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陳妤:沒有人看得懂我的長相,基本上這是一個優點

專訪演員陳妤:沒有人看得懂我的長相,基本上這是一個優點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個子嬌小的陳妤,散發出來的能量卻非常足,今年更擔綱《可不可以, 你也剛好喜歡我》的主演。

個子嬌小的陳妤,散發出來的能量卻非常足,整個人充滿自然、不矯飾的魅力,帶著滿滿的活力與朝氣。「我是個無聊女子,偶爾還有點酷。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而且還滿邊緣人的。我喜歡研究偏冷門的東西,喜歡接觸一樣東西就認真研究……這一點跟我媽很像。」

植劇場出身的演員都有掛品質保證,陳妤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畢業的科班生,陳妤的第一部戲《植劇場:戀愛沙塵暴》就入圍金鐘女配角,並獲得戲劇節目最佳新進演員獎。2019年以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加害者妹妹的角色正式走紅,戲劇演出作品不斷,是兼具演技實力與亮麗外型的新生代演員。

「田筱湘這個角色比較接近我在朋友面前的樣子,還要再多些喜感。」陳妤在首次主演的電影《可不可以, 你也剛好喜歡我》中,飾演迷信塔羅牌、星座的女孩,暗戀的青梅竹馬卻向閨蜜告白了,初戀破滅的她只能收回感情,懷著複雜心情在半推半就下同意幫忙他們。個性有些天真爛漫,「就是個比較北爛呆萌的人。」

為了揣摩愛算命又古靈精怪的迷妹田筱湘,喜歡新事物的陳妤跟會星座及塔羅的朋友學習,沈浸在命理學中練習各種算命方法,只要有空還會幫親朋好友算命。「塔羅是種很玄的東西,各種不同的牌陣都有不同的解法,學著學著覺得蠻有意思,好像培養了新的興趣。」

而且陳妤算塔羅時,可以單手把牌很美麗的攤開,架勢十足讓她很得意、很有成就感。「我真的手一拉就可以把牌攤成一個微笑的弧線。」但正式拍戲時因為太緊張,反而經常失敗。

「這次飾演一個大學生,我就去翻一些我以前大學的照片、影片,我覺得蠻神奇的,大家都會覺得你經歷過的一定很好演,但其實隨著你長大,因為有些東西打開了,要關起來反而比較難。」為了演好這個角色,陳妤把自己的世界關起來,回去看了很多偶像劇、韓劇、少女漫畫,與一些以前的影片,重新回到大學時期的青春生活。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_(4)
Photo Credit: 華映娛樂提供

陳妤形容,就像是已經打開面對外面的世界後,再也沒有原來那種學生純粹的心態。「就好比說,你已經把很多事情完全想開了,包括愛情不是你全部的世界,你沒有非要跟誰在一起,包括友情,也不是一個失去朋友就會天崩地裂的東西。就是你在某一個年紀完全想開之後,要回去演這個其實很難哭。我說真的,你很難再為這些事情哭。」

「我就找回某一個執著,因為我覺得那種執著在於,角色也不是想不通,可是在當下,因為他們的世界基本上就是課業、友情、愛情這樣,還沒有那麼大到有事業,所以他專注力就會放的比現在的我還要高很多。」個性開朗愛笑的陳妤,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很認真剖析對電影與角色的銓釋。

片中田筱湘會抹精油,這也是陳妤一開始在定妝時候的設計,讓這個角色無時無刻揹一個隨身背包,裡面可以放塔羅牌或是任何東西。「因為我覺得一定會有機會在不需要拿出塔羅牌的場景使用,果不其然就真的碰到,還好有設計很好、很實用。在正式開拍前,我在想這個包包裡面除了放塔羅牌還可以放什麼,我就想到這角色的基底是很樂天、樂觀、無憂無慮的,然後發生這些事情,才會讓人覺得這個女生就是北爛北爛。」

現實生活的陳妤,在碰到愛情、感情、友情的三角習題時,會選擇哪一樣?「因為我現在就真的會覺得沒有非愛不可的人,也沒有非不能斷聯的朋友,我不確定,我現在還沒有真的非常需要抉擇的經驗過。還是得要看狀況,如果這個友情非常特殊,那我就會選擇友情,當然,如果這個友情還好,可能就會選擇感情。」

植劇場好友力挺陳妤及大鶴亂入
Photo Credit: 華映娛樂提供
植劇場好友力挺陳妤及大鶴亂入

就陳妤灑脫的個性而言,碰到這種三角狀況時,她其實會大方默默地退出,但真實原因卻很爆笑。「如果是跟朋友一起喜歡上同一個人的話,我真的是會退讓,但是這個的原因是因為,我好像會覺得退讓的情操,勝過於我想要得到一個人。我覺得這講起來蠻中二的,就是我會喜歡讓自己感覺有某一種悲劇英雄的感覺。」

「真的啦,就是覺得說如果我跟朋友一起喜歡上一個人,當然要當退讓的人,我覺得這比較符合陳妤這個人設,就是自以為帥。而且自己的個性,本來就是不會去跟人家競爭,兩個理由都有,是我自己也想要成為這樣子,同時也會覺得這樣蠻好笑的,我也就是這樣古怪的人。」至於會不會講出來,讓自己悲劇英雄的形象更加深入,「看狀況再決定要不要說。」

第一次拍電影就扛女主角重責,由於疫情延後擋期反而延長了宣傳期,讓陳妤及劇組更積極的投入通告活動,而電影的口碑與票房也雙雙開出亮眼的成績。「這次拍片印象最深刻的話,我是真的滿感謝蔡雨婷副導演,她會在正式開拍前就已經給我們大家完整的通告表,而且執行度很高,通常有些劇組也會拿到完整通告表,可是執行度還是不會到那麼高。」

「這個劇組因為執行都很高,所以我會把通告表全部印下來貼在牆上,然後因為我的角色是會從國中到大學再到大學畢業,所以我也把它的時間軸畫出來,再依照那個時間軸看哪些場次、大概什麼時候,然後跟男主角的狀態有什麼改變……所以我真的是每天一醒來,就去那個牆面看當天的通告,然後再確定我的狀態。」

DSC09539-1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陳妤指出,大家都會覺得表演是一個很難有SOP的事情,「其實我在其他戲也沒有這樣子過,一方面是因為你沒有辦法有那麼精確的通告,再來就是電影的拍攝時間比較密集,你可以整理一下接下來要調整什麼的。那種感覺就是你真的感覺蔡雨婷好像是有某一種邏輯的SOP,讓你可以每一天去準備今天的狀態、今天的場次,你可以稍微在每天的早晨都想清楚要怎麼做。因為電影的燈光跟鏡頭會架比較久,所以你可以把事情想清楚,我覺得滿好的。我覺得算是因為蔡雨婷副導,讓我的電影初體驗非常棒,所以還是會希望再繼續拍電影。」

其實陳妤並不是個強硬派的人,養了兩隻貓咪(一對兄妹)的她覺得自己個性很像貓。「因為我蠻需要安全感,不管是工作或是與人相處,只要讓我感受到安全感,就可以很自在地展現真實的樣子。然後我有時也蠻古怪的,像貓那樣古怪。」

陳妤不像一般的女星輕聲細語或顧忌形象,她會很大方、坦率地分享自己的想法。陳妤表示,像她在偶像劇《我們不能是朋友》的角色,就算是蠻有某種目的性。「在劇本的設定上,就是我出來勸世,把姊姊罵醒,把男主角講一頓。如果今天我是那個角色,我不會一直這樣講姐姐,我通常頂多講一、兩次就這樣,會等到她比較醒的時候再跟她講,我比較不會鬼打牆到,就是覺得人家一定要聽我的,我是真的需要尋求意見的時候才會講,其他時候我並不想要控制別人。」

DSC09534-1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從配音、劇場、電視劇到電影,陳妤借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的話來表達其中的差異。「之前我看到一個凱特布蘭琪的專訪讓我非常認同,她也是被問舞台劇跟電影有什麼差別,然後凱特布蘭琪就說『Speak louder』,這或許就是劇場跟影視不一樣的地方,你需要因應不同的媒介做出不一樣的改變,因為環境與受眾有不一樣的表演。」

「我覺得是表演觀念是萬變不離其宗,就是一樣的概念,我們都是想要去研究人、表演人,可是舞台劇的媒介是空間,追求某一種當下與真實的反應,所以有一些情緒、表情、氛圍這些東西跟氣場有關。但是影視就是選定一種方式,放一顆鏡頭在你面前,比較類似畫畫一樣,專心地創作達到你要的成果,並在最後端出來。」

「當然影視也有不同的眉角,例如你需要會抓角度,每一個角度透過鏡頭拍出來的效果都不一樣,所以他要工作的比較不太一樣的邏輯,應該說語言不同,但是出發點都是一樣,要傳遞人的樣子給觀眾看。電影的媒介是鏡頭,在舞台劇如果我跟三樓的觀眾做一個眼神的表演,那麼遠誰看到?可是電影的話,因為特寫銀幕那麼大,光是眼睛動都會覺得很誇張,所以我覺得是因為媒介不同。」

陳妤坦言,像她因為蠻久沒有演劇場,現在回去演也需要適應一段時間,而且也不會演那麼好,至少不會像大學的時候的反應。「我現在當然會說喜歡影視表演,可是其實我在劇場的時候感受過很多很感動的時刻,所以覺得不太一樣。因此我不會把他們放在一起比較,就是都會有讓我有好感動、好感動的時候。」

「因為劇場你會在側台的時候,看到前面的人在演什麼,我真的有一次是看前面的人在演,然後直接就哭了,哭出來之後我抬頭看,現場只有燈架、布幕、側幕、翼幕等掛在那邊,就覺得我好像在宇宙裡,即便我們什麼都沒有,就是它是一個比較抽象的舞台,頂多放一些意象東西。」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劇照_(4)
Photo Credit: 華映娛樂提供

陳妤在每部戲都會準備一樣東西讓自己能夠更投入這個角色、詮釋這個角色,「每部不太一樣,但是基本上完全一樣的,就是聽音樂,每個角色都會有一個歌單。這部戲的歌單是一些比較青春的歌,還有我那時候聽很多電子音樂,因為電子樂就很年輕又不到夜店那種很嗨,但我現在聽電子樂會覺得有一點吵,當時怎麼有辦法聽那麼多電子樂?」

「我好像算是人來瘋的類型,出來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想讓大家都開開心心囉。」提到收集黑膠,陳妤立刻變得非常專業有深度。「我是先有了這些設備,然後才開始喜歡聽音樂。我小時候有買一些實體唱片,都是周杰倫、潘瑋柏、林俊傑、蔡依林這種非常主流的,一直到我發現家裡有一臺擴大機,是那種發燒友看到會嚇壞,很誇張等級的機器。」

陳妤覺得把擴大機放著積灰塵實在太浪費,就拿去整理,再買了二手的前級擴大機跟黑膠唱盤,喇叭則是她爸爸的,就自己把它們湊起來。「之前朋友送我一張The Beatles的《Let It Be》黑膠,直到我把東西組好之後聽那張專輯,就發現真的不一樣。他是把音軌刻在那個黑膠,有不同的深度、淺度,所以拿唱針去碰的時候才會發出不同的聲音,可是唱針越高級越硬,每一次聽黑膠都很像在傷害它,所以音樂就突然變成有生命的東西。」

「我現在放音樂不會做太複雜的事情,甚至只會這樣子從第一首聽到最後一首,我們現在聽數位太方便,通常會跳著聽,沒有機會好好地從第一首聽到最後一首。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唱片第一首都是Intro,就是因為他要這樣子帶你進去聽。」陳妤也收集爵士音樂黑膠,她喜歡Chet Baker的聲音,Ann Sally也不錯。「我覺得Chet Baker不是那種絕頂好聽的爵士聲音,就是因為聲音不完美,我才覺得很讚。」

最後陳妤提到一個很有趣的事情,自認有「素人感」。「到現在還沒有人真的知道我長什麼樣子,這是一個笑話,就是有人說我右臉的照片像田馥甄,左臉的照片像朴信惠,然後拍娛樂的人說我像『這群人』的尼克,然後抿嘴的照片被說像林宥嘉,還人說像西亞李畢福(Shia LaBeouf),就是被說像超多男星的喔。」

DSC09537-1
Photo Credit: 鄭衣芳攝影,華映娛樂提供

「也就是說,其實沒有人真的看得懂我的長相,然後我自己也覺得,我在演不同角色的時候,那個長相會有一點不同,不知道是因為外在的裝扮還是什麼,我現在還不確定,可是我覺得這個是一個特色,甚至如果不想成為一個偶像的話,基本上這就是一個優點,因為就不會人家就一直覺得就是陳妤,所以其實感覺上就是辨識度不夠高,我覺得是好的啦。」陳妤認為她的偶像金泰梨、滿島光也有這個特點,每個角色都有不同的樣貌,幾乎覺得是不同的人。

目前陳妤很愛看一些日本比較荒謬、黑暗奇幻的電影或動畫,也蠻想去演這種戲劇,還想把台語學好。「而且我覺得我真的蠻帥的,我之前都會說中性,但我最近覺得好像是帥,因為我也沒有真的去耍MAN,我頂多說我自己男友力爆發。」陳妤確實是個很多樣性的演員,而她的未來更值得去期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