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付差額醫材政策9/1推新制:5個QA看懂新、舊制差別與爭議點

自付差額醫材政策9/1推新制:5個QA看懂新、舊制差別與爭議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報導,原先的方案為超過健保署訂定上限的自付差額醫材須降價,新方案則是針對超過極端值的醫材,健保署會發文請醫療院所調價或是作出相關說明,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柔性勸導期。

近日健保署再度公告針對8大類自付差額醫材,從9月1日起將發文給醫材收費項目超過極端值的醫療院所,要求說明原因或是調價費用。此政策再度引來醫界的質疑與憂慮,並令人想起幾個月前此政策才在社會引發諸多討論與反彈,甚至引起總統蔡英文的關注。究竟,引發社會極大關注的自付差額醫材爭議究竟是怎麼來?各界如何看待健保署的政策?新、舊制之間又有什麼樣的差別?

Q1:自費醫材的爭議是怎麼來的?

健保署在今年6月9日公告新版「自費醫材比價網」上線的同時,也同步聲明醫療院所收取自付差額特材差額不得超過公告之上限,後者並訂於8月上路實施。依據《聯合報》報導,健保署原先是想針對8大類(包含人工水晶體、冠狀動脈塗藥支架、特殊功能人工心律調節器等)共計352項醫材訂定民眾自負額上限,避免類似的醫材之間價差過大,設立價格天花板來「保障民眾權益」。

不過此舉引來醫界以及民眾的反彈,健保署後續雖然在臉書發布懶人包圖卡說明,甚至衛福部長陳時中也親上火線回應社會的疑慮,強調此次僅針對的是民眾自付差額的醫材,並非全自費醫材,仍止不住社會的反彈意見。後續引起總統蔡英文的關注,表示已請行政院與衛福部就此政策再研商。

Q2:各方爭執或在意的點是什麼?

醫界對自費醫材的擔憂來自於擔心高品質的自費醫材,會因此政策而陸續退出台灣市場。具有兒科急診醫療背景的Dr. E 小兒急診室日誌就撰文表示,「不要幻想訂出價格上限,就可以讓民眾用低價買到高品質的醫材,廠商都是將本求利,加上台灣是規模很小的市場,更沒有理由驅動廠商配合政府犧牲利潤。」

他更擔憂原先的政策若是上路,民眾還是只能買到價格和品質相符合的醫材,但永遠喪失了選擇更高品質醫材的權利。他質疑健保署除了制定政策得到幫人民省荷包的虛假美名,最後得到好處的人到底是誰。

台大公衛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副教授郭年真則認為健保署此舉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但醫界撻伐、多數民眾也不支持,兩方都不買單健保署的「一番好意」。郭年真撰文指出,自付差額制度本身就是一個權宜的作法。健保在財源有限、人口老化但高醫療利用人口佔比大增的不利環境下,只好以「自付差額」制度來提高民眾使用高價醫材的可近性。

郭年真提醒健保署如果改以縮小同廠牌同型號特材之收費價差為政策目標,更能獲得民眾共鳴。但他也同時提醒醫病雙方,持續擴大自付差額項目終非長久之計,雙方都必須務實面對健保現有的財務收入,無法滿足其對新藥、新科技期望的現實。該認真的面對的是健保財務是否充足,以及健保資源應當優先給付給何種類型的資源。

曾經擔任過衛生署副署長,目前在生技創投公司擔任董事長的張鴻仁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則認為健保署沒搞懂制度與例外管理的差異。他認為健保署原先的做法「等同將原先要管理少數人的變成制度,當然其他人會跳起來。」他主張健保署只要做到盡可能讓自費醫材的資訊透明即可,無需過多的管理。

Q3:健保署後來如何弭平爭端?

健保署於6月13日召集相關醫學院與醫師,衛福部長陳時中與健保署長李伯璋皆親自與會,會後由陳時中宣佈原訂8月上路的政策暫緩施行。陳時中並表示與會人士達成共識,將先處理極端個案,並設置更親民的公開資訊平台,2個月內解決完問題後,再來討論天花板究竟要不要設。

依據《中央社》報導,健保署近日公告8類特材極端值,將於9月1日起發文給價格超出極端值的院所,要求9月底前調價或說明。此一公告又再度引起醫界的疑慮。

Q4:新、舊方案有何差別?

依據《中央社》報導,原先的方案為超過健保署訂定上限的自付差額醫材須降價,新方案則是針對超過極端值的醫材,健保署會發文請醫療院所調價或是作出相關說明,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柔性勸導期。若有院所不願調價,健保署將研擬是否繼續柔性勸導或用強制方式管理。

經中央社媒體實驗室比對新舊制的差別,以健保署針對的8大類自付差額醫材,在舊制中有84%的收費項目須作調整,新制中則是20%須作調整。

Q5:健保署目前如何回應各界疑慮?

對於醫界再度質疑此次政策,根據《Heho健康》的報導,健保署長李伯璋表示,整個流程都跟相關醫學會談得很久,所有的內容都是醫學會同意概念才來執行。「有把這個事情跟醫界討論,讓他們都能夠接受,不是突然跑出來,是跟很多醫學會理事長討論過,也知道這種情況。」總共有17個學會參與討論。

健保署醫審及藥材組副組長黃兆杰也澄清,這次的重點是在「極端值」而非訂定上限,極端價格是由各個學會訂定,各個品項有不同的百分位,學會自己要說的話就是學會要說,之前共識是不要公布。黃兆杰表示極端值不是上限,是撇除掉「極端」,比如同一種醫材大家都賣5-8萬,有人賣了 10 萬,那就是極端值;所以才說分類要做的細,不同種類的價差也會很大,分類細了就比較能有公正的極端值出現。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