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豬「瘦肉精」之所以會成為食安問題,完全是被捏造出來的

美豬「瘦肉精」之所以會成為食安問題,完全是被捏造出來的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瘦肉精之所以會成為食安問題,完全是被捏造出來的,它是政客們免本萬利的政治鬥爭工具。

「瘦肉精」是一個中文特有的名詞,儘管網路上有人在問它的英文是什麼,答案卻要嘛不知所云,要嘛錯得離譜。事實上,這世界上沒有人知道「瘦肉精」的英文是什麼,更諷刺的是,儘管台灣人把「美牛美豬」吵到翻天,發明「美牛美豬」的美國人,卻完全不知道什麼是「瘦肉精」。

我在美國已經住了41年,從來就沒有在美國的電視或報紙裡,看過任何有關瘦肉精的報導。更諷刺的是,儘管美國的三億人口天天都在吃「美牛、美豬」,他們卻完全不知道他們天天都在吃台灣人怕得要死的「毒牛、毒豬」。

瘦肉精家族

「瘦肉精」的正式名稱是「乙型腎上腺素受體致效劑」,簡稱「乙型受體素」。這個正式名稱是翻譯自Beta-adrenergic agonist,所以,如果要搜尋有關「瘦肉精」的英文資訊或研究報告,就要用「Beta-adrenergic agonist」這個關鍵字。

「乙型受體素」並非單一的化學物質,而是一個家族。這個家族目前已知含有44個成員(不同化學物質),而其中最有名的是以下四種:

  1. 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
  2. 齊帕特羅(Zipaterol)
  3. 克倫特羅(Clenbuterol)
  4. 沙丁胺醇(salbutamol)

萊克多巴胺是第一有名,因為它是第一個被美國核准可以添加在飼料裡的乙型受體素。它有三個商品名:「培林」(Paylean)是添加在豬飼料裡,「歐多福斯」(Optaflexx)是添加在牛飼料裡,「湯瑪士」(Topmax)是添加在火雞飼料裡。

齊帕特羅是第二有名,因為它是第二個被美國核准可以添加在飼料裡的乙型受體素。它的商品名是Zilmax(沒有中文翻譯),是添加在牛飼料裡。

所以,所謂的「美牛、美豬」,指的就是「用添加了萊克多巴胺或齊帕特羅的飼料,餵養出來的牛和豬」。萊克多巴胺和齊帕特羅的毒性都很低,在豬牛體內的代謝也很快,所以殘留量都很低。目前美國進口的牛肉,檢出萊克多巴胺的含量最高只有2.8 ppb。一個人一次吃下7萬5000 ppb的萊克多巴胺,都還不會中毒。

一般民眾對於「毒」有一個很嚴重的錯誤觀念,那就是以為只要是有毒物質就會對健康有害。可是,毒理學之父Paracelsus的傳世名言——「Only the dose makes the poison」,就是要告訴大家「不管是什麼化學物質,只要劑量夠大,就是毒,只要劑量夠小,就不是毒」。縱然是人類賴以為生的水,只要劑量夠大,就是毒;而縱然是大家聞之色變的砒霜,只要劑量夠小,就不是毒。

所以,反美豬人士硬要堅持的「瘦肉精零檢出」,完全是違反科學。我的一位讀者在我的網站回應:「為了一個不存在的「零檢出」吵了好幾年,始作俑者就是民進黨」。我回答:「政客都是以政治利益為首要考量,藍綠皆然。」

克倫特羅及沙丁胺醇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它們是最常被非法使用的「乙型受體素」。早在2012年台灣有條件開放含有萊克多巴胺的美牛進口之前,台灣豬農就已經有在非法使用克倫特羅及沙丁胺醇。請看我在2016年6月18日發表的台灣使用高毒性瘦肉精的證據

克倫特羅及沙丁胺醇的毒性,比萊克多巴胺高出2000倍以上,再加上它們在動物體內代謝很慢,所以殘留量就很高。由於克倫特羅及沙丁胺醇的價格便宜,所以會被非法使用於牛猪的飼養,而大家常聽到的瘦肉精中毒的事件,就是此類乙型受體素所造成的。

例如在2001年廣東中洋飼料公司,非法生產及銷售添加克倫特羅的飼料給養豬戶,導致數百人食肉中毒。還有,根據一篇2013年發表的台北榮總臨床毒物學科發表一篇報告,有12個人一起晚餐後集體中毒,而尿檢所查出的毒物就是克倫特羅及沙丁胺醇。

反美豬人士慣用伎倆:移花接木,指鹿為馬

儘管美牛、美豬所使用的瘦肉精,是萊克多巴胺或齊帕特羅,但台灣一些所謂的「瘦肉精專家」,卻硬是要把瘦肉精說成是克倫特羅。例如李醫師在2012年3月24日,發表〈瘦肉精是什麼?對人體有何影響呢?〉,內文說「瘦肉精又叫鹽酸克倫特羅……對人體有很強的副作用,其不良反應主要有:急性中毒有心悸,面頸、四肢肌肉顫動,甚至不能站立,頭暈,頭痛,乏力,噁心,嘔吐等症狀……」

台灣另一位所謂的「瘦肉精專家」蘇醫師在2016年5月4日到立法院公聽會時,表示瘦肉精不光只影響心血管疾病,還可能讓思覺失調症、躁鬱症病情變重,甚至提高癌症轉移風險達22倍(請看〈瘦肉精有多毒?躁鬱變嚴重,癌轉移增22倍〉)。

他也說萊克多巴胺不只會對心血管疾病造成危害,也可能會對人類大腦的TRAA1接收器產生作用,因而誘發思覺失調症、躁鬱症等疾病(請看〈萊克多巴胺傷心毀腦,蘇偉碩:嚴禁瘦肉精美豬〉)。

可是,醫學文獻裡卻完全找不到萊克多巴胺對人會造成什麼躁鬱症變嚴重、癌症轉移風險提高22倍、傷心毀腦等等情事。也就是說,這些全是沒有科學證據的故事。

我也看到一篇蘇醫師的專訪,它說:「台大的賴秀穗獸醫曾對此表態認為是美國政治施壓的結果,並表示就科學角度來說萊克多巴胺是不安全的,孕婦、孩童、心血管疾病、肝病、腎臟病、癌症等病患萊尤其碰不得」。

可是,賴秀穗教授曾發表認識瘦肉精,他說:「筆者認為農政單位應重視、面對毒性高的瘦肉精在台非法使用的問題,更應邀請消費者、學者及養豬業者,研商一種雙贏的對策,朝正面思考,解除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為禁藥的法令。如能核准使用,一方面可降低養豬成本,提高競爭力;另一方面可杜絕非法使用毒性過高的瘦肉精,來危害消費者的健康。」

所以,毫無疑問的,蘇偉碩醫師專訪裡所說的,跟賴秀穗教授所說的,正好是一百八十度背道而馳。

人道問題

「乙型受體素」的作用是類似腎上腺素。它會使豬焦躁不安,有攻擊性。而由於肌肉長期處於緊張狀態,有些豬會四肢癱軟,無法行走,或倒地不起。牛對瘦肉精的反應,目前還沒有關於情緒改變或行動不便的報導。但是,有一篇2014年的報告說,瘦肉精會使牛隻死亡率增加75-90%。這篇報告立刻遭到瘦肉精藥廠的反駁,認為研究設計有缺失。

不管瘦肉精是否對牛有害,問題在於,有必要使用瘦肉精嗎?根據瘦肉精藥廠Elanco的說法,瘦肉精的使用,可以讓養豬業者,每隻豬多賺5塊美金。但有小農戶說,只多賺1塊。不管是5塊或1塊,在不用瘦肉精的情況下,消費者大概也就只是多付幾分美金來買一磅豬肉。那有必要為這麽一點小錢,讓豬焦躁不安,四肢癱軟嗎?

在我最近(2020年8月28日)發表〈瘦肉精:科學似乎總算贏了一局〉之後,有讀者來跟我嗆聲,指責我為瘦肉精背書。可是,他們卻完全沒有看到我曾一再強調我是反對使用瘦肉精的,例如2016年6月22日發表的〈瘦肉精的人道問題及...〉只不過我反對的理由是基於對動物人道的考量,而不是對人類健康的考量(因為合法添加的瘦肉精沒有健康問題)。

假食安之名的政治問題

賴秀穗教授在2011年1月19日發表〈不要把瘦肉精政治化〉。他說:「筆者常與養豬業者接觸獲悉,贊成使用合法瘦肉精(培林)的豬農佔絕大多數,只是瘦肉精已被炒作成政治議題,誰在野就反對它的使用。」

BBC中文網也在2016年1月15日發表〈台灣大選:養豬戶稱「瘦肉精美豬不是問題重點」〉,內文寫道:

不同世代的養豬戶皆表示,「市場開放」在不論哪一黨執政下,都無可避免,售價相對低廉的「瘦肉精美豬」衝擊農民利益只是選舉時炒作的話題,台灣養豬業長久以來面臨的問題,才是業者希望未來執政者要關心的面向。

萊克多巴胺是1999年被核准作為飼料添加劑,所以至今已有21年的使用歷史。美國的三億人口,包括數十萬台灣移民,吃瘦肉精餵食的豬肉,已經吃了21年,但卻沒有任何一個發病的案例。如此無懈可擊的食安記錄,卻被一年數起食安危機的台灣詆詬為「有毒,吃不得」,真不知天理何在,世道哪尋。

更何況,當台灣的政客來美國訪問或過境,難道會跟美國東主說「你們的牛肉、豬肉有毒,我不敢吃」?又或,當他們把子女送來美國念書或拿綠卡,是否曾考慮過他們的心肝寶貝將長期遭受美牛美豬毒害?還有,如果台灣政府真的認為美牛美豬有毒,那就應該頒發勳章給駐美外交人員,以表揚他們為國捐軀鞠躬盡瘁。

瘦肉精之所以會成為食安問題,完全是被捏造出來的。它是政客們免本萬利的政治鬥爭工具,當需要選票時,就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狠狠痛罵執政當局罔顧國民健康。而一旦選上成為執政者,就反過來,扮演縮頭烏龜,讓政敵及民眾在龜殼刻上「詐騙集團」。

在我發表〈瘦肉精:科學似乎總算贏了一局〉之後,有一位讀者回應:「如果沒問題,為何台灣禁用?如果有問題,那幹嘛開放進口?」我回答:「禁用是因為國內政治鬥爭贏了,開放是因為國際政治鬥爭輸了(即所謂的「與國際接軌」)」。

我的網站「科學的養生保健」所關心的是健康,而不是政治。我之所以會觸及政治,是不得已的。就是因為政治鬥爭,才會導致台灣民眾相信美牛美豬有毒。我之所以會談論瘦肉精,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希望能消除大家對瘦肉精的疑慮,不要繼續活在政客們捏造的食安陰影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