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YouTuber菜浿梨子:女演員拍「政治嘲諷」影片爆紅,韓國瑜敗選後遇瓶頸

專訪YouTuber菜浿梨子:女演員拍「政治嘲諷」影片爆紅,韓國瑜敗選後遇瓶頸
Photo Credit: 菜浿梨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演員之路未開,她轉作臉書粉專短片,卻拿到比當演員更大的關注,這也讓菜浿梨子百感交集。菜浿梨子說:「你說我真的要追求什麼?主要是父親的肯定⋯⋯」

台灣YouTuber如繁花盛開,乍起乍落。前浪有人持續前進,也不少半途殞落。而後起之浪卻也前仆後繼,等待成為下個爆紅的網路明星。

2019年選舉期間,以數支嘲諷韓國瑜短片,掀起一陣討論的YouTuber菜浿梨子,她的臉書粉專「菜浿梨子」在短片推出之前,不過三千餘追蹤數,目前卻已累積三萬三千讚、四萬追蹤。而她粉專影片最高的觸及人數是180萬,YouTube影片最高也有109萬次觀看

跟知名YouTuber相比,菜浿梨子的數據自是普通。但她以貌美的女演員身分,拍攝「政治嘲諷」的搞笑影片,在女網紅中可算特別。而她影片內容也不算大眾,甚至連「人類圖」解說的影片都有。其他不管是在短片中化身「神算」半仙,藉分析「韓國瑜」姓名學的拆字短片,來諷刺其無腦低格;或藉由統一發票兌獎,來嘲諷中國的文攻武嚇

總的來說,都較偏「文青」、「覺醒青年」喜愛的主題。這樣的走向,也不免令人好奇,這樣的女生,為何會成為YouTuber?

1
Photo Credit: 菜浿梨子

菜浿梨子的外型,被媒體形容為「亮眼可愛」。她換過不少工作,唯一長期從事的就是「演員」。她2013年從接演短片開始,時不時會參與各種戲劇、電影的拍攝,細節說來繁雜,最近曾參演兩部知名台劇。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她飾演編輯小A,有一些台詞;在《誰是被害者》裡則飾演媒體記者,對話也是幾句。可說主要屬於三線女星,是容易被遺忘的角色。就一個出道七年的女演員來說,說是站上一席之地,卻也可說幾無成就。

「我演戲演很多年,都沒機會演什麼重要角色。如果要問我為何開始拍搞笑短片,主要是我大學念大葉視傳系,畢業作品就是自己拍短片,我本來就算會。2019年遇到一件事,就是試鏡上一部電影的角色,結果卻臨時被『線上演員』換角。我心裡覺得委屈,想說既然人家不要我,我自己也會拍短片,就自導自演的,開始拍簡單影片,當作個人創作的作品。」菜浿梨子感慨地說。

早在2013年,菜浿梨子就已成立粉專,一開始想當成「演員」的粉專,用來推銷自己。但其實效果並不好,也沒受到什麼關注。七年來,她能接到的工作都是主持、舞台劇、短片和廣告演出,即使登上重要影視作品,因為都是路人角色,自然星途難開。

「如果單靠當演員,當然是無法生活。我沒戲時會兼差做各種工作,例如麵包店店員,或保姆之類的,設法一個月賺兩、三萬,讓自己在台北能活下去。」菜浿梨子說。

而菜浿梨子的出身背景,與她的個人性格,也可能與她一直闖蕩無成有關。

菜浿梨子出生於台中霧峰鄉,從小在霧峰長大。她小學時父親與母親離婚,她跟父親與繼母同住,母親也住台中地區,一周會見她一次。雖然不是跟父母一起長大,但父親對她有所期望,希望她好好讀書,以後能當醫生或律師,因此送她去念昂貴的私立高中。而菜浿梨子的後母也對她相當溫和,並未苦毒虐待。所以她並沒有感受到家庭破碎的狀況,也是平安順利的成長。而母親一直以來都是只要她過得快樂就好,完全不要求什麼。

「但如果真的要說,我的恐懼大概就是無法達到父親的期望吧。我大學畢業後,本來在台北找到美術設計的工作,也順順的做,但因為存不到錢,就搬回台中,想說比較省。當時先找了咖啡廳的打工,父親因此暴怒,覺得這樣不上進,對我態度很差。我才又回台北找別的機會,看能否成功。」菜浿梨子說。

1
Photo Credit: 菜浿梨子

而菜浿梨子上台北後,以貌美的外型,偶然試鏡成功,就開始了演員之路。2016年去香港拍獨立製片,演女主角,對她是很大的鼓勵,也讓她覺得自己能成為一個演員。就這樣一路走過來。過程中,她也會去上表演課來強化演技。而能登上專業劇團「河床劇團」的演出,也表示她的演技具有專業度。

而因為演員之路未開,她轉作臉書粉專短片,卻拿到比當演員更大的關注,這也讓菜浿梨子百感交集。

菜浿梨子說:

「你說我真的要追求什麼?主要是父親的肯定,但我既然沒當醫生、律師,過去幾年來,他完全不問我的生活,見面幾乎都不講話。我上次在台中歌劇院演舞台劇,請他來看,他也拒絕。我不知道他現在對我滿不滿意,我根本不知道要有什麼表現,才算是成功。」

「演戲這件事對我來說,真正的慾望是表現自己。我有什麼要表達出來,但我說不上來是什麼。過去演的角色都不太能真的發揮,而當我拍臉書短片受到肯定之後,我好像就真的獲得了一些成就感。」

「比起演戲,我自導自演這些短片,帶給我的快樂多很多。」

但菜浿梨子的成就感中,卻夾帶著混亂。

隨著政治嘲諷短片爆紅,掀起文青與覺青同溫層的討論潮,短短一年,菜浿梨子的主持跟廣告案都變多,收入也增加。但小小的網紅名氣,這卻沒有轉到本職的演藝事業上,她演戲的機會與角色,跟過去差不多,沒有成長。而隨著選舉結束,以政治嘲諷為主的內容,頓時失去素材。她也就在YouTube上經營另外一個路線,內容以彩妝、保養、吃喝玩樂為主,意外地也招來一群閱聽眾,甚至讓她拿到知名商品的業配。

但菜浿梨子總覺得不踏實:「我有想過為什麼我的短片有人看。可能是本來政治議題就不太有演員碰,加上女性搞笑的也不多,所以受歡迎。但韓國瑜敗選後,我就沒有明顯可以笑的人。我對政治與社運議題的了解,跟大眾差不多,也提不出什麼特別想法。我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模式,內容、形式、笑哏不斷重複,我自己也膩了,過去幾個月我整個荒廢,沒什麼更新影片。」

看來菜浿梨子在YouTube上的女性訴求影片,一樣有商業效果,穩穩做,似乎也可以在金錢與成就感上滿足些什麼。但看起來又沒有,於是我問她原因。

菜浿梨子茫然道:「我可能是感到厭煩吧。不管我臉書或YouTube影片,其實都很陽春。說要表現什麼演技,或影片技術也做不到。我得自己寫腳本,沒人幫忙,做起來很麻煩。而說真的,我想做的事常常變來變去,我好像也沒有真的把演戲跟拍這些短片當成工作,我很沒自信。我不知道我做的事,到底有什麼意義?」

1
Photo Credit: 菜浿梨子

無論網紅或YouTuber,若是高手,多能發揮自己的才華,發光發熱。有些則是以團隊形式,集合眾人之力,讓「品牌」成為百萬網紅。若蔡浿梨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不是影片花錢找專業人士加工,就是找些志同道合之士組團隊弄工作室。光她短短一年,就獨力獲得一定的讚賞與魅力,算是有能力,要成功應該不難。又何以不如此?

菜浿梨子不知所措的說:「我之前有試過找業界人士剪輯影片,所費不貲,點閱也沒有我自己做的高。我不知道關鍵出在哪。如果說找人合作一起弄,我真的不知道要找誰。我雖然演戲算演得久了,但業界生態還有人脈都不熟,我也沒經紀公司,無論是演員工作或是YouTube的圈子,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拓展,也沒有人要找我談。你說我可以主動找經紀公司應徵,或找團隊,我連怎麼著手都不知道。」

那麼退而求其次。菜浿梨子的粉絲大多是20-35歲大專學歷的知識份子群眾,如果缺腳本缺哏,要做題目缺專業意見分析或缺人脈,隨便號召粉絲,一人一個意見,就夠用了。如果有影視人才想合作的,放個話不就得了,也不一定要外找。

菜浿梨子:「也沒那麼簡單。其實我個性很孤僻,平常不太跟人互動,朋友很少。沒理由不會跟異性出門見面,只會跟女生朋友出遊,會長談的也就是一些姊妹淘,姊妹淘們也沒在弄影片。是有粉絲跟觀眾會粉專私訊我一些專業建議,引介一點案子,最多就這樣。我也很感謝他們。如果拜託的是男性對象幫忙弄東西,到時要做『情緒勞動』,我會很累。如果說要付錢,其實拍這些陽春影片算起來都是虧本拍,實在是請不起人。」

一般女網紅或網美,都難免遇到男性粉絲示愛或糾纏的狀況。菜浿梨子本來也曾積極回覆粉絲訊息,但就出現有狂粉整天約見面,要逼送禮物給她,還有放話說如果她不理自己,就要為她自殺云云。菜浿梨子也不知該如何處理,只被更強化了自己孤僻的性格。這也是她影片荒廢數月的原因之一。

整個來看,菜浿梨子似乎遇到瓶頸。她自己又如何面對這停滯僵化、不上不下的局面?

菜浿梨子做出了結論:

「荒廢幾個月後,我也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想振作起來。最近會再弄一些影片,我想要進步,雖然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做。我想過我的問題,我很自卑,怕被人說笨。我是真的覺得自己很笨,也不知道未來該怎麼做。

真實的我很無聊,很多事我真的沒有想法。我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克服自己『不夠好』的恐懼。也許,這樣我還能再走下去。」

菜浿梨子(演員,32歲)

  • 大葉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

舞台劇

  • 2019 音樂劇《妳的側臉》
  • 2017 河床劇團《1:00 am》

短片/網路劇

  • 2020 網路劇《限時同居侯八天》
  • 2020 網路劇《誰是被害者》
  • 2019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
  • 2019 Netflix《鏡文學驚悚劇場-虎》
  • 2016 香港鮮浪潮電影《九號公路》
  • 2016 香港鮮浪潮電影《楊明的夏天》
  • 主持 2019《我不懂,你明白》
  • 2020《半夜不睡覺》

廣告/MV

  • 2019 勞保局《國保小教室》
  • 2017 Yahoo購物 《中秋節篇》
  • 2017 黃玠瑋《 Fog Forest 》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