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療癒系作家肆一、導演簡學彬:《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的純愛練習題

專訪療癒系作家肆一、導演簡學彬:《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的純愛練習題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春純愛電影《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改編自肆一的暢銷散文,新銳導演簡學彬執導。

「演員部分,我沒有特別參與。」通常作家不喜歡自己的作品被大幅更動,大都會深入參與製作工作,做好把關的部份,這次肆一只參與了編劇。「有些作家他們是IP出去後,基本上不會參與後面相關的事情,但我會希望如果是我的作品,還是盡可能參與比較多一點的部分,讓東西可以至少某種程度是有我的感覺東西在裡面。」

只是肆一對於年輕演員並不太熟悉,也完全沒有心目中人選。「因為我覺得這部戲主要的故事情節設定在大學,基本上大部分角色定位在校園,或是年輕人的電影,這類型的主角你不可能找年紀比較稍微長的人來演,要年輕人才比較具說服力。可是就我印象裡面,沒有辦法浮現飾演這個角色的年輕演員。」

「那時我們開始討論演員其實有一些人選,但最後訂出來的三個人就是陳妤、曹佑寧跟林映唯。其實他們算是近年比較受矚目的一些年輕演員,我覺得華映想要找年輕演員,也是一個蠻好的方向,然後我記得從兩年多以前就開始陸續了解,慢慢地互動、認識他們。」肆一坦言,看到演員名單,「我那時候對於三個演員,老實講是有點陌生,沒有這麼熟悉。」

肆一最有印象的是曹佑寧,「之前的《KANO》電影,所以我比較有印象。」他對陳妤的認識,是公視的《戀愛沙塵爆》。「在跟林映唯(小美)接觸之前,我對她完全不熟。然後我跟出版社說拍成電影的演員,其實出版社的人認識的是小美,因為林映唯在網路上做很多跟遊戲相關的工作,其實滿多人知道她。」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簡學彬對演員也沒有特別想法。「我沒有特別浮現出那些演員,我對他們的印象也不多,但是因為這個時間拖得很長,就是約略知道陳妤、曹佑寧跟林映唯這三位演員中間陸續有些電視電影作品,而且感覺是受到滿大矚目的新生代演員。所以其實我們心裡面的定案老早就已經是他們,我從那時候開始認識他們,常偷偷看他們的IG,會看著他們想像這三個角色。」

在肆一的暢銷作品中,《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因為書名的巧思,也成為許多單戀者的告白工具。「我覺得改編成電影的原因,可能因為這是我的第三本書,算是比較早一點的書,如果是後面的其他書,就是電影公司有興趣,動的時間就會比這個慢。另一個原因可能青春愛情題材在台灣的市場裡面,我覺得相對來講還是比較討喜,或是它的受眾範圍比較大的吧!我覺得應該是基於這些考量,才覺得那我們先拍一部跟愛情有關的電影。」

肆一指出,拍一部電影各種考量決定都會有,「包含市場、題材,或是大眾的喜好度,應該都是考慮進去的重點,會先拍這部我覺得是綜合評估的結果,而不是單純考量某一項特別厲害,好像這個IP在每一個方面都比較俱足合適,所以優先選擇它。」

「但我覺得這其中有一個關鍵,就是我們一定會挑到盡可能挑到合適角色的演員來演這部戲,其實我們之所以會花這麼久的時間去修改、調整劇本的原因,就是電影公司一直覺得一部電影最主要的,就是劇本夠好、夠有趣、夠好看的話,才是最核心、會不會有票房的最主要關鍵。」肆一謙虛表示,不敢自認是編劇,「我覺得還離很遠,我只是沾到邊。」

DSC09526-2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我覺得可能某種程度來講,演員是一個考量,但是回歸到源頭,應該是一開始,我們公司就是希望這個劇本可以修到,盡可能是起碼參與的人能夠喜歡,自己也認同這個劇本。然後這樣的前提之下,我覺得可能找什麼演員進來,他就變成是個更大的加分作用。」

直到現在,肆一都不認為自己是厲害的作家,自虧是「三沒有作家」,不是中文系、沒上過寫作課、也沒得過文學獎。「只是作品銷售不錯啦!」也從沒有定位自己要成為甚麼作家,「是開始寫作之後,慢慢被定位成什麼作家,我其實並沒有給自己設定跟界定,也不會因為被定位成療癒系作家,所以全部都要寫跟療癒相關的元素跟題材。」

肆一多次提到最佩服的作家是東野圭吾與湊佳苗。「我平常的閱讀習慣是看推理小組,我最佩服東野圭吾的靈感跟持續寫作的能量,而湊佳苗習慣用多元視角寫作,會照顧到每一個角色。所以我常提醒自己,寫作時不寫大道理,而是盡量描寫戀愛中細微的瞬間,很多事情,都需要時間沈澱,釋放淤塞的情緒,解開心結。」

視覺傳達設計系出身的肆一,文科人有著理科性格,才能創作出這些受歡迎的作品。「我覺得念視覺傳達比較有幫助的是,可不可以的插圖是我畫的,還有我在寫文章的時候,思考方式可能跟有一些文學出身的作家有點不同,我是用圖像思考故事,所以有時候我會在寫作的時候,故事層面放入一些我自己腦海中想像的畫面跟影像,那我不知道這樣的東西會不會直接轉換到文字裡面。」

曹佑寧、陳妤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肆一認為編輯工作對他的影響比較是無形的,因為編輯的工作方式與流程,其實跟電影很不一樣。「編輯給我比較大的影響,是不會拘泥去做一些無謂的堅持,因為編輯的工作非常瑣碎,裡面的環節其實非常非常多,可是時間通常都非常緊迫,因此我學到一件事,就是你要在這麼有限的時間之內,最有效率的把一個作品完成,然後達到最大化。」

「然後延伸到參與編劇的這個過程,就是我不會堅持提出來的每一項都一定都要照做照改,我會試著從裡面去分辨,我覺得很重要或者可能是比較屬於個人的主觀意識,如果你們決定這個東西不常用,我也可以捨棄它,讓整個東西再往下走後,效益更高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