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帶領獨裁西班牙華麗轉身的老國王,如今為何踏上流亡之路?

曾帶領獨裁西班牙華麗轉身的老國王,如今為何踏上流亡之路?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璜・卡洛斯一世的歷史定位和功過,恐怕只有和他同在政治舞台上交手、以及經歷那個時代的西班牙人民可以置喙。新世代目睹的泰半是貪,嗔、癡、色,也難怪要群起抗爭,呼籲廢除君主立憲制,推翻王室。

文:張淑英(清大外語系教授)

自我放逐的前國王:璜・卡洛斯一世

西班牙已退位的名譽國王璜・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 1938-),今(2020)年八月三日遞交一封聲明書給王室,也就是給他的兒子,現任國王菲利普六世(Felipe VI)。這封「內心百感交集,但十分平靜」的公開信,提到各方近來針對「一些過去的事情」對他的批評,讓他選擇離開西班牙,以便菲利普六世國王可以心無旁騖,全心為西班牙人民盡更大的力量,致力更好的服務。

曾高高在上的國王,為何踏上流亡之路?

退位國王一封簡短的「家書」,身上背著尚未了結的司法官司,啟人疑竇的海外瑞士帳戶(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捐一億),和丹麥裔德籍紅粉佳人柯琳娜(Corinna Larsen)的財、色糾葛(一億捐款中,6500萬給了這位金屋藏嬌),經年累月個人財富至少20億歐元的鉅款。

西班牙王室預算撥給他的高額薪俸(年俸20萬歐元),逼得菲利普六世國王在三月十五日緊急切割,停止薪俸以外,另聲明放棄所有財產繼承權。

璜・卡洛斯最終選擇「流亡」,是自我放逐?逃避司法?還是無顏見江東父老?踉蹌離開祖國,迄今全國上下不知老國王落腳何處,傳言有三處: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多明尼加或葡萄牙(註)。在上者三緘其口,在下者目瞪口呆,但是內心都「百感交集,怒不可遏」,真是叫全國人民情何以堪。

​​

註釋:兩個多星期後,王室證實璜・卡洛斯國王落腳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

政客逮到機會,鼓動「廢除王室」

老國王頭也不回地出走,西班牙人民抬不起頭地沈默或跺腳──約翰・克勞(John A. Crow)的《西班牙的靈魂》(The Root and the Flower. An Interpretation of Spain and the Spanish People),貫穿千年歷史的研究早已洞察透底,這個國家曾繁花似錦,卻總要等到爛根才覺醒。

國際許多媒體評論璜・卡洛斯出走事件與他過去的貢獻,提問是否可以功過相抵?或瑕不掩瑜?或該當何罪?西班牙難得有新聞引起全球關注,國際一聚焦時又都是壞消息。外人通常不會留意正面的事蹟,貢獻難有所感,也無心關注。

璜・卡洛斯一世的歷史定位和功過,恐怕只有和他同在政治舞台上交手、以及經歷那個時代的西班牙人民可以置喙。新世代目睹的泰半是貪,嗔、癡、色,也難怪要群起抗爭,呼籲廢除君主立憲制,推翻王室。

曾經的民主國王,帶領西班牙從獨裁華麗轉身

璜・卡洛斯一世出生於羅馬,1969年經佛朗哥和國會通過,為國家領導繼承人,跳過了本來可以成為國王的父親璜三世(Juan III)。1977年,沒有當上國王的璜宣布放棄王位,讓兒子璜・卡洛斯繼位,成為西班牙歷經內戰與獨裁體制40年後,君主立憲的第一位國王。

璜・卡洛斯戰戰兢兢,戮力捍衛經歷千瘡百孔的西班牙,迅速修復她的容顏與內在。近代史上,少有像西班牙這樣從獨裁到民主過渡如此成功,發展又如此完備的典範,因此,璜・卡洛斯被譽為是西班牙的「民主國王」。

Te4CGsa3_20200825
Photo Credit: 英語島
在歐元問世以前,西班牙使用「比塞塔」為正統貨幣。推出的最後一款面額10000的比塞塔紙鈔,上頭印有璜・卡洛斯一世的肖像。可見他當時對西班牙的重要性。(西班牙國幣印製,除了王室,所有人像必須是已逝世的賢達)

1981年,軍方和巴斯克恐怖份子組織(ETA)聯手軍事政變,璜・卡洛斯在不流血的和平方式下,成功敉平了軍事和政經的危機與暴動。

這是他正式繼位四年後最亮眼的膽識展現,《時代》雜誌以「20世紀罕見令人驚艷且極具啟發性的英雄人物」描寫他。《就這樣過渡到民主》(Así se hizo la Transición)專書,也特別記載他在位39年,對西班牙的再造與重生的貢獻。截至2008年,全國人民的滿意度不曾低於74%。

貪污、外遇、大肆揮霍,老國王晚年爭議不斷

政治人物有權可握時顧權(暗裡顧錢),無權可掌時,明著玩錢。權錢在握時,就以為世界只有自己。於是,璜・卡洛斯國王的聲名如江河日下。

首先是2010年,大女婿貪污入獄(經查證貪污一事獲得岳父丈人──國王陛下默許)。2012年,西班牙已經是知名「歐豬五國」的蕭條經濟,他去非洲狩獵,受傷返國住院,與柯琳娜「遠離非洲」揮金如土的奢華行徑於是曝光,更讓蘇菲亞王后境遇難堪又尷尬。

女人一出現,所有的不堪就如冰山雪崩,不僅壓垮,還要凍死。璜・卡洛斯國王難敵媒體、國人與政黨壓力交迫,更重要的是,要延續波旁王朝的命脈,於是2014年宣布退位,由菲利普繼位。2019年更宣布退出王室所有的責任,不再參與任何官方正式活動。

一手打造自由西班牙,卻無法享受民主果實

如今,老國王天外再飛來一筆離家出走這齣戲,要讓西班牙人民記得他的好也難。雖然少數經他授權的傳記《國王陛下》(El rey),以及英國記者史考特(Selina Scott)的《在西班牙的一年》(A year in Spain)都忠於事實,對璜・卡洛斯正面表述。

但老國王這個類似「拋棄」國人的舉動,不像他的父親,當時是佛朗哥體制下被迫流亡,他在自己承襲建立的民主制度下離開西班牙,讓官方啞巴吃黃蓮,讓人民愛恨糾葛,再聽到他的消息時,恐怕已奔向天堂的一角。

本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