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唱「一起跑吧哈姆太郎」的泰國學運:抗議活動中跳舞,只是為了好玩嗎?

高唱「一起跑吧哈姆太郎」的泰國學運:抗議活動中跳舞,只是為了好玩嗎?
Photo Credit: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抗議場合一定是嚴肅的嗎?泰國曼谷年輕人用「哈姆太郎主題曲」和「飢餓遊戲」等等的流行文化意象,凸顯了對於政治的不同想像,而這個「只有我們才懂」的想像不只是嬉鬧,更實質挑戰了長輩世代的執政合法性。

文:李宗興(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舞蹈研究博士)

泰國從二月份開始爆發大規模學生運動,起因是受到年輕族群支持的「未來前進黨」被法院宣告解散,人們聚集抗議軍政府打壓異議人士,後來抗議運動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而被迫終止。七月時,因疫情趨緩、緊急狀態解除,學生運動再度捲土重來,遍地開花,希望能解散國會及修改由軍方制定的憲法。日前,學生團體更進一步發表政治改革的訴求宣言,而且這次是直指皇室。他們預告要在8/12重新集會。(按:原文發表於8/11)

泰國憲政在東南亞是出了名的動盪。從1933年改為君主立憲後不到百年,已發生十來次政變,光21世紀以來就發生兩次政變以及數次政治危機。最為臺灣人所熟知的可能就是2008年到2014年黃衫軍與紅衫軍發動大規模抗議的對立,甚至引流血衝突的政治危機。由黃衫軍民眾所支持的軍方與傳統政治勢力,以及由紅衫軍民眾支持的農民與改革勢力,兩者之間的拉扯,成為21世紀泰國政治變動的最主要因素。

從2014年泰國軍方政變並接管政府之後,總算在2017年頒佈了泰國的第二十部憲法,並在去年迎來新憲法下的第一次大選。這次大選中,由政黨得票比例,分配500席眾議院席次選出眾議員,眾議員再和軍方直接委任的250席參議院議員,共同選出總理,因此雖然參選的政黨眾多,但大致上還是延續了黃衫軍(支持軍方)、紅衫軍(反對軍人干政)兩大勢力。

然而這次大選也爆出許多DQ爭議,例如最被看好有能力挑戰軍政府、廣受年輕人支持的未來前進黨卻在大選後,被法院以經費來源不當為由強制解散,原軍政府領導人、代表軍方勢力的人民國家力量黨的巴育叔叔(泰國人習慣暱稱其為ลุงตู่,意為Tu叔叔)順利當上新憲法下的第一位總理。未來前進黨的解散不僅沒有讓來自年輕世代的質疑消聲,更在特權造成的防疫破口與受疫情影響而低迷的經濟催化下,讓泰國的世代對立更加的惡化。

哈姆太郎的快閃抗議

近日,網路上出現了一段影片,影片中穿著制服的學生們,唱著歌詞改編自日本動畫「哈姆太郎」的主題曲。根據「泰譯聞」粉絲專頁說明,這段影片是來自於泰國明星高中學生的一段快閃抗議行動。在這影片中,可以聽見學生將原本歌詞改成「最好吃的東西……人民的稅金(解散國會)」,學生跟著節奏躍動,就像是在夜店的舞池一般。

他們原地跳動,或往上揮動、或向下空敲,所有人隨著音樂的拍子,透過強烈的身體節奏感展現出強烈興奮的精力。根據「泰譯聞」的說明,這快閃活動來自於日本演唱會開始前播放的「一起跑吧!哈姆太郎」,許多歌迷聽到後,會一起繞著圈子跑,成為有趣又大家一起做的開場活動。

เยาวชนปลดแอก Free Youth青年組織起義的抗議活動,從今年(2020) 7月18日開始在曼谷著名地標「民主紀念碑」,而後泰國多處開始響應。而上述影片中泰國明星高中學生的快閃活動,讓「一起跑吧!哈姆太郎」成為了這場多處開花的抗議主題曲。

泰國學生的快閃活動,除了透過歌詞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外,他們在看似嚴肅的抗議場合中,一起隨著音樂跳舞,只是一場充滿創意的嬉鬧嗎?無獨有偶,7月25日又有一群泰國跨性別大學生於民主紀念碑聚集抗議,影片中也看到三位泰國跨性別者站在高起的舞台上。唱著「划船歌」,並跟著強烈的節奏,做出頂出骨盆的舞蹈動作。除了一樣改歌詞倡議修改憲法外,主持人甚至邀請一旁戒備的警察們一起來跳。

這個場面看起來更像是夜店中尋找娛樂的人們。這些場面,似乎和政治議題給人的嚴肅印象相當衝突。這些抗議活動中的「嬉鬧」舞蹈,只能是鬧劇一場嗎?

舞蹈作為抗議

從舞蹈研究的角度,當然不能簡單看待這種特殊的非暴力抗議活動。

舞蹈理論學者Susan Leigh Foster就曾經寫過一篇〈抗議的編舞〉(Choreographies of Protest)。有別於傳統政治學將各種抗議場合中身體動作視為情緒性、非理性的舉動,Foster強調所有抗議場合中的活動,透過語言或是身體,不僅傳達了抗議者的理念倡議,同時達到和群體中其他人交流的功能。

Foster以1960年,黑人民權運動為例,當時幾位黑人大學生於北卡羅萊納州Greensboro市一間餐廳用餐,因為他們主動入座於限白人的區域而被當時白人服務生拒絕服務,這個事件引發了一連串美國非裔抗議種族分離政策與歧視的行動,其中便包含了「入座」(sit-in)行動,這些抗議者主動進入帶有種族歧視政策的餐廳坐下,就算被拒絕服務,也靜靜坐著,讓餐廳無法接待下一組客人。Foster認為,這種非暴力的抗議行動一方面干擾了歧視政策的施行,同時也反擊了美國白人視黑人為原始人、暴力、情緒化等等歧視。

因此,這些刻意安排與選擇的肢體行動不僅傳達了抗議理念,同時也透過抗意者身體本身存在(如坐在餐廳限白人區),挑戰了被抗議的行為對象。因此,身體的行動成為了抗議中重要的一個工具。

抗議中的身體政治

2020年上半,美國也發生大規模的抗議行動。明尼蘇達州白人警方對於黑人George Floyd過度執法致死,引發了美國各州大規模的走上街頭行動,高舉「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口號,不僅要求警隊再造(police reform),同時更要求改善對於黑人的種族歧視,尤其是這些歧視往往威脅到黑人的生命。

雖然這次大規模且長時間的抗議行動,出現了部分抗議者暴力與搶劫商家的行為,但當為數眾多的民眾自主走上街頭,雖然沒有如上述的特殊行動安排,卻也讓整個社會議題得到大量的關注與支持。例如奧瑞岡州波特蘭市的「黑人命也是命」遊行,一排的遊行者手勾著手,一起前行,即表現出理念的凝聚與相互支持。這些在街頭和平行走的抗議者,透過身體在公共空間的現身與行動,凝聚了社會對抗種族歧視的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