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獨家》:帶一家人看屋,小鬼卻說有阿姨從衣櫃走出來請他吃糖

《鬼獨家》:帶一家人看屋,小鬼卻說有阿姨從衣櫃走出來請他吃糖
Photo Credit: 台灣遊讀會股份有限公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寶,你怎麼有糖果吃呢?」「剛剛房間有個阿姨給我吃的。」隨後小鬼攤開手掌,掌心是一個撕開的糖果包裝紙。這一幕,讓沒開冷氣的套房氣溫瞬間降到零下四度。

文:錯別字

有阿姨躲在衣櫃裡面

有天在臉書滑到一則文,高雄九龍大樓外貼了一大片的帆布,上面寫著「本棟凶宅超渡法會」,這個大字報上唯有「凶宅」二字特別強化,這樣大動作無疑是喚醒附近民眾,回到1989年5月那晚的焦炭夜。

當時李姓嫌犯與九龍大樓內卡拉店家有衝突,一氣之下投擲一瓶汽油彈,隨後24人命喪大樓之內,其中19人為求活命,被活活燒死在頂樓樓梯間,屍體堆疊黏成一團。

從此每到深夜,空無一人的大樓總傳出當年逃難的哀號聲,對面大樓的住戶還看到已經廢棄的凶宅時不時有黑影晃過,即便已經荒廢超過30年,這裡依舊故事不斷,知名靈探Youtuber——未來男友,也曾在這裡面留下直播足跡。

這棟就是碳燒凶宅,因為沒辦法進去,只好在外面拍攝大樓外觀跟那塊布條,不然一開始規
Photo Credit: 台灣遊讀會股份有限公司
這棟就是碳燒凶宅,因為沒辦法進去,只好在外面拍攝大樓外觀跟那塊布條,不然一開始規劃是半夜潛進去拍攝的,當我的攝影聽到不用進去時,感覺他默默地鬆了一口氣。這位攝影帥哥叫群賀哥。

出發前我跟未來男友請教如何進到凶宅大樓內,他卻說唯一的入口就是位在後門的一塊鐵皮,但最近已經被屋主焊死,這消息也封死了我入內拍攝的計畫,最後只能跟攝影在外面拍一拍,找找附近民眾、里長,和熟知九龍大樓背景的房仲聊聊。當時有位房仲問起我新聞跑什麼線?我說跑鬼新聞,他恍然大悟。

「喔!所以你是政治線記者?」

「不不不!你怎麼會這樣認為?」

「政治人物一天到晚不都在鬼話連篇。」其實他也沒說錯。

解釋完工作內容後他對我五體投地,認為怎麼有人心臟這麼大顆,隨後他跟我分享之前帶客戶看房遇到的怪事,一個比九龍大樓更精彩的鬼故事......


我是小豬,以前總開玩笑說自己是房產界的羅志祥,但現在不開這開玩笑了。還有即便年紀比我小的,也別在小豬後面加個「哥」,太難聽了。

事情發生在我剛退伍,那時當兵一進去就是兩年,一出來兩眼茫茫,剛好有位學長早我一年入社會,正在新竹當房仲,看我沒工作於是想拉我進他公司,房仲在那個年代算是火熱職業,很多現在你聽得到的房屋仲介品牌,都是在我那一、兩年蹦出來的,不過剛退伍的我不擅交談,對於每天要跟人講話的工作很排斥。

「我們很多女同事,都是穿短裙絲襪上班欸!」在學長的信心喊話下,最終我一頭栽進房產業。

我每天都騎車載學長,跟著他看他怎麼介紹房屋,這樣學了一個階段,學長把他一間房交給我租,我也很認真,接手當天就跑去那間屋子仔細研究。房子前有條大水溝,河岸第一排;放眼望去不是鐵皮屋就是稻田,環境清幽;往後騎不到五分鐘是片墓園,鄰近公園。

抓出產品優勢後看看產品本身,兩房一廳,格局端正採光好,屋齡15年且有稍稍裝潢過,一個月租金在這區行情偏低,應該還是有客群會接受,但不知為何遲遲租不出去,一空就快一年。

但我新手運不錯,每天都有四、五組客人來看房,有次一位李先生約晚上十點見面,當天我提早九點半就到房子裡面等,因為平常都是白天進來,不知道同樣的房子到了晚上,氛圍竟然會有那麼大的改變!房子的格局、裝潢都一樣,早上放在桌上的垃圾位置也沒變,卻充滿第一次進來的陌生感,很多地方看起來都不太對勁。

沒多久,李先生帶著太太跟兒子進來,介紹了不下20次的房子,這一次卻說得很卡,李先生跟李太太邊聽邊點頭,他的兒子則是在房子裡跑來跑去,突然從一間臥室跑出來,嘴裡凸出一顆糖,媽媽看到好奇的問:「大寶,你怎麼有糖果吃呢?」

「剛剛房間有個阿姨給我吃的。」隨後小鬼攤開手掌,掌心是一個撕開的糖果包裝紙。這一幕,讓沒開冷氣的套房氣溫瞬間降到零下四度。

大人們瞪著眼前的小鬼,室內安靜到只剩小鬼吃糖的「嘖嘖」聲。李先生馬上走進臥室,空蕩蕩的什麼阿姨都沒有,他問了兒子哪來的阿姨,小鬼覺得我們大人的反應很怪,但還是把整個過程說出來。

小鬼說房間有個穿黑色洋裝的阿姨從衣櫃走出來,笑笑的說桌子抽屜裡有糖果可以吃,但吃完之後阿姨就走了。整個過程小鬼說得不遲疑不像在騙人,我過去拉開抽屜,還真的有幾顆沙士糖,像是拜拜用的。

小鬼的媽媽立刻掐著她兒子的嘴說:「吐掉、吐掉!別人給的東西怎麼可以隨便亂吃!」我當時腦袋一片空白,學長沒教過我帶客看房遇到鬼該怎麼辦?等回過神李先生一家子已經催油門甩尾逃走。

我自己也不敢在房子裡待太久,跑了出來就打給學長,學長說那間房是空了很久,但沒死過人哪來鬧鬼?學長還安慰我:「我告訴你啦,一定是小屁孩翻到糖果吃,怕被罵隨便說有個阿姨啦!安啦安啦,我兒子騙人的時候也很厲害,好幾次我都被騙過去⋯⋯」

掛了電話後,學長安慰的話語並沒有平撫我動蕩的心情,第二天又有一對情侶約好要來看房,我趕緊回公司整理一下資料就回家了。回家時,特地跑去家裡附近的土地公廟拜拜。

第二天,原本在聊環珠格格的女同事,看到我走進公司,紛紛跑來問我撞鬼的事,我表面上裝得沒什麼,還一派瀟灑的說的女孩們呀呀呀叫,但心裡其實怕得要死。好在今天那組看房的情侶是約早上,我一樣提早到現場,還特地把房子的每個角落都檢查過,確定沒有什麼糖果阿姨躲在衣櫃裡。而且白天跟晚上的房子真的有差,白天感覺很熟悉且舒服的多。

我坐在屋子裡玩貪食蛇,遲到半小時的情侶這才騎車停在門口,男生帶著女生,女生牽著一隻狗。這一次我介紹得很順,熟練的帶著他們在房子遊走,女生則是牽著狗四處逛,當我跟男生站在客廳說起採光時,臥房傳來那隻狗歇斯底里的鬼叫,下一秒女生抱著狗衝出房外。

男生納悶的問:「怎樣啦?」

「弟弟突然叫起來,一直對著臥房⋯⋯窗戶叫⋯⋯」

「牠竟然⋯⋯叫了⋯⋯」男生不敢置信的說。

此時,一股不自在的感覺湧上來,因為又是糖果阿姨那間出問題。從那一刻這對情侶的回答只是在打發我,最後草草留下一句:「回家想想再連絡。」我說好,但我知道不會再聯絡了。

當晚那對情侶的男生傳簡訊給我:「朱先生,這件事情我跟我女友想了很久,但覺得還是要跟你說,我們家阿弟仔很乖,從領養到現在三年,叫過的次數不超過五次,只有到了不乾淨的地方,或看到髒東西才會歇斯底里的吠⋯⋯」

看到這,手軟到沒辦法按往下的按鍵,我篤定這房子有問題,這次我也不問學長了,決定自己去調查。我問起左鄰右舍,大家都說房子之前是對夫妻在住,中間空了很久沒人住,也沒聽過哪裡有問題啊!我還是不死心,剛好沿著馬路直直騎就有一間派出所,副所長知道來意後請我到裡面泡茶,邊泡茶邊寒暄說房仲很辛苦的場面話,最後才蹦出這句:「那間房子沒死過人,你不用擔心。」說完,副所長把熱水倒進茶壺裡。

「但是,隔壁間死過⋯⋯」

冒出來的白煙讓副所長的眼鏡起了霧,他繼續說:「你面對屋子大門,右邊是個菜園,對吧?左邊有間四層樓的房子,有沒有?大概七年前有個小姐在那上吊,對⋯⋯七年前。還不是跋筊(賭博),欠幾百萬我不知道,最後去收她就穿一件露肩黑洋裝⋯⋯」

說完,副所長一派輕鬆的安慰我,說這沒什麼,附近鄰居也常常看到,菜園種菜的大嬸都習慣了。應該是那間房太久沒住人,也沒門神在管,有好兄弟偶爾跑來串門子而已,沒惡意啦,我接過副所長泡的茶,心情如茶面般震盪不已。

雖說不是凶宅但隔壁是,我想也不會有人想住,跟學長討論了一下後,改變出租策略並跟房東要求調低價格。副所長也跟我說,去附近的土地公廟拜一拜,或是找個老師去處理一下,房子自然就會乾淨。

這些我通通照做,還真的靈驗,一個月後有位賣衣服的老闆來看屋,知道這裡「可能會鬧鬼」,但他不信這件事也覺得沒差,反正租下來是當辦公室和囤貨的地方,就付訂金了,一直到我離開新竹前,那位老闆還住在那裡。


後記

在小豬哥那個年代,房屋買賣出租的法規與現在有很大的落差,以現在來說,關於凶宅這件事情是有灰色地帶的。好比一棟大樓裡,四樓的住戶上吊自殺,三樓就不算是凶宅,所以買賣房子時,很多業者並不會告知客人這種事情。

當然,對買方來說最簡單的方式如同小豬哥一樣,去問問警察去問問里長,當然最快的方式,就是到附近的菜市場或公園,找一群婆婆媽媽來問,因為她們話最多,只要一個婆媽開口,接下來的婆媽就會搶著說。很多時候我採訪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可以問到想知道的事情,還會說到我都要走了,婆媽還繼續抓著我不放。

不過也有專門買凶宅的族群,一種是投資客,好比故事中黑洋裝女上吊輕生的屋子成了凶宅,投資客趁話題還在燒的時候便宜買下,只要持有居住期間沒人再死,轉手時就不算是凶宅。但對很多民眾來說「一日凶宅、終生凶宅」,所以很多法官是不吃這一套的,有可能會判投資客敗訴,所以別輕易嘗試啊。第二種是無神論者又或是基督徒,對凶不凶、宅不宅比較不忌諱;第三種則是沒錢將就租一租。

我本身有去過幾次凶宅,一次是廢墟探險採訪,去之前已經知道裡面死過幾位街友,四處閒逛都覺得還好,但走到他們上吊的樑柱底下,頭馬上暈了起來,像是聞了太多人工香料讓人作噁的感覺,脖子也莫名緊緊的,時不時拉一拉已經解開一顆扣子的襯衫領口。

當時我認為是心理作用才有這些感覺,所以下次換另一位房仲帶我去凶宅走走時,我刻意要他先別破梗,別告訴我這間凶宅的成因。然後我們到桃園巷內的一間樓中樓,一進去房仲馬上打開四周的窗戶,卻無法減緩異常的悶熱感,看了幾間房間,又開始頭暈甚至想睡覺,我走到陽台喘口氣,事後猜應該是燒炭輕生,房仲說接近了,是一氧化碳中毒,一家子全死在裡面。

我逛凶宅的經驗,實質上沒遇到什麼怪事,但人的身體天生就有感應磁場的能力,一個空間磁場亂不亂,一進去就會知道。我在想如果小時候沒被關掉陰陽眼,不知道會不會在某間凶宅,看到穿薄紗的阿姨拿糖果給我吃?

相關書摘 ▶《鬼獨家》:第一次與鬼見面是在一個白天,那時我九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鬼獨家:找鬼記者的靈異事件簿》,台灣遊讀會出版

作者:錯別字

在電視台任職的書中主人翁陳鎧,因緣際會下以金山豆的稱號踏入靈異與鬼怪新聞採訪之路,帶我們翻閱一件又一件離奇卻有趣的找鬼工作日常,透過實地踏查的視角與多篇受訪者的真實案例,也讓金山豆從對鬼的不熟悉、害怕,到逐漸了解、熟悉鬼,甚至見識到了「警冥合作」與許多比鬼還更可怕的事……

此書用詼諧有趣的文筆、平白直述的筆觸,讓我們體驗「訪鬼又防鬼」的記者筆記,跟著金山豆看每一個「不存在的受訪者」背後故事,宛如台灣聊齋民間版,讓你在被每個故事嚇得皮皮剉之際,又會被金山豆的嘴賤和幽默逗得會心一笑,邊抖邊欲罷不能地看完這本記者奇遇記。

637345524653038750
Photo Credit: 台灣遊讀會股份有限公司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