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實在太累了,不是不會當媽媽》:我如果當個「逆媳」,你還會愛我嗎?

《你實在太累了,不是不會當媽媽》:我如果當個「逆媳」,你還會愛我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婚姻不是只扮演好太太、好媽媽就夠了,還有「好媳婦」。被認定是一個「不稱職」的媳婦,就足以令人沮喪萬分,而若是被標籤為「逆媳」,往往就不只是「我努力」就可以簡單解決的問題了。

文:陳彥琪

黑掉的媳婦──我如果當個逆媳,你還會愛我嗎?

一個做媳婦的最高境界──原來你也可以擁有不喜歡對方的權利,但不需用攻擊、貶損對方的方式與之抗衡,而仍能堅定的保有自我,自在的做自己。

我從小就是個有點被寵壞的孩子,託有一個傳統持家的母親在家忙上忙下的福,我不太洗衣服,也不會煮飯,就連吃完飯的碗盤,也是母親一嘴叨唸,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端進洗碗槽裡。從小到大,不是像個千金似的住家裡、吃家裡,就連出了社會,在外地工作,仍幸運地遇到黃金室友。青菜都是對方老家寄上來,室友熱情的燙給大家一起吃的。因此,在嫁人之前,我母親對我的嫌棄、嘮叨從來沒有停止過。

「你以後嫁進人家家,什麼都不會做,看人家怎麼說你!」

「你怎麼這樣跟大人說話?嘴就是要甜一點呀。以後嫁進別人家,人家才會喜歡你~」

每次聽到這種話,我跟我的母親當然免不了一番唇槍舌戰。

有趣的是,當時的我,也只是很直覺地反駁我的母親:「拜託~我也只有在家這樣好嗎?我在公司,還會幫忙打果汁咧!」或是既軟爛又賴皮地回答:「那也是在家裡有你做,我才懶呀。我在別人家才不會,好不好!」

但我漸漸發現,在家務分工中同樣被寵壞的弟弟,頂多被我母親唸著:「這麼大了,怎麼碗放一整天,也不會洗?」卻從不會提「以後娶老婆」怎麼辦之類的話。

當媳婦的「學問」

人生終究不太可能一輩子爽爽的蹺著二郎腿過,我還是嫁進人家家裡當媳婦了──跟公婆同住的那種,並發現所謂的「願意幫忙」,在嫁作人家媳婦的角色任務裡,是多麼奇怪的存在:媳婦「本來就應該」要做家事才對呀,怎麼會是「幫忙」呢?你怎麼會只有打掃自己的房間而已呢?家裡面的客廳、廚房、浴廁是「我們一家人」共用的,當然要一起負責囉!

於是,婚前的禮貌與客氣,在婚後,則成為了必要與當然。幸運的是,公婆也沒對我這個家事白痴的媳婦翻白眼、指手畫腳,但我自己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當一家人吃飽飯,坐在客廳,看著電視,我的婆婆便開始收拾餐具。當她一人走進廚房,開始清洗碗盤時,我就開始如坐針氈,最後,我還是跟著跑進廚房,幫忙壓洗潔劑、把碗盤放進烘碗機裡頭,聽著婆婆告訴我:「深的盤子放左邊,淺的碟子放右邊,你公公拿出來用才習慣。」

我突然好像有點理解了。嫁人之前與之後的衝突感受,那種感覺好像找工作一樣,如果自己面試時,佯裝著一百分的樣貌,進了公司後,若不能做到一百二十分,最後吃苦的還是自己。

換作媳婦這個角色,原本只要碰面時,讓自己表現得端莊、體貼就好,想不到一起住之後,想要吃飽飯就蹺個二郎腿、滑手機,也覺得綁手綁腳,更遑論有了孩子後,還有「是否勝任好媽媽」的任務、壓力。種種來自夫家的考核與評價,不知壓垮多少世間媳婦。

婚姻不是只扮演好太太、好媽媽就夠了,還有「好媳婦」?!

有趣的是,網路上有許多「好媳婦妝容」、「好媳婦穿搭」的教學,討論度熱烈程度不下面試妝容、約會穿搭。足見交往中的女性,對於「醜媳婦見公婆」的壓力與不安,以及期待自己被喜歡、被認同與接納的渴望,有多麼深。

但是真正進入了對方的家庭後,「媳婦」們開始發現,進去之前可以當客人,不用洗碗,也不用煮飯,但一旦被「認證」後,長輩們開始會在吃完飯前,把自己叫進廚房,開始「幫忙」。

我甚至聽過,準婆婆要準媳婦跟著進廚房:「煮飯給我瞧瞧。」準婆婆在旁盯著準媳婦的手法,開始評論準媳婦的做菜手藝,還有叮囑「我們這家人」的用餐偏好與習慣。

於是,媳婦開始感到壓力,甚至對比家中其他妯娌姑嫂,而看到婆婆的偏心,並感到不公平與委屈、傷心。到底是我做得不好,不得你歡心?還是,你本來就不喜歡我,對我處處挑剔?

原來,婚姻不是只扮演好太太、好媽媽就夠了,還有「好媳婦」。被認定是一個「不稱職」的媳婦,就足以令人沮喪萬分,而若是被標籤為「逆媳」,往往就不只是「我努力」就可以簡單解決的問題了。

Sad and stressed pregnant woman. asian young female lady at home depressed not ready to be mom sitting on couch sofa at home. beautiful upset girl cover face by hands having problem parenthood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自己,包括身邊的女性朋友們,我們這群「現代媳婦」有著一些矛盾又衝突的困境。在「男女平等」教育下的女性,有些教育程度與社經地位甚至不亞於自己的丈夫,不論對於養育孩子,或是財務家務分工,也有相當程度的想法與主見,但對自己「媳婦」的角色,仍有著被喜歡、被認可的期待,而在與公婆相處的衝突中,讓自己痛苦不已。

許多媽媽為了孩子,寧可讓自己「黑掉」

我常聽聞許多媽媽為了孩子,寧可讓自己「黑掉」的案例。

從老人家沒有習慣帶汽座就把孩子載出門,或是老餵孩子喝多多、吃零食,甚至跟孩子講一些「弟弟出生,爸爸媽媽就不要你」的話,讓現代媳婦們火冒三丈。有的選擇直接拒絕、頂撞長輩,甚至被逼得急著在孩子面前反擊與批評。好像為了孩子撕破臉,也在所不惜。

然而,這樣一做,不僅先生尷尬、為難,夫妻間吵個不停,甚至可能引發婆媳衝突、家庭大戰。這些都讓現代媳婦們身心俱疲,對自己不討喜的樣貌,也深感沮喪,渾身不舒服。

我在書中雖然常提「要為情緒劃下界限」,但能否承擔劃下界限的後果,說實在,真的很不容易。

做自己,與被接納、喜歡,彷彿成為二選一的難題。我沒有不心懷感恩、沒有不願孝敬長輩,但公婆姑嫂就不是自己的親人呀!難道我選擇了劃下界限,就得一身黑、終身黑,讓先生難做人,媳婦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