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被中共腐蝕滲透,意味著美國的心臟部位已中毒乃至癱瘓

《美國之音》被中共腐蝕滲透,意味著美國的心臟部位已中毒乃至癱瘓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俄滲透美國的四十五目標中,有多項都與媒體有關,比如「滲透媒體,控制媒體內有關書評、主筆群及政策制定的職位」、「靠著貶低各種形式的藝術表達持續詆毀美國文化」等等。當年蘇聯未能完成的目標,今天中共卻成功地辦到了。

由於中共的腐蝕所造成的《美國之音》的崩壞,意味著在一個看不見的戰場上,美國的心臟部位已中毒乃至癱瘓。《美國之音》的失守,其嚴重性怎麽高估都不過分。

幾年以前,《德國之聲》新任台長全面倒向中共,解聘多名報導中國人權議題的記者和編輯。有中國網友諷刺說,「所謂《德國之聲》,其實是《東德之聲》。」如今,《美國之音》正步《德國之聲》後塵,從美國納稅人支持的、對外推廣美國民主自由價值的媒體,蛻變為中共宣傳部的「駐美喉舌」。

《美國之音》的崩壞有兩大原因:一是歐巴馬(Barack Obama)王朝的綏靖主義遺風,某些美國政客一廂情願地將中國看成是笑容可掬的熊貓,跟中國相見歡,一起發大財;二是「富起來」的中共投入巨資,以「大外宣」手段控制海外華文媒體乃至西方主流媒體,《美國之音》首當其衝成為其「戰利品」。

就前者而言,從《美國之音》台長阿曼達・貝內特(Amanda Bennett)以下若干高層,都是歐巴馬時代的舊臣,忠實執行歐巴馬的對華綏靖政策。歐巴馬本人具有極左意識形態,在其八年任期中,不惜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來討好中國,其妻子蜜雪兒(Michelle Obama)曾在白宮聖誕樹上掛出毛澤東像。

歐巴馬在習近平面前卑躬屈膝,忍氣吞聲地接受習近平之羞辱——歐巴馬訪華時,中方故意不給來訪的空軍一號提供舷梯,迫使歐巴馬狼狽地從飛機肚子下鑽出來。美國總統對外代表美國的國家形象,歐巴馬的做法堪稱喪權辱國。歐巴馬如此,其治下的大小官員們紛紛對中共予取予求。

世界觀的沉淪再加上巨大的利益的牽扯,作為資深記者、普立茲獎得主的阿曼達・貝內特,從追求新聞自由的鬥士淪為扼殺新聞自由的殺手,這個軌跡並不讓人吃驚。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執政之後,其提名的《美國之音》主管部門——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的領導人的任命,被民主黨方面長期卡在國會,使得貝內特又穩穩操控《美國之音》長達三年之久。

就後者而言,共產國家的對內控制和對外擴張都依賴宣傳戰。美國學者柯立安・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在《赤裸裸的共產黨:共產主義如何危害自由世界》一書中指出,蘇俄滲透美國的四十五目標中,有多項都與媒體有關,比如「滲透媒體,控制媒體內有關書評、主筆群及政策制定的職位」、「控制廣播電台、電視台及電影公司的重要位子」、「靠著貶低各種形式的藝術表達持續詆毀美國文化」等等。

當年蘇聯未能完成的目標,今天中共卻成功地辦到了。

在《美國之音》諸多毫不掩飾親共立場的工作人員中,既有登記註冊的中共特務,也有拿到中共好處的「準特務」或「編外人員」——這些人有若干親人朋友在中國,中共通過軟硬兼施的手腕,給他們的親人朋友各種好處,以此換取他們的合作。

於是,《美國之音》鬼影重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對華政策演講之後,《美國之音》發表多篇否定性的報導,最有代表性的一篇是〈蓬佩奧中國政策演說被指「臨戰宣言」,學者憂美中衝突升級加速脫鉤〉。

該報導採訪的全部是中國的體制內學者,卻在題目中隱藏他們的屬性。報導第一部分用很大篇幅引述中國外長及外交部發言人的反駁,然後採訪上海復旦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國際問題學者沈丁立,沈的說法是:「(美國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能起到的作用就是,增加(中國人)對美國這種反動的制度的更加消極的看法。」

中國大學的國際關係學院,大都是國安部的附屬機構,《美國之音》就這樣讓一個中國特務施施然地宣揚中國官方的立場。該報導還採訪中國問題分析人士胡星斗(報導承認其也是一位體制內學者),胡反駁蓬佩奧關於中美之爭是自由與暴政之爭的說法:「跟其他發展中國家一樣,中國固然存在仿冒抄襲等侵犯別國知識產權的問題,但是川普政府把這個問題無限擴大化。」

胡又說,「從現實來看,越南共產黨正在和平過渡為民主憲政的政黨。共產主義者也完全包容民主、自由、憲政、法治的價值觀」,「馬克思反對書報檢查,而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價值觀也包含自由、民主、法治、公平等內容,與人類主流文明的價值觀截然相反或者對立的情況並不存在。」

這篇報導再也不遵循平衡報導的原則,全部都是否定性看法,全部都是幫中國出聲。這樣的報導,跟《環球時報》的立場和品質一模一樣。

美中關係美國中國衝突角力國際關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與蘇俄對峙的時代,絕大多數美國人都清楚地認定,蘇俄是威脅美國自由的「邪惡帝國」。美國朝野對蘇俄的滲透非常警惕。一九三七年,國務院的東歐事務處整個部門都被撤銷了,而且可能迫於白宮壓力,連圖書館也拆除。

喬治・肯楠(George F. Kennan)指出:「這裡確實有蘇聯影響的氣味,或者說非常強烈的親蘇聯的氣味,在某種程度上就在政府的高級部門。」杜魯門(Harry S. Truman)總統則宣稱,在美國領土上有五萬名共產主義者與蘇俄保持著聯繫,他們準備進行破壞活動,「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及其顛覆活動,實際上可能會使美國飛機沒有升空的機會。」

上世紀七○年代,蘇聯文豪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揭露蘇聯勞改營真相的巨著《古拉格群島》,在美國熱銷數百萬冊。然而,今天大部分美國人對中國的挑戰和危害一無所知,對比索忍尼辛更偉大的中國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中共淩虐而死的悲慘命運不聞不問——當年索忍尼辛在美國幾乎家喻戶曉,但今天美國有幾個知道劉曉波是誰呢?

華盛頓那間小小的「勞改紀念館」門可羅雀,隨著其創辦人吳宏達的意外身亡很快就關門大吉了。吳宏達身故四年之後,美國海關才首次對一家強迫勞改營囚犯勞動的中國公司,出口到美國的勞改產品施以罰款,罰款數額跟其獲利相比微乎其微,幾乎可忽略不計。

冷戰時代的美國人對蘇俄是「紅色納粹」這一事實確認無疑。國務院根據《麥卡倫國內安全法》,強制實施有五萬個名字的「警告書」;胡佛(J. Edgar Hoover)領導的聯邦調查局針對蘇聯特務嫌疑人建立了完備的檔案。

對冷戰持批判態度的美國歷史學家德瑞克・李波厄特(Derek Leebaert)在《五十年傷痕:美國的冷戰歷史觀與世界》一書中記載,極左的歷史學家沃爾特・斯里克尼承認,「麥卡錫主義最初是有一些荒唐之處。」但在一九五三年,當竊取美國原子彈機密提供給蘇俄的朱利葉斯和盧森堡夫婦,雙雙被以間諜罪而被判上電椅處決時,他終於意識到「形勢確實嚴峻」。

今天,形勢更加嚴峻。中國成功地收買了一大群美國人,包括很多的「華裔成功人士」——其中有若干《美國之音》僱員,他們樂於傳播「中國比美國更可愛,中國的制度比美國更優越」的觀點。冷戰時代,蘇俄從未成功控制過一家美國的主流媒體,即便是美國左派的旗艦《紐約時報》也對蘇俄採取極度敵視的態度。

今天,中共卻在美國新聞界攻城略地:不僅美國的中文媒體十有八九淪陷於中共之手,很多美國的主流媒體上都充斥著為中國塗脂抹粉的荒誕言論,從《紐約時報》到《美國之音》都是如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