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直播途中睡著還賺20萬的VTuber:瘋狂「暴走」的文野環

在直播途中睡著還賺20萬的VTuber:瘋狂「暴走」的文野環
VTuber文野環,Youtuber頻道首頁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某種程度上,文野環的直播實在是獨一無二。既是因為,文野環對於人類還是太早了,也是因為,這些「事故」和「意外」,實在難以被複製,也不太可能刻意追求。能把家居直播做得那麼草生,那麼混沌,與其說是所謂的「不幸體質」,還不如說是一種才華吧。

你聽過有個VTuber在直播中睡著,睡醒時,察覺收了20多萬Superchat的故事嗎?這故事的主角是彩虹社(にじさんじ)的VTuber文野環。

這件事恐怕還不是文野環最瘋狂的事蹟。

一般來講,講到「VTuber」,大家可以想像的是由某名中之人(編按:虛擬偶像背後的真人)操控Live2D模組,以顯示出臉部表情。中之人會配合Live2D或3D模組,錄製影片,或進行遊戲、ASMR、雜談、唱歌等直播,或閱讀Superchat。

這些常規並不適用於文野環。別名「野良貓」的文野環,其直播的一大特色是「電腦配置差」。2018年出道初期,文野環的直播時常收錄雜音,如電腦的風扇聲。直至如今,除了某部分到彩虹社本社Ichikara進行的商業宣傳直播或合作直播,文野環的直播一直都是360p,直播通常只有語音和一張立繪,實況網頁遊戲(如,雀魂)或用手機直播PUBG(240p)大概就是極限了。

每當文野環要直播唱歌,文野環得跑到老遠處的卡拉OK房直播。整個直播帶迴音,而你甚至能聽到卡拉OK房的通知聲。

值得一提的是,文野環的YouTube縮圖也非常陽春。雖然文野環沒有實際使用新細明體,但整體感覺有過之而無不及。好些直播更是只有一張立繪作封面。這些陽春的設計、低性能的電腦和直播環境,本應會損害直播主的名氣,卻意外轉化成文野環的一大賣點。

截圖_2020-09-01_下午7_04_09
VTuber文野環,YouTuber頻道首頁截圖
文野環頻道的各影片縮圖

文野環的另一個大特色是「暴走」。不是指Hololive的那種中之人人設或性格崩壞,作出謎之發言的「暴走」,而是指直播充滿著各種意想不到的發展。

文野環最著名的事蹟為本年2月5日的直播。於深夜兩點開台直播的文野環,直播不過15分鐘,突然在直播途中睡著。4個小時後,文野環醒來,並察覺直播仍在繼續。同時,在文野環睡覺之際,她收到了20多萬的Superchat。

同類事件還發生了第二次。在本年6月3日的直播,文野環在直播雜談將近一小時後宣布收台,卻忘記關掉直播……而且還不是一次,是兩次。

整個「直播」的趣旨,從雜談變成了聆聽文野環的生活雜音及各種謎之發言,如將SMAP的〈ありがとう〉改成了「けつあな」、哼唱著什麼「娜娜娜娜~~娜娜娜娜~~反覆橫跳~~」、唱「ソーラン節」或LiSA的〈紅蓮華〉(還要錄音,並吐槽「唱得真差」)。整個「直播」的高潮,莫過於沿途看戲的同社VTuber月之美兔,最後Discord聯絡文野環,「邀請」文野環與她「合作」演唱紅蓮華,才讓文野環意識到自己沒關掉直播。

類似的「暴走」還經常出現。直播台無緣無故關掉重開、遊戲畫面歪掉、沒有聲音或影像、撞到身體部位、與妹妹吵架等等,全部都發生過了。當中最特別的,要數其多次於直播之際下顎脫臼。最誇張的一次是與同社VTuber剣持刀也及森中花咲合作直播時,於Discord發訊息說自己剛剛下顎脫臼。其餘兩人一邊苦笑,一邊打圓場關掉直播。

個人認為最好笑,也是近期真正落坑的契機,要數兩週前與彩虹社的印尼VTuber Taka Radjiman分別製作南餅(Naan Bread)的英語直播(?)。直播充滿著各種尷尬但又搞笑的對答。如文野環以為「印尼Indonesia」=「印度(インド/India)」、質問「印尼在哪裡?」「印尼在印尼啊」、用英文問對方「你知道彩虹社嗎?」、或者是被問到「你的興趣是什麼」回答「YES」。

某種程度上,文野環的直播實在是獨一無二。既是因為,文野環對於人類還是太早了,也是因為,這些「事故」和「意外」,實在難以被複製,也不太可能刻意追求。能把家居直播做得那麼草生,那麼混沌,與其說是所謂的「不幸體質」,還不如說是一種才華吧。

本文經文學少年的房間. II授權轉載,本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