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犯弒母二審改判「無罪」,如果是德國法律會如何裁量?

吸毒犯弒母二審改判「無罪」,如果是德國法律會如何裁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法律判決原則,與台灣二審法官單純就犯案者無法辨識其行為能力,並且沒有主觀犯意就判處完全無罪的認知,有重大的差別。

吸毒怎會無罪?

台灣一位吸毒犯2018年十月弒母數十刀,犯案後砍下其母親頭顱,並從高樓將頭顱扔到樓下,其手法兇殘,慘絕人寰。

當年一審法官判決無期徒刑,近日在高等法院二審時,法官卻出乎意外地判處無罪,不僅引起社會譁然,也讓法務部部長說了重話,指出法官引用法條錯誤,恐讓全民認為只要吸毒或酗酒後犯罪,就可免於重刑的錯誤認知。

本案二審法官認為,犯案者當下吸毒,不知自己吸毒後做了什麼,無法辨識自己的行為,也沒有主觀地了解到吸毒後會造成任何危害,所以判處犯案者無罪。為此本人查看了一下德國的法規,得到一個通則規範的對照。

德國法令 : 對於吸毒或酗酒者並不考慮主觀的犯行主張。他們不能追究神智不清之後的犯行,但追究神智清醒時吸毒或酗酒的法律責任。

在台灣二審法官認為犯案者無法辨識自己的行為能力,所以在一審判無期徒刑後,二審改判無罪,而沒有考慮到他吸毒的行為本身應該有法律上的罪責。德國法律也有這樣類似的認知與主張,也就是對於犯案者吸毒或酗酒的當下,因為造成個人的意識不清,無法辨識自己行為能力者判無罪。

但是德國法律雖然不會去追究因為吸毒或酗酒所犯下的罪行,但會去追究犯罪者吸毒與酗酒本身的行為罪責,而求處其刑責,並且不需要去考慮犯案者在犯罪前,是主觀刻意或不刻意去吸毒或酗酒,而造成犯行的主張。

在德國法律上,犯案者吸毒與酗酒後的犯行,雖可不追究其神智不清所犯之罪,但必須追究犯案者不管是否刻意吸毒或酗酒的法律責任,也就是必須制裁其吸毒與酗酒本身的行為。如果因為吸毒或酗酒而造成的犯行重大,屬於判刑超過五年的重罪如殺人等罪,則可以針對其吸毒或酗酒之行為求處最高五年的判刑。

如果犯案者吸毒或酗酒後所犯之罪刑是屬於較輕的罪刑如偷竊,其偷竊一般的刑期沒有超過五年,則法律上追究其吸毒或酗酒行為所判的刑期,也應比所犯之罪的刑期為輕,用此作為判處吸毒或酗酒行為,因犯案者無法識別自己行為的量刑參考。

吸毒或酗酒前的主觀因素,不該被作為量刑參考

在此可以看到,德國法律判決原則,與台灣二審法官單純就犯案者無法辨識其行為能力,並且沒有主觀犯意就判處完全無罪的認知,有重大的差別。

台灣法官的判刑考慮了吸毒或酗酒者在犯案前是否有犯意的主觀因素,如吸毒或酗酒者犯案前是否主觀意識到會造成危害他人的惡果,作為量刑準則。而德國的法律,卻不採這樣的主觀意識的主張,作為量刑的準則。因為吸毒或酗酒本身的行為會造成干擾個人意識,而讓自己刻意處在這種意識不清的行為,這種行為或與之後的犯行雖沒有直接相關,但卻必需負一定的法律責任。

像台灣這樣單純以主觀意識作為量刑的判決,根本完全沒有客觀的基礎可言,也容易引誘人脫罪。因此德國用犯行結果的輕重來作為判決吸毒或酗酒行為刑責輕重的準則。

以上兩者雖然對於無法辨識行為能力的犯案者所犯的罪刑,都無法給予追究法律責任,但是德國對於吸毒與酗酒者導致無法辨識行為能力的吸毒或酗酒行為,有嚴格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懲處罪責,而排除犯案者是否知道吸毒或酗酒之後會肇禍的主觀因素。

確實,如果此案台灣法官考慮犯案者無主觀故意,而認定吸毒或酗酒後可以無罪確定,那麼往後台灣酒駕所造成的車禍死亡,駕駛不就都可以主張自己酗酒,不知會有造成無法辨識行為能力的情狀,而要求免責了嗎?台灣這樣的判決,對於犯案者的吸毒行為不制裁不處罰,等於鼓勵了吸毒或酗酒行為。

因為一個沒有吸毒或酗酒的人開車撞死人,必須承擔過失殺人的罪刑,而一個吸毒或酗酒者卻可以主觀主張自己不知會意識不清撞死人,而被判無罪,讓吸毒或酗酒者反而因為吸毒或酗酒行為而脫罪,並且還可以無罪釋放。這樣無理性的判決與常識完全背離,也難怪台灣的司法無法讓人信服。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