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政府禁播就值得一看?女權運動家:《印度的女兒》簡直就是反女性!

被政府禁播就值得一看?女權運動家:《印度的女兒》簡直就是反女性!
Photo Credit: 印度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影片中,從一開始就有其論述的設定:「一個受過教育而英文說得很好的女孩,被來自貧民窟沒有受過教育而貧窮的男子強暴。」

由英國女導演烏德溫(Leslee Udwin)所拍攝的紀錄片《印度的女兒(India’s Daughters)》在這個月引起了軒然大波。起先是前期宣傳片中,播出了這部紀錄片裡最大的噱頭,被叛了死刑的主犯之一穆凱什(Mukesh Singh)在鏡頭前,大喇喇的說出他對「好女孩」的定義:晚上九點不會在外閒晃、女生在強暴中要付的責任比男生更多、男女本就不平等,以及好女孩不會穿著「錯誤」的衣服流連酒吧等等。

穆凱什的訪問立刻在網路與媒體上瘋狂流傳,也為這部紀錄片做足了宣傳效果,但印度警察卻向法院申請禁制令,以會造成社會緊張與恐懼為由,封殺這部紀錄片。印度內政部長拉傑納特(Rajnath Singh)更在國會中譴責這部紀錄片,強硬的表態印度各媒體不得播出。

這部紀錄片原本預定在3月8號國際婦女節,在BBC英國廣播公司還有NDTV新德里電視台播出,但由於未演先轟動再加上在印度政府強硬的態度下,BBC決定在4號搶先播出,也在當地媒體圈以及女權運動圈中,掀起一陣波瀾。

(相關報導:印度電視台有種:你禁播?我停播!

Photo Credit: 印度尤

我從這部紀錄片的宣傳期開始,一直到引發爭議、播出以及後續的問題都持續的關注著,但說實話,雖然《印度的女兒》紀錄了印度女權史上的一個重要的事件,也因為大家不滿印度政府干預媒體自由,而掀起全球媒體的更多報導。

我不認同印度政府、警察系統以及法院動用公權力來禁播,但我也並不覺得,這是一部好的紀錄片。

總長不到一個小時的紀錄片,卻花了我數天時間才將其完整看完,觀看過程中我不時得要深呼吸,甚至起身到戶外走走。即使我已經在印度這個國家待了三年,也因為記者工作的關係而更了解這些情況,但那些如刺般的事實與心態還是讓我極度不舒服。但是,比起這些都還讓我不舒服的是這部紀錄片所採取的處理方式──一種讓人如此不舒服、缺乏敏感性,同時沒有深入探討問題核心的處理方式。

Photo Credit: 印度尤

Photo Credit: 印度尤

先從最具有爭議性的主犯穆凱什的訪問說起,導演烏德溫在爭議爆發後宣稱,她整部紀錄片的主旨,在於「男人為什麼性侵」,她所要揭示的,是男人的心態(Mindset),因此我們看見了穆凱什以及其兩名辯護律師在鏡頭前,闡述他們對女人的定義,以及一個好女人究竟應該要是什麼樣子、做什麼樣的事。

如果這部紀錄片的核心在於探討印度男人的心態,那麼除了穆凱什和他兩個有著所謂「傳統思維」的律師,以極度扁平的方式論述他們對女性價值之外,我並沒有看見關於印度男人心態的深入紀錄或探討。包括形成、背景以及發展,乃至於在印度的文化、種姓制度、經濟環境以及權力不平衡等問題。

這部紀錄片只是在淺層遊走,彷彿在昭告天下:「印度的男人就是這樣,就這樣!」就像是丟了一個震撼彈,引發了軒然大波之後就棄城逃走一樣。

除此之外,我對於這部紀錄片中,大篇幅的讓穆凱什陳述當時的犯案細節感到不可思議,2012年底的新德里巴士強暴案,之所以造成這麼大的反彈,其中一個主因在於這並不只是一起強暴案,同時還包括傷害、謀殺以及搶奪財物等等。犯案過程中的兇殘與冷血,足以稱得上是泯滅人性,也因此犯案過程的重現充滿各層面的敏感性。我的質疑是,這些細節是必要的嗎?

Photo Credit: 印度尤

這起案件仍在審理當中,由被判死刑卻仍在上訴中的嫌犯重述過程,是否可能影響法院判決?尚未定讞而仍在上訴中的案子,紀錄片選在此時播出並有大量主犯的主觀陳述,時機恰當嗎?過程中的那些細節詳細重述,對於受害人家屬而言是否是再次傷害?犯案的動機、作案方式甚至是最後逃亡與毀滅證據等等,又是否會被模仿?

而穆凱什、獄中導師以及辯護律師三方密集性的論述,這六名強暴犯在當時究竟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態和目的,去「懲罰」這樣一個在晚上九點,卻和另一名男性單獨外出的女大學生,要怎麼樣讓她「學到教訓」(Teach her a lesson),也讓我覺得匪夷所思。特別是辯護律師以握拳方式,前後揮動的講述進出女性身體的懲罰心態,讓我覺得噁心至極。

我和我的印度製作人就這部紀錄片討論了許多次,詳述犯案過程以及以這麼多的內容闡述扭曲而錯誤的心態,是我們所不能認同的。

「你期待什麼呢?你難道期待穆凱什在鏡頭前面說,他真的對這件事情後悔至極?你期待他對女性的尊重和理解?很多人說他們對於穆凱什的論述非常驚訝,你問我驚訝嗎?我一點也不驚訝。給了他們這麼大的舞台去闡述這樣的心態,是為了什麼?這部紀錄片究竟帶來了什麼樣的益處(Benefit)?這是陳述這個故事的必要方式嗎?」我的製作人問。

而我們的答案都是不必要,這部紀錄片本來有其他更多的選擇。

Photo Credit: 印度尤

Photo Credit: 印度尤

克里希南(Kavita Krishnan)是這部紀錄片中的其中一位受訪者,也是我從2012年新德里強暴案爆發之後,就一直熟識至今的女權運動家,我在這部紀錄片引發爭議後就立刻聯繫了她。

她告訴我,當她第一次接受烏德溫訪問時就覺得不對勁,因為她的第一個問題是:「請問你有參加這次的女權運動嗎?」克里希南可以說是全印度最知名的女權運動家,而這個總共花了兩年的時間,完成這部深究新德里巴士強暴案與印度女權運動的紀錄片導演,卻似乎毫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