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在《天能》中的重要象徵:從理性與感性討論諾蘭的導演手法

「鏡子」在《天能》中的重要象徵:從理性與感性討論諾蘭的導演手法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能》這部作品還是聲光效果俱佳的好萊塢作品,如果你很懷念看電影大片的日常,做好防疫措施,就好好地去坐一坐吧!

文:癮君子--movie addict

(本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觀影邏輯

由小至大來思考,是觀影理解上的關鍵,也就是邏輯辯證中的歸納與演繹,藉由每一次的理解歸納出電影規則,之後再以此邏輯規則回去演繹理解劇中每一個細節與安排。本文將以理性與感性兩種層面來切口,探討電影邏輯,也探討角色們的情感脈絡,以補足電影中因為時間有限所造成的混亂。

對稱的時間軸

就以本片來說,世界還是只有一個,它就像一條河流,平常總是順著走,但有了逆轉時光的機器後,我們能夠倒著走,逆流而上到達以往去不了的地方,那處於時光流瀉中的人們該如何選擇,藉此能安身又立命呢?上述提問正是本次《天能》所點出的最大主軸與命題。

雖然諾蘭(Christopher Nolan)使用很華麗的畫面與詞彙來形容這場時空旅行,但《天能》本質上還是一部主打時空穿越的科幻英雄片,不過仍有明顯差異,逆轉所代表的不是「瞬間」回到某一個時間座標,而是代表主角群向著過往的時間座標前進的「過程」,然而,在主角群眼中自己雖然是順著往目標走,但在其他人眼中,卻是逆向而行。

由此可知,某些已經發生過的歷史過程是無法省略越過的,不管主角願不願意,都還是必須走一遭,所以你會看到行動重複發生,你也會看到自我之間的碰撞與遭遇,甚至你會看到過往與現在交纏在一起,編織出現實世界中難以見得的時空景色。 

MGR-01241r-MSG_WB360JPEG_1900-rev-1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諾蘭以鏡子(反光鏡)做為當下與過去的分界,鏡子在廣大的文化符號中,更可以指涉為陰陽交結,上與下的顛倒世界,世界與異世界之間的窗口與通道,因此在《天能》當中以此作為區辨過去與現在的道具是再也契合不過的,它就如同《全面啟動》中的陀螺,幫助主角群確認自己的存在與真實,當然,相較於《全面啟動》中所指涉的是穿越夢境來到現實的真實,《天能》所指涉的則是穿越時間來到過去的真實。

《天能》不只在鏡子上做手腳與關注,它也完整地運用了時間逆流的概念發展出全新且專屬《天能》的武打面貌,鉗形攻勢即是因應時間的順逆共存而產生之戰略,著名的鉗形攻勢被運用在二次大戰,美軍在歐陸西岸法國諾曼地登陸與空降,形成兩面夾攻,搭配蘇聯在德軍東部的戰線,更是形成一個巨大的鉗,穩穩地困住敵軍,形成孤立而進退兩難。

很可惜的,《天能》的劇情解說並不優異,運用逆轉時間的設定,卻無法清楚地劇中角色或是畫面簡單來簡單說明,當然,如果你是偏好邏輯思考,藉由線索解密來享受解題成就感,那或許這部電影所創造的困窘反而非常適合你。

不過,我想大部份的觀眾還是希望自己的觀影的過程中能夠降低認知負擔,藉此才有機會好好投入諾蘭所創造的敘事故事與節奏。接下來,將針對其中兩場容易引發困惑的劇情簡單解釋,假若不想破壞完整無雷觀影感受,請斟酌閱讀。

首先,奧斯陸機場中的戰役,其實有三個主人翁同時存在。

A:預計奪畫的主人翁
B:預計再次使用逆轉機主人翁
C:已經再次用完逆轉機的主人翁
D:接演後續劇情 --- 表示時間

三者的時間軸則是:

A------>B 劇情發展過程,女主受傷,使用逆轉機穩定傷口,但眾人無法馬上使用逆轉機調回順向,因為上一個時刻點的逆轉機被反派佔據,只能逆著跑回到機場戰役這個時間座標。

A<-------B經過時間堆疊,主人翁順利回到機場戰役,並與奪畫時的自己產生打鬥。

C------->D主人翁順利二次使用逆轉機,把逆著的時間調整回來。

再來,最終戰役,主人翁與尼爾兵分兩路,一個向前順著時間軸前進,另一個逆著在時間軸前進。任務共10分鐘,假設任務12:00正午開始,任務12:10結束。

A:任務開始時的時間座標1200,紅隊順著出發(主人翁)

B:任務開始後經過十分鐘1210,藍隊逆著出發(尼爾)

A----------B

紅---------->

<----------藍

所以,紅隊出發時看到的藍隊的結尾,藍隊出發時看到的是紅隊的結尾,因此,藍隊回到10分鐘前時可以告訴紅隊這10分鐘內的情報,紅隊再以此來行動。

簡而言之,你只要把時間點變成你要前進到的目標座標來理解,並記得主角們不是瞬間回到過去,而是從現在向著過去的某個時間點跑就好。藉此,電影中各式大大小小的戰役與逆轉相信都能豁然開朗,也建議第一次觀影時不要試著馬上理解大局,而是跟著主人翁理解當下的事情即可,慢慢地,如果你能夠理解每一個當下諾蘭所提供的拼圖,觀影結束之後,自然可以把拼圖拼湊起來成完整的畫作。

由小至大來思考,是觀影理解上的關鍵,意即邏輯辯證中的歸納與演繹,藉由每一次的理解歸納出電影規則,之後再以此邏輯規則回去演藝理解每一個細節與安排。

對稱的價值信念

前述探討,花了許多篇章在解釋電影邏輯,偏冷的理性討論暫且告一段落,回歸到感性層面來看,《天能》所烘托的情緒張力是不足的,不管是女主角的復仇、主人翁的掌控與英雄主義,又或者是尼爾順應自然安排的豁然,都來得過於扁平,雖然電影嘗試在這部分進行堆疊與解釋,但過於混亂的時間軸仍然導致注意力的發散,這也是本部電影的短板,但這不代表《天能》沒有情緒渲染與價值信念的辯證。

首先,我們可以理解到諾蘭把時間對稱成「順向」與「逆向」,但其實他所對稱的不只是「時間」,還有劇中角色的「信念」,電影英文名稱 「TENET」所指涉的也是人的信念與原則。

宏觀來看,本部電影所闡述的就是一場「代理戰爭」,未來世界的人們,對於是否要回到過去消滅祖先有不同的看法,爭鬥不止的狀態下,他們分別給予現代的人們武器,讓他們自己去對抗與決定,世界該生還該滅。

1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無知就是優勢 vs. 掌握一切才能當生命主宰

如前所述,電影所闡述的不過只是一場代理戰爭,希望現代繼續存活下去的正派抱持著「無知就是優勢」的原則來行動,認為自己所留下的線索越少,未來人就越難拼湊我們的真實意圖。除此之外,背後提供支持的未來人,也認為自己應該順應自然,承擔自己的歷史罪業,接受人類世界的時間軸就此停滯不再向前,意即由未來人自己來承擔世界毀滅,而不是過去的祖先們。

「掌握一切」,則是站在對立面的價值取向,對於反派來說,只有他擁有的一切才是一切,他所沒有辦法擁有的就是虛無,沒有人可以比他富有,他忌妒著別人的生命,所以奪取別人的生命,藉此補償內在的空缺。上述觀點,也很完整地契合了背後提供反派支柱的未來人,該派未來人認為過去的一切應該被消滅,藉此過去所累積出的錯誤能夠一筆勾消,藉此未來人類世界就可以續存,這非常矛盾,沒有過去何來未來?

我想,那些想要消滅過去世界的未來人,內在應該是認同反派的思維,對於祖先感到憤怒、不滿與不公,認為祖先應該要為自己的錯誤負責,不應該擁有生命自由,既然未來的人們無法繼續存活下去,那麼那些創造災害源頭的祖先們也沒別想活下去。

回到掌控一切來看,雖然反派與支持毀滅的未來人都是抱持著非常巨大的情緒來報復這個世界,但其實這都是因為他們面臨到非常巨大的失落與失能,為了不讓他們立刻崩壞,他們的心靈發展出這套保護機制,藉由摧毀與攻擊他人找回掌握感,將因為得知自身的死訊時,而引發的「失落與失能感」替換成「掌控與賦權感」,這也反應出人類在面對死亡時的不同面貌,究竟你是坦然面對?還是付諸暴力?

由此可知,反派與那些未來人,不是真的想要用毀滅世界來拯救世界,而是想要用毀滅世界來拯救自己的失落心靈。

4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

自由意志與冥冥之中

回到主角群,我們可以發現主人翁雖然也在拯救世界,但可以感受到主人翁對於掌控也是具有一定程度的渴求,他希望知道自己的任務目標與意義,他為了當下的存活,可以毫無猶豫地消除當代威脅,更因此他會詢問博士逆轉當中的自由意志。

主人翁,從一開始的不想多做無謂犧牲,走向最後變成掌握一切的主人翁,藉此確保該發生的未來能夠發生,以此保護自我的存活歷史。以此來說,主人翁與反派也擁有共同的核心信念,意即控制所有一切,或許正反兩方之間也沒有太多差異。假若主人翁最終掌握了一切,成為幕後主使者,那個未來中的他人,其自由意志還存在嗎?

對照到尼爾,他總是嚷嚷著「發生過的就是發生過的」,對他而言,他不想死,不想平白無故地死,但他接納並理解自己的生命終有結束的一天,當然,他也不想莫名地就被未來人屠殺與犧牲,不過也相信命運的存在,認為這一切冥冥之中都有安排,自己只需要順其自然,可以去嘗試,但不用去質問然後掌握一切。

由此可知,主人翁與尼爾雖然擁有共同的目標,但卻擁有不同的世界觀,如同X戰警中的「萬磁王」與「X教授」,一個以積極卻激烈的態度來捍衛自己,一個以消極卻溫和的態度來異中求同。老實說,這之中沒有絕對的對與錯,這也是人類發展史上,面對生存威脅時最常採用的兩種策略,團結合作與打擊異己,更何況,看似正派的主人翁,站在另外一方來看何嘗不是想要掌控一切的不知名黑手。

社會大眾看似存活下來,那但都是主人翁的安排, 誰生誰死並不由己,大眾自此被圈養在獨裁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最後,雖然電影沒有後續發展的伏筆,但如果有續集,我想主人翁與尼爾終究會分道揚鑣,走向不同的未來與世界,而這也是《天能》中我私自最喜歡的安排,不是那些拯救世界的戲碼與動作,而是角色價值觀之間的摩擦與碰撞,這讓《天能》不只是一部標新立異的科幻諜報片,也是一部關於英雄的辯證討論。

3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

整體而言,如同詮釋現象學中海德格對於時間的看法,人們雖然因應過往歷史而存在,但卻因為對於未來有所期待而能前進,真實的當下,即使沒有透過逆轉機,也確實由過去與未來共同構築而成,每一個過去都是當下,每一個未來也都是當下,當下才是我們人類能夠真正地掌控、把握與體會的時間座標。

人類,面對自己的命運河流,究竟該順流而去,還是逆流而上呢?

對稱的觀影感受

《天能》之所以能夠標新立異,重點不只於它逆轉了電影中的時間,也逆轉了真實世界中的日常,對於面臨武漢肺炎籠罩的全球來說,我們無疑站在人類歷史的分叉點,所有的一切都因為疫情而停擺,身處後疫情的我們,多麼地懷念那些可以大口呼吸的生活。

為此,《天能》這部好萊塢大作,它所背負的不只是大眾對於視聽娛樂的期待與渴求,更承載著社會對於日常生活的思念與渴求,它就是一劑嗎啡,讓我們暫時從痛苦的疫情中擺脫出來。

由此可知,驅動人們前進電影院的,不會只有對於科幻諜報片的喜好,還有對於討回生活秩序的心理動機,更可以說,在選擇觀影的決定上,感性或許是大大高於理性的,但這個決定是否洽當與合理?

5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

在相對安全的臺灣或許只要做好防備措施,不用多加考量,甚至在上映《天能》之前,戲院早就已經恢復運作,但是拉到歐美,這個舉動會不會帶來風險,民眾是否可以遵循規範,在感性之中保持理性實為重要。

宏觀來說,《天能》之所以不只是《天能》,取決於它所出生的日期,你甚至可以說它就是當代後疫情世代下的聖杯,帶領電影產業走向復甦與重生。

微觀來說,《天能》還是提供許多獨特觀影經驗,熱愛過往系列燒腦氛圍的粉絲不容錯過,你一樣可以從中得到邏輯思考下,數學解題般的快感與成就。不過,假若是熱愛角色辯證與情感烘托的觀影者,這部的確較少著墨於此,但重溫好萊塢電影這個意義仍然值得我們到戲院坐一坐,感受一下,再來跟電影劇情對話與思考。

失去了生命,也失去了愛,更失去了日常,疫情所奪走的不只是人命,還有那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熟悉。

結語

整體來說,《天能》還是一部很好也很特別的作品,但它並不容易上手,剪輯的方式,前期鋪陳較為冗長,造成注意力發散,後期過快的節奏又形成阻礙理解的牆,導致觀影者無法順著劇情與角色發展去思考與對話,實在可惜。不過,如前所述《天能》這部作品還是聲光效果俱佳的好萊塢作品,如果你很懷念看電影大片的日常,做好防疫措施,就好好地去坐一坐吧!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