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進行式:漫天黃沙土地貧瘠不是《星際效應》中的未來場景,而是我親眼在這裡見到的現在

氣候變遷進行式:漫天黃沙土地貧瘠不是《星際效應》中的未來場景,而是我親眼在這裡見到的現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受氣候變遷影響最大、最立即的受害者,並不是我們這些工業化的受益者,而是在世界最幽微的角落、世世代代靠天吃飯開發中國家的農民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們的生活,跟電影有多像?Interstellar(星際效應)裡開場的場景,車子在玉米田中飛馳,空氣中的漫天黃沙,氣溫越來越高,土地再也生長不出任何作物。

來烏干達前的我會覺得,這應該又是科學家和電影導演存心恐嚇觀眾,但現在卻認為,這不是遙遠的未來、更不是科幻小說,而是真真切切的真實生活。雖然還沒像電影裡面演的那麼嚴重,但我已經親眼看到在非洲大陸,氣候如何改變、如何吞噬人們原本的生活。氣溫升高、漫天黃沙、土地再也不如以前肥沃。

氣候變遷,這個我們從小在課本裡就出現的詞,什麼節能減碳、隨手關燈、愛護地球之類的標語,台灣人大概再也熟悉不過。但大多數人對氣候變遷的印象,大概也就僅止於,今年夏天特別熱、梅雨季的雨特別大、溺水的北極熊或是吐瓦魯快被淹沒了之類的。

氣候變遷對從小生長的都市、離土地越來越遠的我們來說,只是幾秒鐘的抱怨,躲回冷氣房,繼續回到日常生活。各種數據、報導和紀錄片,更是遠在天邊。與其說是真實情況,還更像勸世良言(跟我們說冷氣開太冷、不關燈會遭天譴下地獄這樣)。氣候真的真的在改變嗎?就算氣候真的在改變,我們也無能為力啊!

直到最近幫忙World Wildlife Fund(WWF)採訪農民氣候變遷對他們生活的影響時,我才驚覺,原來Interstellar並不是無端恐嚇觀眾。受氣候變遷影響最大、最立即的受害者,並不是我們這些工業化的受益者,也未必是海平面上漲的小國島民和北極溺水的北極熊,而是在世界最幽微的角落、世世代代靠天吃飯開發中國家的農民們。

他們沒有享受工業化的果實,卻要默默的承擔工業化的惡果。

「氣候變遷對你來說最大的影響是什麼?」我問我的農民朋友。

「氣候變遷對我們的生活改變實在太多了,乾季變長、溫度升高,你看現在,在往年乾季應該快結束了,但卻連一滴雨也沒有,原本只需要走不到一公里就有水源,現在村莊很多人都需要走兩到三公里去提水。更不用說土地欠收和氣候異常造成的病蟲害。」我的農民朋友臉色凝重,無奈地說。

農民們一代一代,荷著鋤頭,赤著佈滿泥土和厚繭的腳,頂著烈日,每天每天到田裡辛勤工作。這種靠天吃飯的工作,遇到淹水旱災、各種病蟲害,也只能雙手一攤自認倒霉。好險烏干達氣候得天獨厚,並沒颱風也沒地震,土壤十分肥沃,原本的自然災害並不多。但從2000年以來,過去十幾年才一次的重大災害,現在幾乎年年上演。

原本不用施肥,一英畝的田都能生產1500多公斤的玉米,雖然IPCC(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研究報告指出,預計2020年會降低至原本一半的產量,但現在許多地區有一半的收成就偷笑了。農民花大錢買肥料,施了肥,辛勤的照顧(還請牧師來祈福禱告),才勉勉強強到達以前的水準。

其實不只是氣候變遷,甚至連牲口、作物的病蟲害都比以前頻繁,重創農民原本就已經微薄收入,有許多家庭種的作物甚至不夠自己吃。受影響的不僅僅是農事,因為溫度上升,瘧疾更是比以前更加猖獗,讓年幼、抵抗力弱的小朋友暴露在危險之中。

其實瘧疾並不是很難治愈的疾病,甚至只要睡在蚊帳裡就可以預防,但交通不便的鄉村、難以到達的診所(到了醫生還不一定在)、昂貴的藥品和缺乏蚊帳,瘧疾仍然是烏干達兒童的主要殺手。

能做的不多,只能由牧師祈福,祈求風調雨順

天氣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我的農民朋友們跟我這麼說,天氣變熱,雨變集中,像是今年的乾季一滴雨都沒下,兩個月了真的一滴雨也沒下(每天漫天黃沙讓我覺得這豈不是Interstellar),以前常常看到的野生猴子、鳥類變少了,反而一些掠食動物出沒於村莊,因為牠們就像人類一樣,也在找食物,也在找水源,從深山的森林下來,冒險闖進這個動物的禁地。

從山上流下的溪水不是乾涸,就是變混濁,路邊那些頭頂著黃色塑膠桶的婦女和小孩,可能剛剛才在大太陽底下走了兩三公里的路,從河邊提供一家人使用的水。雨季的時候,卻是暴雨、冰雹災難頻傳。在這裡,每兩年一次的割禮祭典都有一個名字,紀念當年發生的大事,前幾年的名字是土石流,那是個雨季的暴雨,深山裡的土石流掩埋了整個村莊,就像是小林村一樣。

有一次回家,跟一個Boda司機聊天,他說他自己一個人住在城裡,沒有家人也無家可回,因為那場土石流奪走了他所有的家人,他的父母和他的妻子都被埋在土石之下,家沒了、故鄉沒了,他只剩自己孓然一身。他輕快的說著,好像在講別人的故事,語氣跟講他今天吃什麼一樣稀鬆平常。他說,不然能怎麼辦?日子還是要照過啊,我沒有時間悲傷太久,也沒有能力怨天尤人。政府重建、保險補償,這是人們不敢奢求,也絕無可能的想像,日子還是要過,只能靠自己微薄的力量。

樹變少了,森林變少了,這是我朋友們的另一個觀察。因為醫療進步,人口急劇增加,人們因為人口壓力開墾森林,砍伐樹木蓋房子、燒柴煮飯、耕作,樹變少了,氣溫自然上升,除了是整個大環境的氣候之外,還有每個地區不同的微型氣候。

如何減輕氣候變遷的影響?我們是節能減碳、隨手關燈(雖然不曉得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尤其台灣工業用電比民生用電還多),在烏干達則是多種樹、多施肥和使用節能的爐子(這樣就不用砍樹燒柴)。種樹雖然無法改變整個世界的大趨勢,但至少能改變一個地區的微型氣候,降低溫度、增加降雨量,而且剛種的新樹因為生長較快,比老樹能吸收更多二氧化碳。

另外,病蟲害肆虐、地力下降,作物欠收,補救的方法似乎只有買肥料、買殺蟲劑一途(有些有錢的農夫會自己出錢蓋灌溉系統,但數量極少),但氣候越來越難預測,花大錢投資,用了也未必豐收。這其實也是我覺得最矛盾的地方,我們將工業化的外部成本加在非洲的農民身上,現在我們卻到頭來教導農民使用肥料和農藥,對抗先進國家一手製造出來的氣候變遷。

IPCC預測在2020年的今天,撒哈拉以南非洲氣溫平均會上升1.5到3度,七千五百萬人到兩億人會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氣候變遷」是現在國際發展的buzz word,其嚴重性讓國際各大組織,無不積極想辦法減輕其對非洲的影響。大筆的資金從世界銀行、美國國際開發總署等等發展組織和基金會挹注進各個計劃。

大部份的計劃分成兩種,一種是mitigation,減低氣候變遷的影響,像是多使用替代能源和多種樹;另一種則是adaption,簡單來說就是適應(擁抱)氣候變遷,像是種植短期作物和使用肥料等等。這全球幾兆美金的援助和貸款到底有沒有成效,我也無法斷言,使用農藥肥料的農民確實有增加,也有更多農民種樹,但追根究底,如果我們這些工業化國家如果沒有節制,做再多也是枉然。

氣候變遷對我們來說遠在天邊,是遙遠的未來,但我們製造的這些工業化惡果,卻真真切切的發生在非洲農民身上(其實不只是非洲農民,而是全世界的農民)。資源越少的人,遭受自然變遷的打擊就越大,他們沒有水圳、沒有保險、沒有休耕補助、沒有老農年金、絕大多數的人買不起農藥肥料。他們更是沒有辦法只說句「怎麼這麼熱」然後回到冷氣房繼續生活,因為那代表的是收成歉收、是飢荒、是瘧疾。

非洲的農民幾乎沒有享受工業發展的果實,大多數的家庭甚至連電都沒有,但他們卻是氣候變遷最首當其衝的一群人。

註:

這個WWF的計劃很有趣,每個人都能上傳自己身邊有關氣候變遷的影響和故事,讓氣候變遷不再是冷冰冰的數據報導,而是一則一則與每個人切身相關的故事。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eres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