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安倍晉三辭職,接班人選不成氣候的自民黨要何去何從?

【關鍵時事】安倍晉三辭職,接班人選不成氣候的自民黨要何去何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眼下自民黨能的接班人選都不成氣候,唯一有實力的石破茂又被安倍晉三視為眼中釘,最有可能的結局,就是選出麻生太郎擔任首相,但他的任務僅止於完成明年的眾議院大選,也別想有三分之二多數這種夢幻席次,維持過半就真的很了不起了。

今天最讓我震撼的新聞,不是某個彪形大漢中槍,也不是川普又罵了拜登什麼,而是日本方面在中午時突然傳出,安倍晉三決定請辭首相。

這位2012年重新執政以來,思思念念著「修憲」的首相,注定無法親自完成這個心願。

到底安倍晉三這麼執著於修憲的原因何在?若回顧幾任戰後在位時間最長的首相,便不難發現安倍晉三在尋找可遇不可求的「歷史定位」。

以「連續在職時間」來計算,排名第二、也就是安倍晉三外叔公的佐藤榮作,其任內最重要的成就是1972年的沖繩返還,從美國手中取得沖繩主權。第三名的吉田茂則在1951年簽署《舊美日安保條約》(1960年《美日安保條約》前身),影響日本戰後至今的外交政策。排名第四的小泉純一郎,也成功在2005年通過郵政民營化法案,解決長期被人詬病的國營郵政效率。

已經超越佐藤榮作、以及合併計算任期的桂太郎,成為日本史上「連續在職」與「在職總時間」都名列第一的安倍晉三,又有什麼事情是可以作為政權指標的歷史定位?若能修改這套由美國人在戰後所主導的和平憲法,安倍晉三的歷史定位將一舉躍上無人能及的高度。

自2018年三連任自民黨總裁,這本是安倍晉三最後一個首相任期,與本屆國會都是到2021年屆滿,所以把本屆國會定調為「修憲國會」,是安倍晉三爭取歷史定位的最終機會。從以上種種來看,也就能理解安倍晉三迫切想完成修憲的理由是什麼。

然而,安倍晉三最終「修憲野望」的幻滅,不是敗給黨內強敵石破茂、也不是提前退位的明仁上皇,更不是今年突襲的肺炎疫情,而是讓他第一次執政狼狽下台的「潰瘍性大腸炎」。

這突如其來的健康警訊,其實是自民黨最重大的危機。

「任何事業,都要以培養接班人為第一要務」,當年聲勢如日中天的小泉純一郎,讓黨內潛在繼承人「麻垣康三」(麻生太郎、谷垣禎一、福田康夫、安倍晉三),於內閣、黨高層形成競爭關係,就是要讓他們有足夠歷練接續政權。這四人都在小泉純一郎下台後,先後出任自民黨總裁,除谷垣禎一以外的三人都當上首相。

2012年安倍晉三上台後,並沒有在內閣中刻意做出培養接班人的布局。去(2019)年12月,他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談到「後安倍時期」接班人選,首度親自點名當時的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官房長官菅義偉,及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等四人。

但日本共同社這個月剛做完「誰最適合擔任下一任首相」的民調顯示,這幾位被安倍點名過的人選,支持度都非常低迷:岸田文雄2.8%、菅義偉2.0%、茂木敏充0.9%,加藤勝信連名字都沒出現。

「安倍一強」格局有助於政權穩定、黨內不易有挑戰者,但風險就是,萬一他倒下該怎麼辦?

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對於黨總裁選舉的最新發言,也頗值得玩味。按照自民黨規定,黨總裁由國會兩院的黨籍議員跟地方代表共同選出,二階俊博卻說若狀況緊急,可直接由國會議員選出即可。地方代表一直以來是石破茂有優勢的部分,這樣的發言很明顯有「卡石破」的味道。

眼下自民黨能的接班人選都不成氣候,唯一有實力的石破茂又被安倍晉三視為眼中釘,最有可能的結局,就是選出麻生太郎擔任首相,但他的任務僅止於完成明年的眾議院大選,也別想有三分之二多數(自民黨加公明黨的執政聯盟)這種夢幻席次,維持過半就真的很了不起了。

至於後面由誰接班,明年再說吧。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