣才對。」

「剛剛導演有提到,就是我們在編劇的過程當中,有試著去加入一些現在的年輕人、大學生,他們可能會做一些什麼事情,他們有一些行為是跟高中生不一樣的東西,我們有試著加進去,在戲裡面做一些區隔,當然這個區隔沒有辦法到非常非常的強大,但我覺得這件事是必須要做到的,不然不小心會讓人覺得他們像是高中生,而不是大學生。」

「我很謝謝簡學彬導演加進團隊後幫劇本做的那些調整,我其實很喜歡這個修改,有些調整因為導演版的劇本出來,我看的時候也跟經紀人說這個難度會更高,因為它變成沒有剪接好會有點錯亂,或是節奏會讓觀眾更沒有辦法進入狀況,但後來看到成品,其實導演蠻厲害,我覺得完成度非常高,很謝謝導演。」

DSC09528-2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簡學彬透露:「其實我還特別想要提一件事情就是,雖然這部電影是三角戀,但我看完片子的時候,其實自己最有感觸、最喜歡陳妤跟小美的戲,就是一對好姊妹同時愛上一個男生,她們要怎麼處理彼此的關係?我覺得這件事情在所謂的三角戀愛裡面很容易被忽略,兩個人同時喜歡上同一個人關係會怎麼改變,會怎麼產生拉扯,對我來講是很有趣、很有意思。但我覺得這個東西到最後,反而會是影響三角戀很重要的關鍵因素,就是你跟你的好朋友的關係要怎麼處理、怎麼樣往下走,會影響到你們跟你們喜歡的人的關係。我希望大家去看的時候都稍微注意一下這對好姐妹之間的變化。」

片中眾多角色裡,肆一最喜歡小美飾演的宋依靜角色。「因為我覺得我的性格並不是一個很衝、很直接,或者是很敢跟別人要東西的人,可是戲裡面小美比較像這種人,然後某種程度是宋依靜有辦法做到我可能無法做到的事情,所以我會很羨慕她這樣的角色性格。但是回到現實面要選擇跟誰當朋友,可能就會選陳妤了。」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劇照_(4)
Photo Credit: 華映娛樂提供

簡學彬也自爆喜歡小美戲裡的角色。「這個角色可能乍看之下有點像第三者,但是當她捲入了三角戀的時候,其實是最勇敢的人,因為她知道自己要什麼,願意很勇敢的去追求,在現實生活,我比較不會是一個這樣的人。就是她可能滿足我們自己性格上缺乏的部分。」

「我一直覺得人並不是一個固定的樣子,每個年紀都會有不同的樣子產生,然後再依人不同樣子,可能你所謂的夢想跟追求的東西在成長過程當中、在你的追尋、你相信的事物當中,也必須要不間斷的去檢視自己跟調整自己。」肆一認真地說:「站在不同角色,你喜歡的對象會跟著改變,如果戲裡面設定陳妤的調性與個性跟小美一樣的話,那就變成是新娘大作戰了。」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