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入黨投票受阻成「導火線」黃捷退黨控時代力量不公,三大爭議一次看

妹妹入黨投票受阻成「導火線」黃捷退黨控時代力量不公,三大爭議一次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蓉的入黨案,除了出現12人刷同1張卡繳費的情況外,還出現此案12人的居住地與通訊地皆與雲林縣無關的情況下,但是黨證領取地點皆填寫於雲林黨部。

時代力量近日風波不斷,高雄市議員黃捷的妹妹黃蓉日前爆料自己申請入黨、想參與決策委員投票時發生問題,雖然時代力量選舉委員會於昨天澄清黃蓉所說「被投票」是誤會;但黃捷無法接受,昨晚宣布退出時代力量,並直指黨中央的黨員審核機制和決策委員會的選舉都不公平,妹妹並非個案;時代力量也再次回應說明。他們在吵什麼?為何妹妹黃蓉的入黨爭議,會成為備受注目的黃捷終究還是決定退黨的「最後導火線」?

爭點一:黃蓉的入黨申請到底有沒有成功?為何會發生「被投票」?

黃捷妹妹黃蓉日前臉書發文指出,今年6月網路申請入黨並繳了黨費,但要登入投票時,網站系統卻說她尚未是黨員的「已送紙本審核」階段,且顯示「已經投票」訊息,懷疑自己成為人頭黨員「被」投票,打電話、截圖寄信給黨中央,都沒有收到回應。

黃捷凌晨在臉書要求時力一天之內說清楚,時力黨中央也於昨日下午召開記者會說明。決策委員改選監選委員王景弘說明,黃蓉所取得的「決策委員會投票連結」應該是其他黨員傳給他的,但系統設計為每個黨員都有一個專屬的投票連結,黃蓉看到的「已經投票」,是給他連結的黨員的專屬連結,黃蓉才誤以為自己已經「被投票」,不過事實上選票連結皆獨立產生、均為獨立選票。

事實上黃蓉繳費成功後,並沒有直接成為黨員,只有繳一年黨費的「期限」在系統中出現,事實上她的黨員資格仍在審核中,所以黃蓉在這次的決策委員選舉中並不具備投票資格。對於系統發生這樣的疏失,選委會也在記者會上鞠躬道歉。

時力第2屆決策委員改選選舉委員連郁婷今天也重申,昨天選舉委員會道歉是針對網站設計不周,以致於讓黃蓉以為繳了黨費就能入黨,因此產生「誤會」。她說,發生像黃蓉這樣的被投票爭議,代表選委會做得不夠周全,本來就該道歉;選委會雖然道歉,但不代表對方願意接受;雙方認知不同。

爭點二:黃蓉申請入黨為何2個月還沒通過?

至於為何黃蓉至今還沒有入黨成功?時代力量組織部主任黎訓瑩昨天在記者會上說明,黃蓉於2020年6月4日在線上申請入黨,並以信用卡繳納黨費,結果發現有其他11位申請者,皆以同1張信用卡繳納,以致於審查人員審查時,認為有不符「經驗法則」之處。

黎訓瑩提及,同時審查其他申請案時,對於總共367件線上申請的申請案內容有疑義,包括代繳黨費、電話查核不符、資料核對錯誤等,基於上述理由,審查人員於7月4日通知申請人們於7月10日前回覆補件表單,或於7月25日前親自至中央黨部或各地方黨部,檢具身分證件,進行補件查驗,不過實際補件率僅有9.3%。提出控訴的黃蓉也並未在期限內完成補件查驗程序。

對此黃捷則反駁,入黨辦法寫得很清楚,填資料、繳黨費就能入黨,他幫妹妹刷卡繳黨費「有什麼問題」,用刷卡的經驗法則判斷誰能入黨「實在太荒唐」,並指秘書長陳志明前陣子稱有大量入黨異常狀況,除將部分疑慮送交紀律委員會審查,還暫停入黨申請,也曾要求提供親友名單等,質疑「難道黨內的公平正義是由秘書長決定誰能優先入黨?」。

黃捷也指出,8/14紀律委員會決議暫不審議此案,但審核入黨的時間點,會很直接地影響此次的選舉權益,因此紀律委員會決議不審,很可能造成部分民眾投票權益受損。而且這段期間有人未補件就成功入黨,黨中央有必要說明,公布暫停入黨後,是否優先讓特定審核名單入黨?哪些人於這段時間成功入黨?

在今年5月底,時代力量確實傳出入黨申請異常狀況大量發生,包括大量代繳黨費、資料查對不符、紙本申請資料遭塗改,甚至非本人申請入黨等。陳志明今天在臉書上說明,當時因雲林、宜蘭黨部入黨異常情形嚴重,由9名時任決策委員在7月4日時共同決議,由律師曾威凱約談兩地方黨部主委以釐清相關事況發生原因。

在取得兩主委說法後,決策委員會於7月30日由7名時任決策委員共同決議暫停雲林及宜蘭黨部主委職權,並將全案送交紀律委員會調查。並非他一人單獨決定誰能優先入黨;而黃蓉的入黨案,除了選舉委員會昨天下午所說的出現12人刷同1張卡繳費的情況外,還出現此案12人的居住地與通訊地皆與雲林縣無關的情況下,但是黨證領取地點皆填寫於雲林黨部。也就是黃蓉的入黨申請,跟之前的大量異常申請屬於同一情況,因此還在調查當中。

另外黃捷也質疑,時代力量高雄黨部主委陳惠敏過去曾經幫陳為廷繳交黨費,為何他就不能幫自己的親友繳交黨費?批評時代力量黨中央為鞏固權力,做不到最基本的公正。陳惠敏則回應,與陳為廷是多年好友,自己擔任秘書長時,因對方黨費到期才先替他續繳,後來陳為廷也已還她600元。

爭點三:決策委員會選舉「不公平」嗎?

黃捷從昨晚的臉書發文到今天早上的記者會,多次指控決策委員會的選舉「不公平」,除了前時力黨主席黃國昌的「國運昌隆」配票潛規則,還有前秘書長陳惠敏能決定誰有投票資格的「類做票」行為。妹妹黃蓉的入黨審核遲遲未能通過只是「導火線」,她真的累了,並喊話黨中央「還黨費」,要求時力不要收黨費又不讓妹妹投票。

對此陳志明表示,在7月30日決策委員會共同決議要先暫停雲林和宜蘭地方黨部的入黨申請後,才發生決策委員總辭與補選,黨部同仁依照決策委員會決議執行相關事務,都在決策委員補選開始前,並非在選舉過程中,並沒有「因人設事」。黃捷主張此案是因為陳志明或紀律委員,影響申請入黨者的投票權益,時間與邏輯均不正確。

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沈榮欽臉書上說明,時代力量的決策委員選舉,採用「無記名全額連記法」,也就是選幾個投幾票,要選出15位決策委員,候補3位,但每個黨員不是1人1票,而是每個人有「18票」可以投。如此一來,想拿下所有決策委員,只需要掌握黨員4成左右的選票,就可以掌握全局,這種選舉方式容易配票,選出來的結果比例代表性也會較容易不足。

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捲入SOGO收賄案後自行宣布退黨,由黨團總召邱顯智暫時代理;時力的決策委員在本月5日提出總辭,並訂於於25日進行改選,結果預計於明(28)日出爐,包括立委陳椒華、王婉瑜、邱顯智,2020年立委參選人高鈺婷、林佳瑋,前發言人李兆立、陳志明,智庫執行長彭盛韶,黨代表王奕凱等人都參選,而原本也參選的市議員曾玫學、黃捷則在這週內紛紛退黨,對時代力量整體增加了許多動盪的因素。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