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戎《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經國不姓「宋」,跟她不是一家人,這一點對美齡很重要

張戎《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經國不姓「宋」,跟她不是一家人,這一點對美齡很重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有可能,蔣在晚年與經國獨處談心時,講述了他怎樣把兒子從史達林手中救出的經過。為了救他,父親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沒能消滅中共,最終失去了大陸。這一事實足以劇烈地震撼經國。

文:張戎(Jung Chang)

21 台灣的日子

(前略)

一九七一年,蔣介石八十四歲,美齡七十三,他們的神仙生活被無情地打碎。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尋求跟大陸和解,宣布他將在第二年訪問北京。當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在北京為他的到來鋪路時,十月,聯合國通過決議,把「中國」席位交給北京,逼台灣不得不退出聯合國。一時間,西方政要紛紛對毛澤東登門求見。美齡痛苦萬分,從信仰中尋求安慰,一再背誦《聖經》裡的話:「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遭難,卻不致失望;遇逼迫,卻不被丟棄;被打倒,卻不致死亡。」她寫信給艾瑪說:「我存著希望,理智和正直的鐘擺終將擺回來。……重要的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而是我們怎樣應對。」

她丈夫對尼克森恨之入骨,叫他「尼丑」,認定尼克森走此一步是因為他當年沒有給尼克森提供選舉資金,尼因此報復。蔣在日記裡寫道:「尼丑未當選之前,來台北相訪,彼滿懷我協助其選舉資本,應〔因〕未先提,而我亦未提也。」「尼丑昔年在慈湖晤談時,視其為可厭之政客,以輕薄待之,並未允其助選。」「尼丑對我之加害,乃是為私怨。」

除了尼克森,蔣的怒火還集中在長住美國、有時代表蔣與美國政要打交道的孔令侃身上,也遷怒於美齡:「此次尼丑對華政策之惡化,其咎當在令侃,而夫人仍信其言。」「此乃吾妻專聽令侃一面之詞所致。今國患至此,令侃之罪不小也。」

隨從成為出氣筒,蔣發起脾氣來用手杖打他們。出手多重成了他身體好壞的一個標尺。一次老副官對醫生說:「姜大夫啊,我告訴你,總統身體好多了,他今天打起來滿有力氣的!」(蔣對醫生很客氣,也不打女人。)

蔣的身體越來越糟。一天他說話不大清楚,醫生診斷是中風。不久在「中興賓館」正散步,突然心肌梗塞發作,在步道上整個人癱了下去。他的病嚴格保密,但蔣著手準備交權給兒子經國。一九七一年底,他任命經國為行政院長兼三軍總司令,自己仍做總統。任命將在次年春的橡皮圖章「國大」上正式認可。

蔣的健康危機和向經國交權,讓美齡感到一種全新的、純粹個人的焦慮:她的總統夫人的生活方式將受到威脅。她習慣於帝王般的堂皇,有成群的僕人服侍,在美國時,那架豪華C-54「中美號」專機,會調去供她使用。一旦丈夫不在了,經國還會為她提供同樣的奢侈嗎?她想居住的地方是紐約,在那裡誰為她支付大批隨從的開支?她一刻不能缺的全方位保安?年老後二十四小時的醫療護理?誰為她支付她打算從台灣帶去的跟她多年的忠心僕人的工資、生活費,更不用說美國的天價醫療費?就是孔家積累的財富或許也不夠用。

台灣政府得為她付大部分帳單。但她沒有把握經國會繼續如此辦理。經國和他的一家是出名的「清廉自持」,生活過得「非常簡單」,甚至「相當拮据」。他會不會認為她太奢侈,即使對她友善也不滿足她的要求?經國不姓「宋」,跟她不是一家人,這一點對美齡很重要。有一次,經國的孩子們和弟弟子安的兒子都跟她同住,她塞了些禮物給甥兒,半開玩笑地悄悄說,不要告訴經國的孩子,「你們是我的親骨肉」。

美齡一心要讓宋家人掌管台灣的財政,竭力勸說蔣在明春召開國大後組織新內閣時,任命孔令侃做財政部長,說這個五十六歲的甥兒為國民黨做了大量貢獻而從未得到承認。

蔣煩躁不堪。令侃和整個孔家早就被一般國民黨員認定是讓他們失去大陸的罪魁禍首,來台灣後令侃從來沒在這裡工作過,連住也沒住過,任命他根本不可能。更何況這時蔣本來就把尼克森與大陸和解怪罪在令侃頭上,如今尼克森就要去北京了,蔣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刻給令侃財政大權?美齡好像是昏了頭,在最不合適的時候提出這個要求。可是她有她的苦衷。自從有了國民黨政府,沒有哪個時期錢櫃子的鑰匙不是捏在自己家人手中(蔣介石算自己家人,但經國不算)。她家人就要不管國家的錢了——這一前景讓美齡惶恐不安。她迫不及待地纏著蔣介石任命令侃,因為她等不及了:蔣的心臟病隨時可能發作,他隨時可能死亡。

蔣厭煩之至,不想理她。他只願意跟兒子經國在一起,每天晚飯要等經國處理完一天的工作之後來一起吃。經國有事耽擱了,他會說:「那再等等。」看到經國,他是說不出的喜愛,跟兒子有說不完的話。晚飯後,父子倆一同乘車出門兜風,「晚與經兒車遊市區,父子閒談最樂。」蔣日記裡這類話很多。(蔣對二兒子緯國完全沒興趣,每次他來,還沒坐穩當,蔣就說:「好啦,沒事了,你下去吧!」)經國不在身邊的時候,蔣常常讀兒子的日記,想念兒子,安慰自己:「日間看經兒去年日記,精神為之一振。」有次經國到金門島去視察,蔣心疼他,叫他在那裡住幾天休息休息,但蔣一直心緒不寧,直等經國回來才安定下來。

一九七二年三月,蔣再次被「選為」總統,就要組閣。美齡加緊了勸說攻勢,把令侃招來,讓他討好丈夫,這適得其反。蔣在日記裡寫道:「晚見令侃,心神厭惡,國家生命幾乎為他所送。妻既愛我,為何要加重我精神負擔?」他在日記裡反覆提到孔子的話:「惟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女之更為難養,切勿近之。」「女子」是妻子,「小人」則是令侃。蔣寫道:「恥辱仇憤,沒有一時能忘。我的病源起於令侃,我的國恥亦發於令侃……。」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