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要如何起訴從「香港法域」逃出的快艇青年?

中國要如何起訴從「香港法域」逃出的快艇青年?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現在雖然不是國家,但還是一個單獨的法域。中國在那個海域抓住人,不能說他們「非法出境」,因為他們從香港法域出逃,不是從中國法域出逃的;也不能說他們「非法入境」,因為他們的目的地也不是中國。

根據中國海警日前發佈的信息,12名香港青年在上周日(8月23日)乘坐快艇,試圖逃亡到台灣時,在香港以外海面的「果州群島附近水域」(根據中國說法),被中國海警截獲被捕,押送到中國羈押。被捕者全部有控罪在身,在保釋期間禁止離開香港。其中以8月10日因違反國安法被捕的「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最引人注目。另外11人則牽涉在去年逃犯條例事件中各項控罪,不一而足。香港的政治高壓氣氛進一步沉重。

在這件事上有幾點值得討論的地方。

首先,根據《大公報》的報導,在7月份,已有兩批香港青年成功地通過水路逃亡到台灣。第一批走北線,由香港直達高雄;第二批則走南線,先到達東沙島,再輾轉在台灣人員陪同下到達高雄。這次逃亡路線位於兩者中間,計劃到達台灣屏東,可稱之為「中線」。這條「中線」在香港的上船點是布袋澳,一直不是「著草跑路」的熱門地點。

為什麼這次不沿著以上兩條成功的水路?原因是這些偷渡的水路已曝光。這當然有新聞記者的「功勞」。這既有大公文匯這類中共報紙的記者深挖,也有不少民主派媒體的記者在採訪報導中有意無意地透露出信息。

後者的禍害往往更大。由於「手足」一般認為民主派媒體是「自己人」,非常信任,掉以輕心。媒體記者也不一定是故意當「金手指」,只是為了搶新聞,寫報導是無法掌握分寸。記得在去(2019)年11月理大圍城的時候,一些「手足」通過下水道逃生,就路線圖被民主派媒體為搶新聞爆出來,最後逃生路線被警方堵截,剩下的「手足」被「一鍋熟」被捕。

另一個原因是,自從7月初,國安公署進駐香港之後,明顯加強對香港人的監控。黃之峰、周庭等都曾聲稱,有不明身份的人跟蹤,在家門口有人拍攝。立法會議員許智峯被車輛跟蹤,他發現之後截停車輛兼報警,警察來了之後反讓跟蹤車輛揚長而去。跟蹤者報稱為大公文匯集團的「記者」。這很可能只是以記者身份為掩飾的國安人士。

這事一發生,筆者就斷定不是有内鬼,就是事先已有情報。要知道,在烏燈黑火的偌大海面,要發現和截停一艘小船並不容易。要預先知道時間地點,缺一不可。據報,香港方面早就得到情報,但在到達布袋澳之前,船隻已提前出發。香港方面這才通知中國海警攔截。

這些事例顯示,中國已在香港佈下了天羅地網,「一個也不能走」。隨著一條條線路的曝光,「香港版黃雀行動」越來越困難了。

其次,由中國海警截獲香港外逃的偷渡船隻非常罕見,地點又正好在「中國領海毗連區」。這引起一些法律上的爭議。

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從領海基線開始,外推12海里是領海,再外推12海里(即12-24海里之間)是毗連區。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33條,沿海國可在毗連區管制「防止在其領土或領海内違反其海關、財政、移民或衛生的法律和規章。」這說明,在毗連區進行堵截偷渡的行為,符合國際法。

有人認為,這些「手足」不好運,只要多走一點,就出了毗連區,到達「公海」,於是中國海警就不能執法了。這種說法有瑕疵。因為如果執法船隻從領海或毗連區一直追出公海,這還是合法的。相反,如果執法船隻並非從後追逐,而在公海中直接截停船隻,才不符合國際法。

但中國如何在此劃領海基線,卻有可以爭議的地方。根據第5條,正常的領海基線應該是「沿海國官方承認的大比例尺海圖所標明的沿岸低潮線。」

雖然根據中國說法,被捕處是香港的果州群島附近的水域。這說明距離截停地點最近的陸地就是果州群島。但截停地點已經出了果州群島外延24海里的範圍,即不在香港水域,否則,也不應該由中國海警執法。

因此,計算這個「毗連區」的領海線基線並非「正常海岸基線」,而是中國另外劃出來的「直線基線」,具體說來,是中國規定的第28點基點,位於廣東惠州的針頭岩(北緯22°18.9′,東經115°07.5′)和第29個基點屬於珠海的萬山群島中的佳蓬列島(北緯21°48.5′,東經113°58.0′)之間的連線。

直線基線的劃法在公約第7條規定「在海岸線極為曲折的地方,或者如果緊接海岸有一系列島嶼,測算領海寬度的基線的劃定可採用連接各適當點的直線基線法。」但這種劃定「不應在任何明顯的程度上偏離海岸的一般方向,而且基線內的海域必須充分接近陸地領土。」

靠近大陸的直線基線如何劃,在國際上爭議不少,主要原因是不少國家都傾向把基線劃得越遠離海岸越好。有的國家(主要是美國)嚴格遵守正常基線的畫法,於是原則上認為直線基線為一些國家肆意擴大領海(和內水)提供便利。

中國在這個地區的直線基線是否滿足「不應在任何明顯的程度上偏離海岸的一般方向」的條件,見仁見智。但總體而言,應該還沒有太偏離。在美國編撰的《過分的海洋要求》一書中,也沒有列出這條基線有什麼問題。

這件事倒是提醒人們一個事實,即香港其實不是一個直面大海的島嶼/半島,在考慮領海因素之後,香港其實是被中國(大陸)包圍起來的地區,香港海域之外,不是公海,而是大陸的內水和領海。

箇中原因是,由珠海管轄的萬山群島,分佈在香港的南面到西南面,與中國大陸一起,對香港半包圍。於是從大陸(惠州)到萬山群島的直線基線,等於把香港「封了起來」,形成全包圍。這在觀念上打破了人們一向對香港的地理想像。

這種通過劃一條直線基線把一個地區「包圍」起來的做法,聽上去總是「怪怪的」,不符合常理。原來,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也有規定。在第7條第6款規定,「一國不得採用直線基線制度,致使另一國的領海同公海或專屬經濟區隔斷。」

因此,如果香港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中國的這種做法就把香港的領海和公海隔斷了,這樣做當然不符合公約。

xnaphotostwo242303
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當然,香港不是一個國家。但深入一步,另一個問題又產生了。在中國宣佈領海基線的1996年5月,香港還是「港英」,距離回歸還有一年多。這時香港並非中國的一部分。因此,嚴格地說來,在中國頒佈這條領海基線時,英國可以提出抗議,要求中國用正常基線,而非直線基線,從而為香港留出直達公海的「出海口」。

英國為什麼沒有這麼做?筆者目前還不清楚。可以推想,很大可能是香港回歸在即,當時英國和中國在香港上已經談崩了,所以這些事也難得管。況且香港回歸後,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領海基線爭議也不復存在了。英國又何必枉做小人?

同理,中國當時的領海基線也封鎖了當時還是葡屬澳門的「出海口」,葡澳政府為什麼不提出抗議?大概也是類似的原因。這裡就不深究了。

說到萬山群島,其實筆者一直主張香港應該爭取北京把萬山群島劃歸香港管轄。最近傳出消息,北京有意把萬山群島中的桂山島租借給香港。桂山島最接近香港的大嶼山。當年大嶼山建機場的時候,桂山島是「洗頭艇」(乘船到當地嫖妓)「聖地」。如果桂山島能劃歸香港,這當然是好事。但只要把整個萬山群島都劃歸香港,香港才能真正面對寬闊的海洋。

最後,現在這些被中國關押的青年的狀況不容樂觀。在大陸,根據即刑法322條,偷越國(邊)境罪,即常說的偷渡罪,最高可判一年監禁。當然,即便回到香港,棄保潛逃也是重罪。連帶還會影響此前的定罪和量刑。

但最大的疑慮,特別對於被控「違反國安法」的李宇軒,是否會直接在中國審理。因為國安法規定,該法是「全國性法律」,違反國安法可以「送中」審理。李氏這樣等於是主動送上門,還省卻了「送中」的程式。

香港和中國之間沒有引渡條例。但在司法實踐中,由中國遞解回香港並不罕見。因此,香港各界應盡全力,力爭他們都能回香港受審。

事實上,如果考慮到以上所提及的「中國領海包圍香港」的情況,將會是香港力爭的依據。

中國如何起訴這些人也感覺很古怪。中國方面的通報以「涉嫌非法越境」為罪名。「越境」一般指的是出境和入境的合集。但在這裡,越境的意思似乎應該是「穿越」, 即穿越領海和毗連區。這是因為,香港現在雖然不是國家,但還是一個單獨的法域。中國在那個海域抓住人,不能說他們「非法出境」,因為他們從香港法域出逃,不是從中國法域出逃的;也不能說他們「非法入境」,因為他們的目的地也不是中國。

這種海上的「非法越境」本來已夠特殊(多是抓捕非法捕魚的漁民)。更特殊的是,由於香港被中國水體包圍,只要香港船隻出入公海,就一定會「穿越」中國水體。就筆者所知,目前欠缺一套規範從香港出海時向中國申請「合法穿越」的法規。如果以此為理由抓捕這些港人,雖然在法律上說得通,但在道理上卻不無疑問。香港對這類事項才應該是更有管轄權力的一方。香港各界應該以此為理由,據理力爭。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