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課題(一):選手濫用興奮劑已突破「國家」範疇,甚至發展到改造基因?

東京奧運課題(一):選手濫用興奮劑已突破「國家」範疇,甚至發展到改造基因?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京奧運與帕運舉辦在即,新冠病毒感染卻在全世界蔓延。在此背景下,興奮劑問題也再次引起人們的擔憂。隨著全球化的發展,如今這個時代,無論是體育產業還是選手,都早已跨越了國界。使用興奮劑就像病毒一樣,正在世界範圍不斷蔓延。

文:瀧口隆司

對俄羅斯的嚴厲處罰

去(2019)年12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以俄羅斯提交的檢測資料多處造假為由,做出禁止俄羅斯今後四年參加國際重大賽事的處罰。俄羅斯不服此裁決,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了上訴。但據估計,除那些能自證清白的俄羅斯選手之外,其他俄羅斯選手將無法參加東京奧運。而引發興奮劑問題的俄羅斯田徑聯合會,被國際田聯暫停會員資格。俄羅斯田徑選手將繼續無緣國際重大賽事。

也許是震懾於如此嚴厲的處罰,最近俄羅斯田聯主席承認存在偽造興奮劑的不當行為,大概是覺得已無法繼續向國際體育界撒謊了吧。但不得不說,為時已晚。

此次俄羅斯的興奮劑問題,可以回溯到2014年德國公共電視臺報導俄羅斯田徑界有組織地使用興奮劑的醜聞。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經過調查,認定這是俄羅斯全國系統性使用違禁藥物的行為。之後,俄羅斯體育代表團雖然獲准參加了2016年里約奧運,但有一百多名涉嫌選手被排除在外。2018年平昌冬奧,俄羅斯被禁止以國家體育代表團的方式參賽,只限於那些能證明自身清白的選手才被允許以個人身份參賽。

興奮劑使用已突破「國家」範疇

從上述過程來看,似乎只有俄羅斯特別突出地違禁使用興奮劑。但現實情況並非如此,興奮劑違規使用已經突破「國家」範疇,正逐漸蔓延到全世界。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於去年底發佈的2017年度興奮劑違規使用報告顯示,違規最多的是義大利(171件),其次是法國(128件),第三名為美國(103件)。其後依次為巴西(84件)、俄羅斯(82件)。而日本雖不在違規使用前十名之列,卻也有七件。全世界有114個國家和地區,涉及選手違規使用興奮劑的問題。

東京奧運之前,還爆出了另一個重大新聞。那就是,中國的泳壇英雄孫楊被禁賽八年

孫楊是一名中長距離自由泳選手。他在2012年倫敦奧運和2016年里約奧運上共獲得了六枚奧運獎牌,其中包括三枚金牌,在世錦賽上也獲得了11枚金牌,是世界頂級運動員。2014年時,他以澳洲為基地開展訓練,但在一次賽後檢測中被發現使用興奮劑,受到禁賽三個月的處罰。2018年,他在家中接受飛行檢查時,其保安毀壞了採集好的血樣瓶,引發了軒然大波。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對此等惡劣行為作出了嚴厲處罰。禁賽八年,事實上相當於宣告將28歲的孫楊逐出國際游泳界。

在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報告中,中國的違規者僅次於俄羅斯。從前曾爆出中國女子游泳和長跑項目選手集體違規使用禁藥。不知現在是否還存在那種風潮。但就像孫楊是在澳洲教練指導下開展訓練一樣,至少如今已非舉國培養世界頂級選手的時代了。

舉重選手也相繼爆出使用興奮劑重大醜聞。美國的奧運專業媒體《五環》雜誌主編艾德・富拉,是《每日新聞》的撰稿人。據他說,參加東京奧運的各國舉重選手男女合計196人,比2008年北京奧運減少了大約70人。

這是因為,在對奧運選手按規定保存10年的樣本再次檢測時,各國舉重選手中陸續有人被發現違規使用興奮劑。對此,國際奧會做出處罰,禁止這些選手參加東京奧運。另外,還有報導說,匈牙利籍的國際舉重聯盟主席,曾經通過認可違規操作的檢測樣本來換取賄賂。

AP_19204413807100
遭禁賽八年的中國游泳選手孫楊|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甚至發展到改造基因?

那麼,興奮劑使用氾濫背後有什麼樣的背景呢?

有人認為,東西冷戰結束後,一直被懷疑違規使用興奮劑的東德等東方陣營國家的教練和選手紛紛失業,流落到世界各地,他們的「技術」也隨之擴散到世界各地。衛星轉播技術進步導致職業競技體育獲得國際性發展,歐洲一體化使得選手轉會市場實現自由化,這些都促進了人才的跨國流動。有人認為,網際網路讓人們更容易從國外弄到違禁藥物,也是原因之一。而這些,都是全球化的負面產物。

以前的違規使用興奮劑,主流做法是使用違禁藥物來增強肌肉、提升耐力,或是通過「血液回輸」方式(即在賽前把之前抽取的自身血液輸回體內)提高血液攜氧能力。在很容易就能買到的營養液裡,也有可能含有違禁物質。

近年來,最令人恐怖的是「基因興奮劑」。這是從基因療法發展而來的,將含有特定功能的遺傳物質注入細胞,以改變遺傳訊息,進而促進肌肉和紅血球的生成。

比如,將治療肌肉萎縮症的基因療法應用到選手身上的話,據說有強化肌肉的作用。另外,用於治療嚴重貧血患者的基因療法,據說能增加血液中的紅血球數量,提高血液攜氧能力,而這有利於提升運動員的耐力。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2018年將基因興奮劑列入違禁名單。不過,由於基因興奮劑不像一般違禁藥物那樣可以通過尿檢或血檢輕易發現,因此目前還沒有典型的違規報告案例。

出於為國爭光或商業利益的動機

我不認為依靠嚴格的檢測和處罰措施,就能讓興奮劑從體育世界消失。因為其背後存在競技能力提升帶來的「好處」。政治上,在奧運上獲得獎牌,有利於提升國家威望;商業上,選手的出色表現可用於商業宣傳。

排除一切違規操作,依靠自然天賦的身體一決勝負,這才是體育運動本來應有的面目。但是,要讓世界回歸這一原點,並沒有什麼「特效藥」。要想杜絕興奮劑,就必須重溫開展體育運動的意義和公平競爭精神,就必須從小做起,在學校教育和體育俱樂部的指導中明確指出使用藥物對於身體健康的危害。我們只能不斷致力於這些確實並細緻的工作。

用詞解說:服用興奮劑

服用興奮劑,是指非法使用可能有助於提升競技能力的手段(藥物或方法)。這有違公平競爭的體育運動基本理念,並有可能對選手身體健康造成嚴重傷害。國際奧會(IOC)於1999年成立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專注於打擊和預防體育界使用違禁藥物。

作者介紹:《每日新聞》報體育評論員。1967年生於大阪府。1990年入職後,作為體育記者採訪了四屆奧運,還負責棒球、足球、橄欖球、相撲等的採訪報導。歷任體育部編輯委員、水戶分社長、大阪總社體育部長後,出任現職。發表於報紙的長期連載《奧運哲人大島鐮吉物語》,獲得2014年度美津濃體育記者優秀獎。著作有《從資訊爆炸時代的體育報導史解讀未來》《體育報導論新聞記者尋求的媒體視點》(均由創文企劃出版)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 東京奧運課題(二):被商業轉播束縛,臃腫化的奧運「巨象」走入狹路
  • 東京奧運課題(三):體育離不開政治,連開幕日也充分考慮了政治日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