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短俐落的《追兇500天》,何以讓莫子儀、小薰入圍金鐘影帝后?

簡短俐落的《追兇500天》,何以讓莫子儀、小薰入圍金鐘影帝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追兇500天》最別出心裁的地方,應該還是在於莫子儀飾演的警探主角,如何與案件產生對照關係的情節安排。

文:出前一廷

在近日登上myVideo影音串流平台,並讓莫子儀與黃瀞怡(小薰)入圍今年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女主角的《追兇500天》,是一部改編自台灣真實案件的懸疑劇。雖然對熟悉推理小說或影劇的人而言,《追兇500天》的案件真相並不難猜到,但本劇的有趣之處仍在於整體過程,有著一種你無法確定故事是改編自哪樁特定刑案,但也隱約感到熟悉,彷彿才剛看過報導不久的獨特感受。

不過,如果要說《追兇500天》最別出心裁的地方,應該還是在於莫子儀飾演的警探主角,如何與案件產生對照關係的情節安排。在同類作品裡,這種情況大多是案件喚醒了警探內心的某個過往陰影,使他透過破案來同步跨越內心障礙。

然而,《追兇500天》的設計卻是反其道而行,故事中與男主角產生鏡像關聯的,是某些讓觀眾不齒與憤怒的暴力加害者,透過這種較為少見的切入角度,使你對主角因此產生更為複雜的感受,一方面希望他可以成功破案,一方面卻又對他的部分行為感到厭惡,因此在情緒上始終處於矛盾之中。

這樣的安排,其實挺適合《追兇500天》這種總共四集,每集不過半小時左右的迷你劇長度,讓觀眾不會因為故事拖得過長,導致越來越討厭男主角的情況發生。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樣的長度也確實讓人希望本劇能有再充足一點的時間,可以將故事與角色的轉折都安排得再細膩一些,因此可說是個有利也有弊,但卻不至於成為致命缺點的情況。

劇照_(4)
Photo Credit: 《追兇500天》劇照

也因為如此,除了案件真相以外,《追兇500天》另一個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讓你好奇主角究竟會不會在查案過程中,逐漸察覺自己與那些他所偵辦的人其實有著類似的醜陋,然後又是否會使事情繼續朝悲劇的方向走去。像是這種把重心集中在角色身上,讓人性因此產生拉扯的懸念,則正是這部戲之所以讓人忍不住一口氣看完的主要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小薰在劇中的表演也令人頗為驚喜,適度演出了案件嫌疑犯的各種不同面相。甚至就連劇中情節,也針對這點隱喻了我們如何僅透過特定角度來瞭解社會案件,並可能因此做出錯誤結論的問題。

劇照_(2)
Photo Credit: 《追兇500天》劇照

有時,我們忍不住開口大罵,可能是因為我們接收到的資訊就只給了我們那些訊息,使我們在不明就裡的情況下便跟著怒吼。或許我們會因為後來獲得了更多資訊,因而改變先前看法,但通常卻有更多時候,我們則甚至沒想到要去搜尋是否有什麼足以使我們改變觀點的資訊,因而就這麼與真相保持著始終不變的距離。

或許限於長度,《追兇500天》並未針對這點有更多表現,但從整體劇情來看,卻也確實留意到了這種情況,並透過警方抽絲抽繭的過程,讓這部份依舊成為了劇情的元素之一。

而綜合以上所說,像是這種將當前社會狀況與類型作品相互結合的台劇,也確實有著數量越來越多的趨勢。像是《我們與惡的距離》、《誰是被害者》與《做工的人》,都可以算是近期的絕佳範例,也因此讓人更好奇未來的台劇,在由於全球串流影音平台崛起,使資源與內容走向均產生不同改變的影劇革命中,還會出現怎樣的變化。

劇照_(3)
Photo Credit: 《追兇500天》劇照

或許也正因如此,像是《追兇500天》這種簡短俐落,具有一定品質,同時更樂於提供製作團隊對於社會看法的迷你劇,應該也會在日後變得越來越為常見,成為這個時代另一種影劇風景的存在吧。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