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律師在法律上,可以幫館長做什麼?

黃國昌律師在法律上,可以幫館長做什麼?
Photo Credit: 飆捍 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遭到槍擊的館長委任黃國昌作為律師。而黃國昌律師在法律上,可以幫館長做什麼?

最近受人矚目的社會新聞,莫過館長受到槍擊。剛剛,館長在臉書上委任黃國昌律師主張權益。

那麼,黃國昌律師在法律上,可以幫館長做什麼?

1、幫館長提起告訴

涉嫌犯案的被告,可能會構成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的持有槍炮子彈、刑法殺人未遂、重傷害未遂或傷害罪嫌。

就殺人未遂、重傷害未遂或傷害罪部分,館長是犯罪被害人,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32條規定:「犯罪之被害人,得為告訴」。

殺人未遂、重傷害未遂,都不是告訴乃論之罪,即便館長沒有提告,檢察官還是要偵查犯罪。但如果館長決定提起告訴,會讓自己在法律上的地位,從「被害人」變成「告訴人」。

而黃國昌律師,可以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36條之1第1項本文規定:「告訴,得委任代理人行之」,擔任館長的告訴代理人。

不過,依照現行《刑事訴訟法》規定,就告訴代理人的身份並無限制,沒有一定要具有律師身分,和被告辯護人原則上要選任律師,並不相同。

2、提起告訴,有什麼好處?

提起告訴的好處在於,「偵查」階段的地位不同。

假設,檢察官偵查終結,提起公訴後,案件交給法院審理,那檢察官就會成為公訴人的角色,這比較沒問題,不管館長是被害人、告訴人,法院在審理中,都會請館長到庭表示意見。

但如果檢察官對館長提告的對象,認為罪嫌不足而不起訴,或雖然構成犯罪,但給緩起訴,這個時候可以對檢察官處分不服,而聲請「再議」的是「告訴人」。

《刑事訴訟法》第256條第1項本文規定:「告訴人接受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書後,得於十日內以書狀敘述不服之理由,經原檢察官向直接上級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聲請再議。」

對檢察官處分不服的救濟權放在「告訴人」身上,如果「被害人」館長沒提告成為「告訴人」,就沒有聲請「再議」的權利。

3、如果,檢察官起訴之後呢?

目前案件偵查中,情況未明,假設檢察官偵查終結,對被告提起公訴的情況。

此時,不管館長有沒有提起告訴,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71條本文規定:「審判期日,應傳喚被害人或其家屬並予陳述意見之機會。」法院都要在「審判期日」,讓館長到庭表示意見。

館長也可以委任告訴代理人到庭,如《刑事訴訟法》第271條之1規定:「告訴人得於審判中委任代理人到場陳述意見。但法院認為必要時,得命本人到場。」

4、被害人訴訟參與新制

2019年12月10日三讀通過的刑事被害人訴訟參與新制,使特定犯罪的被害人,可以在起訴後、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聲請參與訴訟。

特定犯罪的範圍是侵害生命、身體、自由及性自主等案件,包括:

  • 故意過失致死、致重傷案件。
  • 刑法關於侵害生命、身體、自由及性自主案件。
  •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人口販運防制法、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特定案件。

訴訟參與人可以選任代理人,並且準用許多被告選任辯護人的規定,如果訴訟參與人的代理人是律師,代理人享有完整的閱卷權,包括檢閱、抄錄、重製、攝影卷宗及證物。

如前面提到的,法院要在「審判」期日,傳喚被害人或其家屬並予陳述意見之機會。但對「訴訟參與人」來說,不管是「準備」或「審判」程序,法院都要通知訴訟參與人及代理人,並在準備程序應進行事項中,聽取意見。

在後續的證據調查過程中,每調查一證據結束,審判長也應該詢問訴訟參與人跟代理人,有沒有意見。最後,在科刑程序,審判長也要給予訴訟參與人及代理人、陪同人對科刑範圍表示意見的機會。

5、如果要打擊犯罪

以上,大概是身為告訴代理人,或訴訟參與人可以做的事情。在館長公開的委任契約中,還表示要請黃國昌律師,盡力協同追查事實真相,打擊全體不法犯罪份子。

但依照《刑事訴訟法》規定,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應受檢察官之命令,偵查犯罪。

打擊全體不法犯罪份子,是檢察官跟司法警察的工作,並不是告訴代理人的角色。

不過,告訴代理人在過程中,可以協助檢察官搜集證據、形成足以說服法院對被告定罪的論述。

首先,告訴人對被害的案情最為熟悉,可以在代理人的協助下,提供有意義的資訊給偵查機關,讓偵查機關找到正確的偵辦方向。也可以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19-1條第1項規定:「告訴人、犯罪嫌疑人、被告或辯護人於證據有湮滅、偽造、變造、隱匿或礙難使用之虞時,偵查中得聲請檢察官為搜索、扣押、鑑定、勘驗、訊問證人或其他必要之保全處分。」促請檢察官保全證據。

其次,告訴人依照《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4項規定:「告訴人得就證據調查事項向檢察官陳述意見,並請求檢察官向法院聲請調查證據。」在偵查過程,可以向檢察官陳述關於證據調查事項的意見,在審理中可以請求檢察官向法院聲請調查證據,協助檢察官說服法院。

(補充說明:本篇原文在發文後,經李宣毅 (Essen Lee)律師提供寶貴意見後,予以補充於最後三段,感謝李律師。)

延伸閱讀

本文經一起讀判決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