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學】關於面對「人生失敗」的思考

【大人學】關於面對「人生失敗」的思考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遭遇嚴重失敗後要怎麼站起來,這涉及兩個面向。一個是當事人的心理強健度,另一個則是當事人的「怎麼看待未知」。

文:張國洋

今天的我想來回答一個讀友的提問,這提問是「關於失敗這件事」。

這位讀友的提問是這樣的,他說:

如何從失敗中站起(比方說創業失敗、戀愛失敗或是工作失敗)比較像非自願性的失敗。

因為一般來說,台灣創業失敗負作用很大──妻離子散只是基本款,人親冷暖很深刻;戀情失敗就看人,有人就下一個,有人為情所困;工作失敗,輕一點當然道歉賠款,重一點可能離職上法院之類的。

我這樣看下來,他的問題應該是想說,人生遭遇失敗是很可怕的,什麼都可能會沒了,那這該怎麼辦呢?

遭遇嚴重失敗後要怎麼站起來,這涉及兩個面向。一個是當事人的心理強健度,另一個則是當事人的「怎麼看待未知」。心理強健度,我一下沒什麼好答案。但怎麼看待未知這部分,我倒有些話想講講。

我想要先問聽眾一個問題:人為何會失敗?

遭逢意外固然會失敗,但另一個更大宗的失敗來源,在於其人生策略引來的必然性悲劇。

怎麼說呢?是這樣子的,我的觀察是,我們之中啊有一類人,他們傾向把人生的重點都放在「預估」,並因此產生了一種「賭馬」+「梭哈」的人生策略。

為何叫做賭馬的策略呢?因為這就像賭徒一樣。賭徒無論是自己做研究也好、問明牌也好,總之他們一心想搞清楚哪隻馬跑得快。然後賭徒就把所有的身家全壓,也就是梭哈地買了這隻馬的彩票。接下來沒事做了,只能等著開獎。

要嘛,就是你賭贏了,你大成功;要嘛,就是你賭輸了,遭遇大失敗。

拿職涯而言,很多人會問我:Joe你覺得我該去AI產業還是大數據產業?10年之後哪個更有前景?我說我不知道,他就去問別人。有人跟他說AI有前景,於是他就跳進去,然後等待產業上升的那一天。

但人生不是賭馬。因為,不管是職涯、戀愛、創業,沒有人能夠預先判斷將來的走勢。而且當你誤以為自己能判斷時,就又會輕忽了行進過程的各種風險。很容易就會一點小失誤,造成連環的敗局。而且當這等開牌的習慣養成後,你就會輕忽了過程能做的部分。

於是有人明明選了科系不喜歡,還悶著頭走到畢業;明明選了工作不喜歡,非要等到好多年後卡住了才動。明明發現職涯趨勢向下了,也非要等到產業崩盤了,才覺得自己好像該緊張一下;明明路越走越窄了,還不敢轉進與退場,總覺得路選了,好像就不能改。馬票買了,就得等最後的結果。

這其實是我們被學校制度制約的一個習慣。大部分我們都在學校待了好長的時間,長到我們以為那裡頭的規則是日常。在學校,老師都會告訴你接下來每一個狀況。你該做什麼,你該怎麼準備考試,你該買什麼參考書、把重點放在哪裡。

你功課好,國中就會有人建議你去念理組,你功課不好,也早早就會有一條路幫你選好。就算你不習慣,你不舒服,你也不覺得自己還能走別的路,只能忍耐到最後畢業,也就是開牌的那一天。

於是學校的過度照顧,害得很多人從小就有一種「如果我不能一開始選好,我就完蛋了」的錯覺。而且還深深地覺得,一旦自己選了就不能改了。就像考試,答案交出去,就只能得等考卷發回來;在這中途,你好似完全無能為力。

但我常常跟別人講,人生並不是這樣。你答案選了,到答案公布前的前一刻都還可以塗掉重寫。你的每個決策都還有調整的空間。

也因此,預估並不重要。

好,或許我應該更精確的說,準確預估這件事,事實上對大部分人而言,是根本做不到的。未來10年會有什麼變化,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沒人知道。所以你幾乎不可能早早看對,壓下身家,守株待兔地坐等結果,這是一個完全不切實際的思維。

大部分如你我這種一般人,無法有超強的預估能力。甚至那些生意很成功的、人生很成功的,也很少人是因為可以預想10年後的狀況而成功。反而更務實的做法,是在人生過程中「摸索與調整的思維」。

所謂「摸索與調整的思維」是說:我其實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我看不了一公里這麼遠,我只能看到前方兩公尺,於是我直接承認我看不遠,但我會想辦法腳踏實地地每兩公尺、每兩公尺的前進,並同時給自己未來各種狀況的劇本規劃,尤其要準備「萬一碰上壞事的餘裕與退場機制」。

也因為這樣,你走兩步發現不通了,你不用面對「啊,我居然看錯的心理折磨」。你可以聳聳肩、可以放輕鬆,因為看錯很正常嘛!就坦率地退回來,然後嘗試左邊看看、嘗試右邊看看。你若願意先承認自己無知,你就會能在行為上非常自由,事實上也應該要讓自己非常自由。

當然,能提升預估絕對不壞,能比別人多看兩公尺,你會略有優勢。但你終究得接受,極限大概也就在此了。沒有人能總是看到很遠很遠,也不可能永遠預估精準。每個人都是會看錯的。一旦你能有這樣的意識,就不會抱持著預估不放。你能放手、你願意接受看錯,願意停損或是轉進,你就遠離了「人生大失敗」的最關鍵因素了。

那些人生會大失敗的,都是因為選定了一個方向,然後不能接受自己看錯,於是在錯誤的大方向上,繼續加碼投入。一但最終沉沒成本高到不可思議時,你就更無法停損了。然後只好拚到底。無論是感情的單戀、是選錯科系、是職涯困境、創業失敗、或是金融投資,其實常常都是不能忍受「我錯了」的過度堅持。

這個概念,大概也是這些年專案管理教我的。專案管理的重點不是預估,而是怎麼面對變動。哪怕是個三個禮拜的短期專案,你都不可能算無遺策。你唯一能做的,是只能隨著專案進行,不斷地收集前方的資訊,分析現況對你的影響,然後準備三五個劇本來做因應。所以專案做久的人,通通都知道預估必然是不準的。你努力花心力提升預估能力也是沒用的,還不如花心力學習怎麼面對變動。

shutterstock_8295749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