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對南海爭議抱持何種立場?中俄可能形成軍事聯盟對抗美國嗎?

俄羅斯對南海爭議抱持何種立場?中俄可能形成軍事聯盟對抗美國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雖不會重複,但總有類似的韻律。現在的中美俄關係,如果以60年代的冷戰時期來比擬,當時美蘇的對立更像現在的美中對立,現在的俄羅斯未來在美中衝突再進一步升級後,可能成為三角關係的關鍵。

自從中國宣布在南海的國境九段線,南海各國航權、漁權及資源探勘權的爭議不斷。菲律賓於2014年向荷蘭海牙國際法庭提出告訴,海牙國際法庭於2016年判定中國的九段線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Sea, UNCLOS),但中國宣佈此判決無效,且加速進行南海相關的軍事設施。

另一方面,中國一帶一路政策在紅海、印度洋的影響力日增,如再將南海併入其控制範圍,將控制歐亞最重要的貿易及能源航道,美國的島鏈戰略無法封鎖中國的歐亞運輸線。美國為抑制中國在南海的擴權,也因此展開自由航行行動(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使得近期兩大霸權在南海衝突不斷。

近年來,美中貿易衝突已提升至國家安全層面。在外交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宣告前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對中國的開放政策已經失敗,美國對中國的外交原則是「不信任也要驗證」(distrust and verify),並且在南海展開雙航空母艦的軍事演習。中國解放軍也以南海軍演及飛越台海中線反制。目前的軍事緊張一觸即發。

一般軍事專家評估:中國的海空軍實力落後美國非常多,中國目前應該沒有實力與美國在南海對抗,但中國如果能與俄羅斯形成軍事聯盟,俄羅斯的海空軍實力,加上中國的地利優勢,美國也沒有一定的致勝把握。

根據國際媒體報導,2019年7月中俄進行印太海域聯合空中戰略巡航,同時俄羅斯軍機第一次航行台灣、日韓的領空周圍,這是繼2016年中俄在南海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後,更進一步的展示協同軍事行動的意圖。下面我們將進一步分析俄羅斯在南海地區的地緣政治與經濟利益,分析兩國軍事聯盟的可能性。

越俄關係與中國南海衝突

越南是南海國土紛爭相關國家中持強硬態度的主要國家。越南共產黨與法國殖民統治抗爭革命的1950年代,當時俄羅斯與中國正處於蜜月期,中國在蘇聯老大哥的指揮下,對越南共產黨進行大量軍事援助。

接著1960年代中國與蘇聯失和,但中國與美國已處於敵對狀態,在地緣軍事政治上仍然對越共十分支持,1970年代中國為對抗蘇聯的入侵威脅,改變對美國的敵對外交路線,此時期越南也轉向蘇聯,與中國共產黨進行漸遠,並反目成仇。美國於1975年由越南撤退,接著中美於1979年建交。

在鄧小平訪美後,中國於2月17日發動越南戰爭,並在一個月內結束撤退,目的是給越南小老弟一點顏色瞧瞧。由於越中的交惡,越南與蘇聯形成了軍事聯盟,對抗美中。越南與中、俄的關係如同印度一般。在冷戰初期,三國在蘇聯老大哥的支援下,兄弟之邦情同手足,但中國與俄羅斯交惡並轉向美國後,越南和印度皆因歷史及地緣政治因素雙雙與中國發生衝突,而俄羅斯遂成為抵制中國的主要聯盟角色。

冷戰結束後,越南與俄羅斯仍有緊密的軍事關係,但在俄羅斯的經濟實力下降,中國經濟快速成長的背景下,越南也必須採取市場化的經濟改革,與中國及美國重修舊好。

AP_1731638005969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但越南與俄羅斯在能源產業至今仍有非常緊密的關係,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國營的石油公司Rosneft與越南及菲律賓政府的一連串合作,例如俄羅斯在南海進行能源探勘活動,部分探勘地區已進入中國的九段線國境。雖然中國已對俄羅斯低調提出抗議,但俄羅斯目前仍然置之不理,繼續與越南及相關國家繼續南海油田的探勘計畫。

另外,雖然越中有歷史的新仇舊恨,但兩國目前皆為共產黨統治政權,以經濟掛帥為主要國家政策,目前中國境內的製造產業考慮工資及環保成本高漲,掀起遷移生產基地的風潮,主要的目的地便是越南。雖然不時發生越南人民抵制中國廠商的罷工事件,但中越兩國經濟利益水乳交融也是事實。

除此之外,中俄兩國在對抗美國的共同利益下,又重修舊好。同時,俄羅斯也有意將越南納入上海合作組織(SCO),但最終在複雜的地緣政治考慮下未能成案。南海國境衝突在此複雜的背景下,也更顯得詭譎多變。

俄羅斯對南海爭議的立場

2016年海牙國際法庭對中國在南海主權做出不利的判決後,俄羅斯對此判決的態度有非常重要的影響。

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的態度頗有模稜兩可的味道,一方面表示俄羅斯支持中國不接受國際法庭判決,並且不希望南海議題國際化;另一方面,俄羅斯表明支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及2002年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之後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港譯「普京」)於2016年9月杭州的G20峰會也表示不會介入南海紛爭,與支持中國不接受國際法庭判決的決定。

俄羅斯的表態,一方面確認了中俄關係的進一步發展,有助於俄羅斯在南海對中國的表面支持,但另一方面,俄羅斯為確保與越南的共同利益,以及對中國崛起的不安情況下,讓俄羅斯不樂見,也不明確支持中國九段線國境論述。

反倒是對於美國在南海的航行自由(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俄羅斯目前沒有在外交軍事上表態,但美國海軍於2020年7月在北極海入口的白令海域擴大執行航行自由的舉動,是否將觸怒一向將北極海視為內海的俄羅斯,轉而與中國合作在南海及北極海域共同對抗美國及盟國,中國定會將此可能列為地緣政治的戰略行動之一。

RTS194I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俄軍事合作在南海與美國的對抗

中蘇於60年代交惡,冷戰結束蘇聯解體,中俄關係也漸入佳境。1996年中俄成為戰略協作夥伴關係,2004年中俄簽署中俄邊境東段補充協定,解決了歷史上的邊界問題,2014年發生烏克蘭危機,中國保持中立,未加入西方陣營譴責俄羅斯。2019年中俄成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達到50年代後的合作高點。

在經濟上,中俄十分互補,俄羅斯已成為中國石油進口的第一國家;軍事上,自2012年起,中俄開始進行海上聯合軍事演習,範圍包括東海、南海、地中海、波羅的海與日本海。另外,中俄也以上海合作組織為平台,舉行反恐及和平救援演習,以有效遏止中亞及新疆的反政府組織。軍事分析家指出,中國以參與俄國演習來加強缺乏的實戰經驗。

此外,中國軍購也億俄羅斯為主,今(2020)年來俄羅斯對中國出售精密武器,包括蘇愷35(Su-35)戰鬥機,以及S-400地對空飛彈系統,雖然7月才傳出中國竊取俄國機密,觸怒俄羅斯,並暫停交付S-400予中國,但歷年來這些俄國精密武器,已大大提升了解放軍在南海及台海對抗美軍的戰力。

美國政府對國會的中美經濟及安全委員會報告中指出:中俄的軍事關係目前是非正式的合作夥伴(entente),但正式軍事聯盟的可能已正在大幅提升,俄羅斯的敏感區在於對中國經濟崛起後,屬於舊蘇聯勢力的中亞國家對中國依賴度日益漸增。此外,冷戰時期的蘇聯老大哥在遠東的國土地廣人稀,至今常有對中國入侵的戒心。雖然兩國已達成邊界協議,但最近在西伯利亞地區經常發生兩國商業糾紛及民間衝突,這也不是普亭與習近平頻頻握手可以馬上化解的歷史情結。

而在南海風雲瞬息萬變,中美在南海的衝突頗有一觸即發的緊張,解放軍雖然在表面上有「不發第一槍」的自制,但在地緣政治及軍事合作上也加緊腳步,頻頻派遣外交及軍事代表與俄羅斯互訪。

歷史雖不會重複,但總有類似的韻律。

現在的中美俄關係,如果以60年代的冷戰時期來比擬,當時美蘇的對立更像現在的美中對立,現在的俄羅斯未來在美中衝突再進一步升級後,可能成為三角關係的關鍵。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在確認美國為主要敵人後,戰略上必須穩住另一邊的俄羅斯,以免背腹受敵,雖然川普(Donald Trump)對俄羅斯屢屢釋出善意,但北約如果仍然將俄羅斯視為主要敵人,到最後逼使俄羅斯與中國成為盟友,再創50年代的軍事聯盟關係,應該不是美國樂見的結果。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