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少女遭網路誘拐非「個案」;立委、民團指「安珀警報」機制失靈

14歲少女遭網路誘拐非「個案」;立委、民團指「安珀警報」機制失靈
Photo Credit:立委王婉諭辦公室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友在公開社群平台提供警方目前辦案進度以及嫌犯相關個人資訊,但也可能使嫌犯透過網路公開平台,了解目前警方辦案進度,進而湮滅相關證據或轉移窩藏地點。

高雄1名就讀國中的劉姓少女北上見網友後失聯,家長在社群網路上求助,引發網友熱議。警方於昨(1)日於竹東尋獲該名少女,逮捕誘拐、限制少女行動自由的犯嫌。此案雖暫時落幕,不過兒少使用網路越來越普及,在網路上面對的風險也越來越多。兒福聯盟和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今(2)日召開記者會,要求體檢防制兒少網路誘拐、兒少離家失蹤的現行機制。

「離家出走」兒少連3年增加,3成投靠網友

據警政署失蹤人口概況調查,未滿18歲「離家出走」兒少人數,近3年來,分別為4346人(2017年)、3968人(2018年)、4184人(2019年)。

兒盟失蹤兒童少年資料管理中心 (以下稱失蹤中心)於2017年分析近10年服務之離家兒少後發現,離家兒少首次離家年齡平均為14.5歲,而且年齡集中在13至15歲的國中階段,比例近4成8(47.9%)。另外根據警政署統計,近5年兒少失蹤原因為「被誘拐、拐騙、抱走」的,12歲以下的約1000多人,但12-18歲的青少年,多達5600件。

兒盟政策中心主任李宏文表示,從本案看來,該網友已與少女互動一段時間;據媒體報導,2人以手機通訊軟體聯絡,少女應徵對方開出的「電玩陪玩」工作於指定地點上車後便失去聯繫。該名少女的家屬表示,該網友自今年5月初便開始聊天,還寄錢讓少女搭高鐵,結果少女失聯後,對方聊天帳號即移除。

兒盟的《兒少自願重複離家報告》顯示,兒少離家後有3成會投靠網友,且收留離家兒少者,有35%是成年人;這些離家的孩子常被利用、剝削,有些兒少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賺取較多的生活費,會去酒店當酒促人員或酒店公主,甚至受他人引誘而從事援交、偷竊、詐騙等違法工作,人身安全亮起紅燈。李宏文認為,「網路誘拐」應該成為獨立犯罪,有獨立的法律來處理。

兒盟主任白麗芬表示,近來他們發現網路誘拐兒少的手法不斷翻新,失蹤兒少年齡不斷下降,實在令人擔心;王婉諭表示,本案非常幸運,少女的家人具備足夠警覺,警方也迅速地動員,成功阻止可能憾事。然而這些離家出走的失蹤兒少問題日漸增加,目前是有足夠的建立機制去處理應對?

集眾人之力的「安珀警報」為什麼沒用?

這次備受注目的案件,並未啟動「安珀警報」。

安珀警報(AMBER Alert)最早起源於美國(America's Missing: Broadcasting Emergency Response),策略是透過公眾力量迅速找回失蹤兒童;出現兒童誘拐或綁架事件時,執法機關透過網路、電台、電視、手機簡訊、電郵等媒介發布警報。以美國失蹤及被剝削兒童中心(NCMEC)為例,更與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Google、雅虎(Yahoo)等社群網站、網路平臺合作發布警報。

我國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雖已於2016年底與Facebook合作正式推出安珀警報,但是上路來從未真正啟動。兒盟質疑,安珀警報啟動條件過於嚴格,目前內政部設置的安珀警報執行計畫,通報實質要件為「未滿18歲之兒少擄人勒贖」或「未滿7歲者於緊急查尋24小時後仍未尋獲,且經查疑涉刑事案件,比照重大刑案列管偵辦」等重大犯罪案件,且「須經當事人(法定代理人或其他行使親權、監護權之人)同意」。

兒盟指出,台灣近3年來擄人勒贖案件,每年均不超過10件(2018年5件、2019年6件,2020年至7月止僅1件),對比每年動輒4000件的「兒少離家」案件,幾無成效可言。

對比美國、加拿大安珀警報的發布要件並無硬性規定「勒贖」,僅需執法機關確認兒少誘拐(abduction)/綁架事件屬實,便可啟動,要件相對寬鬆。

兒盟認為,安珀警報通報的實質要件之一「未滿18歲之兒少擄人勒贖」應鬆綁,比照美國、加拿大放寬為該案屬「兒少遭誘拐或綁架事件」,便可發警報。但警政署刑事局研究員林標油回應,他們的和Facebook合作的安珀警報,通報案件是「全球統一」,為的是怕造成「狼來了」的誤報效應,而且上路至今,並沒有家長來要求過啟動但沒啟動的。對於安珀警報適用範圍太小,可以和臉書再溝通,研擬是否放寬強化兒少保障。

對此王婉諭和兒盟則質疑,是否台灣家長對於安珀警報的存在普遍都不清楚,所以才會造成有這個機制,卻沒能派上用場的結果。

網友一起「辦案」可能會有哪些疑慮?

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的與會代表則表示,本案能迅速破案,除了警方積極偵辦外,網友們提供各種資訊也成為破案重要線索之一;然而網友在公開社群提供目前進度以及嫌犯個人資訊,也可能使嫌犯透過網路了解目前警方辦案進度,進而湮滅相關證據或轉移窩藏地點,甚至對被害者實施更激進的手段。

iWIN認為,針對此類重大社會矚目案件,警方可以建立一個通報的管道,讓熱心的民眾可以提供線索,也可以避免重大線索因為公開而失效甚至影響破案。

另外此類原為「失蹤協尋」尋獲後轉為「兒少保護」的案件,媒體的相關報導一開始有大量當事人的相關資訊,以利廣大網友幫忙找人,之後在尋獲後相關報導卻涉及違反《兒少法》第69條需隱匿當事人資訊的相關的爭議。如何在前端協尋時透過媒體快速散布資訊,之後如何進行被害兒少個人資訊保護,也期待各界能討論出有共識的更好作法,不要讓媒體一方面是協助警方破案的幫手,另一方面又侵害兒少的隱私。

立委王婉諭指出,本案少女透過通訊軟體認識嫌犯,被以工作名義誘騙北上,是典型網路誘拐手法,需要兒童及青少年們自身具備足夠的警覺性去辨識風險,父母、學校師長也需要共同警覺此類風險。必須加強教育須島。

王婉諭與兒盟也要求警政署儘速研議修正安珀警報中之通報要件,並將提出《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正案,將目前僅靠衛福部1年約100萬補助挹注的「失蹤兒少資料管理中心」可以往法制化前進,增加資源和法源依據,解決現行兒少協尋工作推展的困難,以期待我國兒少受到更好保障。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